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远的看着那一百多艘没有停留继续向着郑县而去的突突船。

  曹焱打了一个呵欠,是真的想睡啊!

  “咳咳!”身边传来了一声提示的声音。

  曹焱这才抽空看了一眼身边一直没开口却苦着个脸的罗德明问道:“怎么你还有事?”

  “嗯!”

  “什么事?说!”

  “那些王八蛋太特么的能折腾了,这半年我跟他们文斗武斗了百多场啊!”罗德明搭着个脸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

  “噗!”曹焱一个没憋住笑了出来,这短短的一句话把他的瞌睡全都赶走了,他看了看四周的环境。

  “来坐着这边慢慢说。”

  曹焱把罗德明拉到码头边的一堆大木桶边,一屁股坐了去很开心的询问着。

  曹焱老早就想看罗德明文斗武斗倒霉了。

  这死胖子也不想想当年自己被他的文斗武斗坑的有多惨。

  “师父,你还笑的这么开心?就没想想怎么帮我报仇?”

  “哈哈,今天的月色真好啊!”曹焱抬了抬头。

  “是啊!月色真好,可惜月亮还没出来呢!”身后传来了银铃一般的笑声。

  是项忆之那个女流氓的声音!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只见项忆之,项傲云与李大监走了过来。

  “我去码头那边盯着。”罗德明很识趣的离开了。

  曹焱从木桶站了起来。

  笑道:“忆之,傲云,大监好久不见了。”

  打完招呼又向她们身后扫视了几眼,好像这人少了两个。

  “别找了,依心与含玉她们不在京师。”

  项忆之知道曹焱在找什么。

  “这么不巧啊。”曹焱也不在意,他知道有时候她们是会到处救灾与巡视的。

  “是有点不巧,”项忆之并没有把她们去了那,告诉曹焱,而是转移了话题,指了指河面的船:“怎么样?”

  “还行,就是时间太紧了点,我没有发挥好!”曹焱默默的装了个b。

  三人一听,暗暗叹了口气,看样子这次出去的收获有点不尽人意。

  项傲云开口道:“没事,尽力就行了,这事也怪不了你!对了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吗?”

  几人收起了那失望的情绪。

  对于这事本来就不该抱着很大的期望,去了那么点人,那么短的时间,没要朝廷负担一分钱,有的赚就很好了。

  “你们来的正好,我刚准备去睡觉,想找人来帮我守在这来着!”

  “这么说,我们眼巴巴的跑来,就是为了给你当苦力的啰!”项忆之轻笑着。

  “怎么不愿意?”

  “是有点不愿意……”本来想对曹焱来句亲一下就愿意的项忆之,看了看那边碍眼的李大监,这没办法对曹焱耍流氓啊!

  她转移了话题:“对了!船装的都是些什么?都是粮食吗?”

  看着这么多船,密密麻麻的她们也有点眼跳,暗自猜测曹焱应该一次把所有的东西都运来了。

  曹焱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你们带了多少人来?”

  “每人两千,一共六千人!”

  “估计有点少!”

  项忆之不说话了,三人好奇的盯着他。

  呼吸有点急促,如果只是卸运粮食的话,这些人肯定是够了的,毕竟抢粮食这事听听就好了,谁特么的脑子抽了才会在这重重守卫的京师中来抢啊!

  她们感觉,自己肯定是误会了,曹焱那句发挥不好的意思了。

  默默的等着曹焱接下来的话。

  “前面这三百多艘船全都是金银财物,没有那么多箱子装,都是零散的堆在船舱里了,你们看看该怎么搬运,后面的船就是全是一些粮食与当地的水果了,那些就不着急搬下来,留在后面我自己来!”

  “三百多艘船的金银?”

  “有这么多?”

  “这有多少贯?”

  一听三百多艘船的金银器物,项傲云与项忆之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连声问道。

  “大概十亿贯左右吧,这个具体我也没统计,应该只会多不会少,有很多还是文物,拿出去拍卖肯定比本身的价值要高吧!”曹焱想了想之后这才解释了一句。

  “哐当,”两个女孩手里拿着的剑与头盔掉到了地。

  “项莺项巧拿我的令符,去通知陛下姑姑与各家长辈,让他们速度再调集一万禁军前来护卫。”

  “传令下去,让亲卫们把整个包公湖围起来,任何人不准靠近!”

  回过神来的她们连忙大声吩咐道。

  ……

  大内皇宫内,传来急促的马蹄之声。

  一些小宫女,小太监,好奇的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好奇的看着。

  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这撒野!

  夜间跑马!

  “速度退下,让出道路,否则格杀勿论!”

  一队御林金刀卫挥舞着马鞭,大声呵斥道。

  看热闹的他们赶忙后退。

  因为这是陛下出行所带的护卫。

  而且他们也看见了,在重重护卫下,女皇陛下一身金黄的轻甲,骑着马,奔驰在队伍之中。

  路过他们的时候,冷冷的看了这边一眼,吓得他们噗通一声跪在地深深埋下了头。

  ……

  曹焱哼着歌,听着罗德明在自己耳边说起这几个月,他那有如史诗般壮阔的辛酸史。

  一直从码头走到了曹焱休息的卧室,罗德明也只才说到十来天的血泪史而已。

  看样子要说完这四个多月,没有个一两天还真的办不到。

  “咳咳!”曹焱轻咳两声打断了他的话:“我到地方了,你看用不用先回去想一个晚,把细节整理整理,润润色,争取再说的荡气回肠,感人肺腑一点?当然要是没灵感去找几个说书的来一起参考参考也行!”

  罗德明被曹焱这话噎的够呛。

  神特么的荡气回肠,感人肺腑啊?

  我是在说血泪史不是在说书啊!混蛋!

  罗德明憋红了脸,半响才开口道:“那师父我先回去了,明天早在过来。”

  “别,明天我起来再叫你!你们别提前来!”

  想着刚才林月如大声吩咐让明天早不要吵醒她,谁要是吵醒她,那她就对谁不客气,罗德明也知道,这应该是两人最近都没怎么休息好:“我明白了,等下我就吩咐一声,明天早让他们不许喧哗。”

  “那就谢谢了。”曹焱推开门,走了进去。

  “哐”的一声关门声。

  把罗德明留在了门外,一个人呆愣愣的看着房门发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楚最强姑爷,大楚最强姑爷最新章节,大楚最强姑爷 大海资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