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下,你就把这弓弦,贴着着压实的棉花面,接着就用这木锤敲打弓弦,当然别太用力,自己轻轻敲,慢慢试力道。”曹焱吩咐了一句。

  仓库负责有点好奇的看着曹焱,有点不明白为什么曹焱不找几个做过棉被的熟手,做一次给他们看,而是又另外教他们呢?

  当然想不明白是想不明白,不过他并没有开口点明,站在曹焱身后好奇的看着。

  跟聪明人说话,那就很省事,曹焱只说了一遍。

  项诸就明白了。

  点了点头,就按照曹焱说的来敲了。

  而且很快就掌握了技巧。

  敲的弓弦“弹!”“弹!”……的听的很带劲。

  现在他只想快点按照曹焱的意思弄完,自己好赶紧回家,今天下午家晚就不出门了。

  这是真的丢人啊。

  他感觉这次是真的被曹焱坑了,这事就是一劳作,能有什么便宜能占?

  等下习惯了,大家就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了。

  看来,估计是刚才自己想跑的事,惹恼了曹焱。

  这时,林黑子也从外面跑了进来。

  带来了一把曹焱让人制作的吉他。

  在京师这娱乐圣地,找几个厉害的制琴师,还是好找的。

  曹焱只是把大致的样子随便弄了点纸片比划了一下。

  这些制琴师,就做出来了很多不同的风格的吉他出来,让曹焱自行选择。

  让人不经佩服他们手艺的强悍。

  当然一看曹焱这架势,大家就知道,这应该是曹焱又准备教他们唱歌了。

  因为训练的时候,只要一道晚,曹焱就会拿着各种乐器来教他们唱歌。

  项诸的眼睛也一下亮了起来。

  只要是有歌唱,那等下自己就能手把手的去教啊!

  “咳咳!”

  曹焱清了清嗓子。

  “项诸等一下跟着我的节奏来弹!注意我唱的感情表达!等下谁要是唱不好,弹的不好!那就准备在这玩通宵吧!”曹焱强忍这心中的笑意,板着脸。

  “没问题!”项诸与周围的人点了点头,以前军训的时候,他们可没少因为唱歌没唱好被曹焱罚过。

  这句话,也让项诸松了口气,偷偷的看了看项雪的方向,已经在憧憬等下怎么手把手的张着嘴教她发音了。

  其实项诸形象挺好的,曹焱感觉要是把他头发弄个嬉皮士的风格,这妥妥的就是一打击主唱,而且还是贼带感的那种。

  曹焱把吉他挂在了肩。

  林黑子连忙拿了张高脚凳,放在了他身后。

  曹焱坐在凳,拨了拨琴弦,先试了试手感!

  吉他发出清脆的响声。

  他清了清嗓子。

  一首弹棉花之歌唱了出来。

  弹棉花呀弹棉花,

  半斤棉弹成了八两八哟

  旧棉花弹成了新棉花,

  弹成了棉被那个姑娘要出嫁。

  哎哟勒哟勒,

  哎哟勒哟勒,

  弹成了棉被那个姑娘要出嫁,

  那个姑娘要出嫁

  歌曲很短,歌词简单。

  很有力!

  曹焱也很快就唱完了。

  众人也终于知道这东西是干嘛用的了。

  原来是做棉被的!

  这可真白,真漂亮,有些人还前扯了点在手里捏了捏,感觉到那棉花的细腻。

  想着自己往年过冬只能用柳絮,芦花,稻草等等,然后装进麻料制作的大袋子,盖在身,就感觉有一身发痒。

  曹焱没有理会其他人的小动作。

  而是看着项诸问道:“怎么样?学会了吗?”

  “会了!”项诸不愧是歌霸,一遍就会了。

  “那好,你先唱给我听听!”

  “行!”项诸也不扭捏,这段时间天天晚唱,以前再怎么脸皮薄的人,都唱成厚脸皮了。

  现在凤凰军中还诞生了好些的歌神,歌圣,歌霸!

  项诸先敲起了弹弓,敲出了前奏。

  “弹棉花呀弹棉花,”

  “停!”曹焱打断了他。

  项诸与其他人没有问为什么,只是直勾勾的看着曹焱。

  “你杀猪啊?我刚才怎么说的?你没听见?要有感情,要用感情!要深情,要像呼唤心爱的姑娘一样,要有灵魂,这样被子才暖和啊!你这么唱太生硬了,就算盖在身心都是凉的,重来!”曹焱用手指敲了敲桌面。

  项诸没有争辩,又来了一遍。

  刚才他就是想草草的完成任务好跑,有个p的感情!

  不过同样又被曹焱打断了。

  曹焱揉了揉下巴,皱了皱眉,微迷的着眼睛,细细的看了他几眼,在看了看其他人。

  眼睛在项雪身扫了扫。

  “感情还是不够深啊!要配合脸的表情,还有肢体的动作,你的动作是范本,等下大家可都是要按照你这动作标准来的!”说道这,曹焱停了停,见项诸死死的盯着自己,他对项诸微微眨了眨眼睛,接着把眼神落在项雪身:“这样吧,你弹的这床被子我就做主,送给项雪盖了,那个小雪,你不准不要。”

  曹焱的话刚一落音,项诸这么聪明的人顿时明白了。

  而在场的其他几个聪明人也举手了,这些人也明白了。

  而项雪整个人都呆了,她也明白了,这是曹焱要坑她啊!

  曹焱没有理会,指着最前面的项成荫问道:“干嘛?”

  “监军大人,不能厚此薄彼啊!”

  “对啊!我们也会唱!而且保证深情义重,动作完美……”

  这个动作完美他们看着小胖子说的很重。

  看的出来项雪这里的竞争依然很强烈,而且他们还有点担心小胖墩没有听懂曹焱的意思。

  “切!谁能比的我能歌善舞!”项诸同样把能歌善舞咬的很重,意思是自己明白了。

  曹焱很满意:“这就对啊!这样吧,等下大家轮流来一圈,除了项诸这床我做主外,其他人弹好,让小雪在选一床!这大冬天盖一床怎么够!最少还要垫一床啊!”

  “监军大人,等下我还能参加吗?”项诸问了出来。

  全然忘记了他刚才后悔想跑的事了。

  “这狗日的心挺大啊!”曹焱暗骂了一声,可还是说了句:“行!对了以后大家弹棉花必须要唱这歌,唱这歌弹出的棉被工钱要贵两成,这个要算做一个规矩加进去以后谁要是敢不遵守,大家就砸了他摊位。”

  就是因为曹焱这么一个恶作剧,在以后的岁月中大家只要是做被子,不管事机械的还是手工的被子厂,都习惯性的把这首歌当做人人必学的工作之歌,号称棉被神歌,当然这就是后话了。

  “来,项诸在来一个!要是唱不好就换人了!”

  “监军大人,您老就看我的吧!”

  这次项诸唱的明显就超水平发挥了,而且一边唱,还一边一扭一晃看向项雪的方向。

  看着那一身的肥膘,做着各种扭动的动作。

  让很多人都捂脸了。

  那叫一个深情加风骚。

  活生生的把一个死胖子变成了一个风骚的胖子。

  简直辣眼睛。

  看的出来他们想看项雪跳舞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引得项雪一阵的牙痒痒,可曹焱一脸欣赏的看着项诸,她没办法发火。

  当项诸唱完,向曹焱露出询问的眼神!

  意思是:老大怎么样?这次不错吧?

  曹焱拍了拍手:“不错,就按这个标准来!”

  说完这话的曹焱,嘴角露出一丝奸笑,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让项诸等一直盯着曹焱看的人,都怀疑自己看花眼了。

  不过他们也知道这是有人要倒霉了。

  “咳咳!现在男的这边来了,女的这边肯定也是要派个代表出来弹一下的,免得等下有人说我又不公平了!”曹焱很严肃,可以说是一丝不苟,有板有眼。

  很严肃,很严肃!

  项雪一看心底就是一个咯噔,因为说曹焱不公平的就是她。

  原因也简单,曹焱想让女兵转为医疗兵与宣传兵,不让参加战斗部队,引起了她的不满,认为女人也能顶半边天,这次比武她排在第三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当时在曹焱刚说完,她就举手怼了去。

  “那个谁来?”曹焱虽然这么开口,可其他校尉,包括那些女性的校尉,都齐齐离项雪远了一步,接着全都看着她的方向。

  让她格外的显得凸出。

  “大家还是应该向小雪学习啊,你们看看她就主动多了,那像你们这些混蛋喊着都不动!”曹焱表扬道。

  项雪无辜的对曹焱翻了一个白眼。

  很想骂一句:“你眼瞎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楚最强姑爷,大楚最强姑爷最新章节,大楚最强姑爷 大海资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