“喂!哥几个,快起来了。”候老五想了想,还是觉得提醒他们一声,这应该也能算是一件功德吧。

  “滚,别来烦爷几个!”

  昨天梁山这些人根本就没睡好,这绑着手与别人捆在一起,一个翻身,两人就全被镣铐拉着疼醒了。

  一夜都没怎么合眼,可想而知正火大来着。

  “老五,别理他们了,这些不识好歹的东西。”候老四气道。

  “直娘贼,你骂谁?”杨林怒道。

  “骂你怎么着?”

  “老子看你是皮痒了?”杨林一把想从床上跳起来,可他忘记他现在还与燕顺铐在一起。

  被手铐一拉,一个踉跄又摔在了床上。

  疼的两人直咧嘴。

  杨林看着那镣铐使劲甩了甩:“d,这究竟是什么鬼玩意做的啊!”

  昨天晚上看见其他人睡了之后,他们可没少折腾这手铐,可什么方法都用了,就连他们的手腕皮都被磨破了一层,这东西先前是什么样,后面还是什么样。

  “喂,老四,老五你们跟他们吵什么,等下看二小姐怎么收拾他们就行了,快出去吧,要来不及了。”一个相熟的犯人劝了一声。

  “现在算你们运气好!等下就有你们好受的!”侯家两兄弟愤愤的拿着东西走了出去。

  “诸位兄弟,要不我们听听他们的?”燕青这句话,一直憋了一天了,这牢狱处处透着诡异。

  现在他打断一手一脚,虽然是被单独拷着,可是也非常的不方便。

  有什么事都需要人搀扶,而且这事可以说还是因他而起,有些话他也不好意思说重。

  “怕个鸟,他曹三火不在,这开封府还有谁能拿我们怎么办?”第一个不信邪的来了。

  “对,我还第一次听说牢狱有这些规矩的?我们不遵守又如何,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杨林拍了拍胸,豪气万丈。

  “燕兄弟,你就放心吧,宋江哥哥一定会想办法来救我们的!”

  ……

  “二小姐您老来了啊?”王老三毕恭毕敬的小跑了过来,鞠躬陪笑道。

  林月如没有理他,想着监狱前这广场上的犯人扫视了一圈。

  那些光头电灯泡很亮眼。

  可她并没有看见留着头发的人。

  她皱了皱眉。

  王老三知道林月如在找什么,连忙解释:“二小姐,那些人在牢里摆谱,不肯出来。”

  “摆谱?”林月如露出一丝冷笑:“规矩跟他们说了没有?”

  “说了,他们不信邪!”

  “好!我最喜欢不信邪的了,去把他们的腿先打断……”

  她话还没说完,林比比伸手拦住了她,在一旁劝道:“月如姐,大姐夫现在不让打断犯人腿脚了,说这样干活的人少。”

  林月如捏了捏眉心:“这曹散伙真是麻烦,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放过他们?”

  林月兔咽了咽嘴里那包裹着糖的口水,开口道:“月如姐姐,前几天我看见我妈打我哥了。”

  “月兔别捣乱,我们在商量事情来着,还有别吃那么多糖了,会长蛀牙的!”林比比拉开了她。

  “我没捣乱,我妈说了,用竹刷子打,(注:一种小的竹子,农村经常捆在一起,做成扫把使用,现在很多地方环卫工还在用它做的扫把扫大街。)最多只能打破皮,既不伤骨,也不伤筋,可是非常难受,特别是沾了盐!”林如兔眨着她那可爱的小眼睛巴拉巴拉的说了出来。

  这话一落音。

  大家的目光就看向了墙角。

  那里放着好几把竹扫把,屎黄屎黄的颜色很刺眼。

  “去,把他们抓出来吊起来,那个谁去厨房拿些盐来,在提点水来,那谁谁谁去把那几把扫把拿过来……”

  ……

  梁山上的一众人很快就被抓了出来。

  捆在了大操场的木桩上。

  监狱这边可是竖了好些大木桩的,为的就是惩罚那些犯人用的。

  “听说你们不都不信邪?”林月如在他们前面来回踱着步,缓缓问道。

  “要杀就杀,要剐就剐,少说废话,爷爷只要皱一下眉头,就不是梁山好汉!”燕顺第一个喊了出来,以表示他的勇气。

  “对,爷爷只要喊一声痛,就不是梁山好汉……”

  看的出来这些人都挺硬气的。

  “好!我最喜欢有骨气的了,王老三,看你的了……”

  “二小姐放心,小人也最喜欢有骨气的了。”王老三一边笑着一边从那竹扫把上取下一枝竹茬下来。

  “真怀恋打我家那混小子的日子啊!”他看了看周围那些都想上前帮忙的衙役们,感叹了一句。

  用竹刷子往一旁的水桶里,浸了浸盐水:“刚才是谁最大声?最硬气?”

  “三哥,是这小子……”狱卒们指着燕顺。

  王老三本来是想把他们脱个精光打的。

  不过他看了看林月如与她身边的那些女孩,啧啧两声:“今天二小姐她们在这,算你们运气好,要不然……去把他们的衣服拔了,把裤腿卷上去。”

  “是,头!”衙役们顺着他的眼光也看了看,也明白了王老三的意思。

  要不他们肯定把燕顺拔个精光,全身的毛发都剃他个精光,早看他那一头黄毛不顺眼了。

  “你嘴硬?”

  “你不信邪?”

  “你不皱眉?”

  “你不是梁山好汉。”

  “你不喊痛……”

  “你要杀就杀?”

  王老三每抽一下,就大喊一声。

  “别!呼!嘶!……”

  “别!别打了!我信邪了!”

  “我皱眉了。”

  “我服了!”

  “我不是好汉……”

  “不要啊……”

  “大爷,我服了,别打了。”

  燕顺的鼻涕眼泪都留出来。

  看的出来他非常的酸爽。

  这东西打破皮肉,沾上盐水那是非常的难受。

  燕顺觉得这就像是无数只蚂蚁在身上爬过一般。

  痒!麻!疼!就像无数种疼痛柔和在了一起。

  还火辣火辣的!

  而且自己一疼,一出汗,这就更难受了。

  这比杀了他还痛苦,也不知道是那个杀千刀的出了这么个阴损的法子!

  “这就服了?”王老三又是一下抽在他身上,让燕顺又是一声惨叫:“怎么不多硬气一点啊?我还没打热身来着。”

  “服了,是真服了。”燕顺不停的扭动着身体,点着头。

  “那就下一个,刚才是谁叫的第二硬气的?”王老三问道。

  一众梁山上的好汉,相互看了一眼,齐齐说道:“牢头大哥,我们也服了!”

  “不是吧?你们都还没有用刑来着,怎么就服了呢?这多不好意思啊?”

  “不用了,我们是真服了,心服口服。”梁山上的好汉小心的陪着笑。

  这让周围的那些看热闹的犯人都笑的直不起腰,这就是所谓的梁山好汉?

  你们昨天晚上的牛b劲呢?你们今天早那不信邪的勇气呢?

  “二小姐,他们都服了,现在怎么办?”

  林月如看了一眼刚才走进来盯着燕青有点焦急的李师师。

  接着又看向了那边有点唯唯诺诺的梁山好汉。

  “这么简单实在没意思,老规矩,先把头剃了,接着让他们去上工……”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楚最强姑爷,大楚最强姑爷最新章节,大楚最强姑爷 大海资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