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生玄阳 第一百零二章 夷野(一)

小说:道生玄阳 作者:溯道 更新时间:2020-09-14 22:00:51 源网站:大海资源
  絮飞飞早取出自己的柳枝。三人神识查看,整条柳枝如烟似雾,朦胧蠕动,又清澈透明,生机消耗过半。真正的花非花,雾非雾,那种似有似无,似存非在的感觉,让人难受之极。

  “这是几个意思?为什么会这样?”絮飞飞一脸的懵懂茫然。

  “飞飞别急,渺儿取出你的柳枝看看先。”道生慢悠悠说道。

  兮渺手中出现一条雾带,神识不可察。但是眼睛盯着看,它又明灭闪烁不定,忽隐忽现,随时处于形态的变换之中,玄之又玄。

  三人互望,震惊莫名,很显然劫雷下蜕变的五行烟玉柳,能力更强。但同时对烟玉柳枝的生机要求也更高,否则根本无法抵挡劫雷。

  这些年来,两条柳枝在磁暴内吸收了多少生机,道生非常清楚,关键柳枝这次不是主角,不过喝了几口汤汁,要是完全被劫雷盯上,能否安然进化,还很难确定。同时他们也明白,五行烟玉柳,越往后蜕变越难,越往后,估计才会越神奇。

  飞飞内部,三人研究之后,决定先不将烟玉柳枝与她们的武器融合,一是耗时太长,其次是烟玉柳枝需要大量补充生机,越纯越好,越多越好。三人同样吸收过不少的劫雷,都还没有仔细感悟,现在在飞飞舱内,由絮飞飞控制飞舟,道生与兮渺分别进入粒子空间闭关。

  百年后,道生、兮渺结束参悟。道生三人进入南飞雁,各自的飞行法宝都需要长时间温养熟悉,絮飞飞兮渺闭关,兮渺还有三条尾巴虚影,尽管道生喜欢尾巴,拖着三条毛绒绒的尾巴终究不是个事,天矛也好,地矛也罢,它们终究是尾巴。道生决定到中界再唤醒她们。

  重新炼制的南飞雁,道生还没来得及熟悉,输入星图,控制南飞雁极速飞行,速度比宗门大型飞舟略逊一筹,但也慢得有限。他不断尝试着南飞雁的极限动作骤停、俯冲,翻滚、急弯、急转,在陨石群中躲避,然后撞击。他甚至驾驭南飞雁全速穿过一颗死星,死星被钻个通透,在虚空中化为碎片。但舱内的道生始终平稳,连茶几上的茶水都没有晃动。

  他尝试几次虚空跳跃,道生明显感觉到晃动,茶水晃荡几个来回,又稳定下来。他想再来几次跳跃,可是结出法印,开启跳跃阵法,南飞雁没有反应。仔细打量,发现贮存的能量消耗过大,余下的能量不够一次虚空跃迁。他只得老老实实控制南飞雁高速飞行,重新聚集能量。

  飞行过程中,道生将飞舟当作玄阳剑,不断在虚空练习玄阳剑法,地方够宽,想怎么炼都行。

  道生很喜欢这种没有伤害的任性与自由天作画布雁为笔,尽情挥洒心意,画尽心中的舒畅,道尽意中的狂想。他渐渐忘我,千里范围内,全是南飞雁的身影,分不清虚实。梭影范围慢慢变小,至丈许,丈许方圆内形成一个绝对的圆球。圆球滚动旋转,越来越小,最后凝成一个尺许大的近乎实质的球体,熠熠生辉。圆球忽然出现在千里之外,倏忽远去。

  道生突兀现身太空,仰天长啸。我的得意我自知,无须人知;我的欢乐我自得,无须倾诉。天无情,天亦老。我有情,我还在。哦……呦……豁……道生疯癫疯狂,再次狂啸。凡笛握在手中,吹响了太空狂想曲。一步千里,将满腔的感慨、前路的迷惘、勃发的雄心、飞飞渺渺、过去未来……尽情揉搓,揉进笛音,尽情抒发胸臆,肆意汪洋,写意狂放。

  我是谁?谁是我因缘际会虚空过。飞飞情,渺渺意,江月江边谁是谁?空无边,情无限,情到空时皆无言。时相随,音相伴,一生一世一时牵。梦过笑过哭过命已过,凡与不凡与我何干?净与不净我烦什么烦走走走,留留留,休休休,千古圣人多,万古仙修落,神不见,佛无迹,月圆月缺,日出日落,飞飞渺渺寻寻觅觅,于无声处,不想落个冷冷清清,凄凄戚戚。哦豁!哦豁!

  笛声飘飘、渺渺、飞飞,最后了无踪迹。心空意尽,道生重新掌控南飞雁,向无垠的星路狂奔。道生恢复到出厂值,被他自己格式化。

  唉!争还得争,杀还须杀。命呐,命啦!月宗主、梅宗主是否在恋爱远曰阳是否还是那么帅气?嘿嘿,梅西芼这名字真怪!梅不酸?梅不酸左当然不右,林灵还好吗?笛凡应该不凡。不知道那个十八不戒的光头,与无翼的皇维翊过得怎么样,你们千万别挂了哇,等我等着我。呵呵,嘿嘿,中界,中界,奇了个呵呵,玄了个嘿嘿!

  道生做过星际流郎,他耐得住寂寞,任自由散漫的思绪,伴着南飞雁飞翔,享受着自己的千年寂寞与孤独。玉几上絮云玉露、红颜仙霞、烧刀子、翠雾、绿烟,应有尽有,还有跑车。

  南飞雁比九回宗的飞舟晚到几十年,梅宗主早已带领宿莽宗修士离开。远曰阳走了,他去了魔修的四荒宗,他是四荒宗弟子。他清楚留在九回宗前途大一些,但是他喜欢魔修。

  “这是占山为王的节奏啊!”絮飞飞神完气足,一副小领导视察工作的大派头,唯一的区别是没人抬轿子。

  絮飞飞的运气一向很好,不是一般般的好。抬轿子的人说到就到,而且是月宗主当轿夫。

  “丫头,我们指望你们,别看这个小山头,我们是要缴税的。”

  “这荒山野岭,灵气寡淡,月宗主放心,下次税收让我家死鬼代交。哎哟,过了,演过头了,宗主见谅。呵呵,小领导大权力用惯了,一时放不下,宗主见谅!”

  “丫头,不简单!几句实话,让我顿悟,月影楼跟着你们冲!”

  “我说宗主,你竟然当真冲什么呀冲?我纯粹瞎咧咧。”

  “我可没当你瞎掰扯。走吧,去宗门再说。”

  道生不用神识,道悟稍一感应,九回宗方圆不足百里,稀稀拉拉修士不多,没有护宗法阵,绝大部分修士都在苦修。

  所谓的宗门大殿,就是一堆大石头堆砌的十丈左右的石屋。月影楼没有自惭形秽,大方地引导三人入座。俩美女没让月宗主泡茶,絮飞飞烧水加水,兮渺泡茶、斟茶。小家碧玉,其乐融融。索长老溜进来,笑着打过招呼,掏出蒲团落坐。

  “呵呵,这就是宗门现状,不用我多介绍,其他宗门都一样。争不过,斗不蠃,无数天才修士前赴后继,只有这个结果。若将他们的尸骨收回埋在这里,我们便没了立足之地。小子,丫头,我知道你们不简单,你们都不怕,我月影楼唯有一条命。”月宗主不象是在煽情。

  “嘿嘿,还有我!在九回宗过得好好的,干嘛跑这么远来受罪。反正都要死,非要找死,在家安安逸逸等死不好吗?唉!命苦啊!”索长老装模作样感叹。

  “地方是小了一点点,但是索长老身胚不大啊,你死了后,我保证给你一个合适的坑,呵呵。”絮飞飞口没遮拦。

  “小丫头片子,看破不说破,这是做人的原则。”索长老居然会脸红。

  道生也感觉地方确实小了点,他知道月宗主与索长老的无奈,也清楚他们想将他推进火炕,不过他自己本来就要跳进火坑。

  “月宗主,索长老,你们知道弟子一向怕死,弟子的手段都是为了保命。弟子的命虽然不值钱,但是我喜欢,有命才能见识自己的、别人的精彩,嘿嘿,命都没了,别人精彩不精彩干我什么事?呵呵!宗主雄才伟略,胸系宗门,心容苍生,道生眼中,中界抵不过宗主的胸怀。”

  “好,保住命才有自己的未来,我尽力吧!呵呵!”月宗主苦笑。“不过,想归想,我们还是来点实际的好。我们的方寸之地,属于夷野岛管辖,二十七个宗门相距不远。我们宗门地小,夷野岛很大,估计跟下界一个州差不多。夷野岛其实只有一面临水,岛的边沿除了临水的一面,其余全被无尽雾瘴浓罩,要通往外地,唯一的出路是靠海的一面,上面也走不出去,兜兜转转最后仍然在夷野岛。”月宗主尽其所知告诉众人。

  “可是我们没走水路,不是轻松进来了吗?”兮渺奇怪地问道。

  “那是因为你们有星图,那条通道,是前辈们无意间发现。据说发现通道的前辈,在里面困了近十万年之久。说不清楚,我们一起出去看看吧。”月影楼带着几人重新回到岛外虚空。

  几人眼里什么都没有,絮飞飞好奇,月影楼所说的夷野岛不见踪影。道生道悟仍就一片虚无。三人操控飞行法宝飞过,没有任何阻碍,跟虚空一样。

  三人绕着月宗主描述的岛的位置穿梭飞行,没有丝毫迹象表明,这下面有一个岛屿。也不见什么大海。奇了个玄的怪,这是几个意思?他们手段用尽,兰米小蝶也在帮忙,结果一无所获,这里就是一片虚无。

  开玩笑吧,谁能弄个阵法遮盖一个州九州的一个州有多大?三人有具体的概念,最小的州也有三亿里,谁那么大能耐?

  几个人足足折腾了几个月,无功而返。若是没有星图,打死他们也不相信,下边有一片广袤的陆地,连着无尽的海洋。这不科学,没有道理。道生不是修界的雏儿,他见识过神荒,也在别人的法宝内呆过几千年,他敢保证夷野是一块真实的大陆,难道夷野岛是五行烟玉柳演化的?具有神隐、形隐功能绝对不是,他们三人的飞行法宝,穿过虚空,完全没有阻碍,这不科学!夷野岛会躲闪不成这不科学!

  不管科学不科学,修真还要修,日子还得过。搞不懂先放下。

  “夷野岛没有秩序,占据地方越大,赋税越重。整个夷野岛除了面海的地方,其他地方灵气稀少,谁也不愿多占地盘。夷野岛地底深处,盛产一种云矿,但是极难开采,我们提炼不了,二十七个宗门共享一口矿井,税赋就是上交云原矿。换一种说法,我们其实就是矿工。”月影楼继续介绍情况。

  “为什么不出岛呢?”絮飞飞眯着眼问月宗主。

  “五万年前,出岛、回岛很容易,现在很难。如今出岛,除了需要缴纳高昂的费用外,必须放开神识,接受探查。我们有很多弟子长老出去过,但无一返回。”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生玄阳,道生玄阳最新章节,道生玄阳 大海资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