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生玄阳 第一百零七章 几度春秋几度劫(一)

小说:道生玄阳 作者:溯道 更新时间:2020-09-14 22:00:51 源网站:大海资源
  九回宗原驻地已经算是夷野岛的边缘地带,没有高山深林,典型的丘陵地貌,只有稀稀落落的灌木。表层土壤很薄,绝大部分裸露在外。

  暗红、褐色没有光泽的石头,如凝固已久的鲜血,死气沉沉。岁月似乎没有在上面留下什么痕迹,质地依旧极坚,没有丁点儿风化的迹象。

  道生三人绕着夷野岛的边缘,在空中飞掠,尽皆是如血、死气沉沉的样子。偶尔停下,深入迷雾之中察看,迷雾深处什么都没有,迂回曲折,弯弯绕绕,如同迷宫。若是沿一个方向径直前行,不一会就发现又回到原点,非常奇异。

  一时半会儿也弄不出个究竟,索性放弃。他们慢慢加快飞行速度,最后干脆驾驭飞行法宝疾驰,大约五年左右,终于到达海边。夷野岛的海岸线不足百万里,近岛的海水呈淡红色,水波不兴。被远处的潮流冲击,只是微微起伏荡漾。三人甚是好奇,比较近岛与远离岛屿的海水,近岛的海水比重,是远岛海水的十倍左右,互不相溶,且暗红色海水重量虽大,却不沉底,始终悬浮于海水的中层。

  夷野岛的岸基,不象其他大陆,呈斜坡向海底延伸,而是笔直插入深海。被海水浸泡的绝壁不生苔,无生物依附。向海水深处的绝壁上,有不少很深的洞穴,应该是修士探索时留下。三人进入其中一个洞穴,竟然向绝壁内弯弯曲曲凿进千余里,洞穴深处没有海水。非常干燥。跟其他矿洞一样,都是云矿,只是颜色略淡。

  道生三人退出洞穴向大海驰去,一个月后,以三人的速度,走过了多远的距离但依然面对的是:无边无际的海面。

  海面不时迷漫大雾,电闪雷鸣,击天的波涛与雷鸣,像两个激烈争吵的巨人,吵着吵着便巨烈地冲撞到一起,海水、水珠、水雾、闪电、涛声、雷声、撞击声,交织互缠,光影闪烁,动人心魄,奇美绝伦。只是奇景仅维持片刻便消失无踪,海面恢复平静,三人几疑是在梦中。唏嘘感叹一番,继续往深海驰去。不久,海面上突兀出现无数漩涡,三人迅速升高,远远观望。漩涡的旋转速度渐渐加快,慢慢融合,最后变成一个方圆万丈大小,高速旋转的中空的陀螺,飞快地向远处游去。絮飞飞飞扑,想进漩涡探个究竟,地球上我奈何不了百慕大三角,老娘现在再怎么差也是个圣人。一个小小的漩涡而已。

  扑通,絮飞飞落入海里,漩涡消失,海面平滑如镜。絮飞飞迷茫地看看四周,哪里还有漩涡的踪影,“被老娘吓跑了?也好,泡个海水澡先。渺姐儿,快来。”絮飞飞兴奋地挥手。兮渺见絮飞飞在海里穿梭,心痒难耐,头下脚上,直直地掉进水里,居然一滴水珠都没有溅出:十分。毫无争议的完美。

  “死鬼,这泳池不错,老娘们儿与渺姐儿今天要游个痛快,不穿衣服的那种,你好好的站岗放哨,要是被人发现,唯你是问。”絮飞飞说完,道生手里突然多出一大堆物件,连储物袋都有。

  道生其实也很想畅游,但是他不得不老老实实地放开神识站岗,万一有修士靠近,损失的可不仅仅是他的颜面。当然神识覆盖之下,道生一点也不显枯燥。“唉!生活如梦似幻。”道生窃喜,虚情假意地哀叹。

  两条玉白的美人鱼,在碧蓝澄澈的海里,尽情嬉戏,莺声燕语,海里一派旖旎风光,霁月清风。海面不时掀起漩涡、潮头,泛起迷雾、光影。小蝶,兰米也兴奋得大呼小叫,好在这片海域清净,没有其他生物,不然绝对会被鼻血染红。

  道生痛并快乐着,几个时辰后,忽然,心中隐隐被惊悚弥漫。他迅捷传音两女,絮飞飞与兮渺同一个时间也察觉到异常,心念动间,已穿好衣服,出现在道生身旁,收回各自的东西。

  三人虚立空中,神识相连,全力展开,紧张关注周围几万里内的动静。道生心悸,一种久违的熟悉的感觉袭来,神识一动,三人同时进入自己的粒子空间,光团异动,粒子空间刹那间进入光团,光团隐匿于无尽的海水中。几个呼吸之后,海面被黑雾笼罩,黑雾将海水染得漆黑,漆黑的海水透不进一丝光亮。

  粒子空间内,道生心悸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但是他一筹莫展,“原以为可以抵挡一二,仍然不堪一击啊!你究竟是什么鬼东西?但愿飞飞、渺渺无事!”道生茫然、失落。时间,时间不是我不努力,别人比我更努力。不是我不强,别人早已比我更强,唉,随缘吧!只要命在,我迟早让你像我现在一样。

  道生心悸的感觉缓缓消失,他反倒不急不躁,他掌控不住光团,什么时候能出去,不是他说了算,死不了就行。他索性破罐子破摔,一幕幕回放不久前海里的慢镜头。生活不如意十之,不如发现当下的快乐。道生正享受间,粒子空间被光团弹出。三人出现在海面。既然没了兴致,何不离去

  飞云内,道生询问絮飞飞、兮渺的感受,奇怪的是她们没有道生一样的感觉,只是觉得略有异样的不安,进入粒子空间完全是被动,身不由己。奇了个玄的怪。看着懵懵懂懂的两位美女,道生没有多说,一行三人返回夷野岛。

  第一时间迎接三人的不是夷野,也不是令北洋,是一个声音:“小魔头,相信小佛爷的话了么?我赢了。”

  “小光头,你神气个云矿,要不是我不喜张扬,你狗屁的天机早被遮盖。”

  他乡遇故知,五人倍感亲切。一同前往九回宗的大殿,见过月影楼宗主后,几人来到专门为道生他们准备的殿堂。殿堂颇为宽敞,简约不失大气。絮飞飞当家的物件必不可少,为殿堂增加了几分奢华。

  五人分别见礼,悠闲于茶香中叙谈。万多年活着在另一个世界相见,没有太多的唏嘘,雍苦渡仍然一副流里流气的德行,皇维翊依旧大义凛然,魔性昂扬。

  “两位美女施主,见面就是缘,小僧早年云游天下,偶得天机神术,今甘愿舍弃寿元,为两位夫人推算一二……”

  “狗屁云游天下,矿洞居然被你说成天下,一块灰不溜秋的破矿,也是神术?你的脸皮到底有多厚?”

  “阿弥陀佛,小魔头,世界之大,玄奇莫测,因缘际会,高深若草。否则,你岂能得到那滴佛血你不懂,不懂啊!”

  “好你个不要脸的小光头,明明是魔血,偏生厚脸皮说是佛血,卑鄙、无耻、下流的抢夺、吞服,结果怎么样?哈哈,笑死我了。三位道友,场面太魔幻,本魔不收费对不起小光头,只需半块灵石,便可完整观看。三位道友可有需要”

  不等皇维翊说完,絮飞飞已取出一枚灵石扔给皇维翊。“道友心诚,买二送一。”皇维翊送出三枚留影玉牌。

  苦渡小禅师阻止不住,干脆闭目双手合十念佛:“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道生没有观看玉牌,絮飞飞则早已按着肚皮颤抖,只差在地上打滚。兮渺略为矜持一点,但实在忍俊不禁,喷笑出声,满室生香,小禅师陶醉般地深呼吸。道生恶趣味的想:要是此刻给他来上一口跑车尾气,会怎么样?

  留影玉牌内,苦渡小禅师的嘴巴,如同一个气球内装着无数拚命逃窜的小生命,左冲右突。苦渡小禅师的口腔不断凸起,小禅师佛眼怒睁,双手不停结印,按向被凸起的口腔,内部战斗之惨烈估计是血肉横飞,惨不忍睹。忽然之间,自小禅师紧闭的口腔内窜出一物,带起一溜燃烧的血光,浮光掠影,冲入哈哈大笑的皇维翊的嘴巴里面,魔头皇维翊哇哇作呕。跳脚指着小禅师咒骂。

  道生通过与絮飞飞心神感应,已知原委,拱手笑道:“恭喜两位道友,各得机缘。”

  “恭喜小光头个毛线,本魔现在仍然时不时恶心,一嘴巴光头味。”

  “小魔头,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若非小佛爷舍身渡魔,你岂有如此逆天机缘。唉!小佛爷命中该有此劫,无量那个天尊!”

  絮飞飞与兮渺逃离现场,躲进粒子空间狂笑不止,涕泪横流。

  道生从争吵中,终于弄清了事件的前因后果,两人自来到夷野岛,就从没安分过。挖了百余年云矿,便逃之夭夭。说来也巧,几千年后,两人被追杀途中,竟然同时躲进某个矿洞深处。为了活命,两人不得不联手,向下掏出容身之所,布下法阵,躲过追杀。岂料小禅师雍苦渡临走泄愤,一铲子下去,居然砸碎藏身处洞壁海碗大的云矿,崩出一小块天机石。两人千辛万苦解开本已孱弱的封印,天机石渗出一滴如夜的血,后来,便有了皇维翊的留影。

  “无量那个天尊,想不到被夷野穷追猛打,万多年,居然只弄到半斤左右的石头。好东西却成全了小魔。”

  “没弄死你个光头,你早该念阿弥陀佛了。”

  “不知二位怎么打算?”

  “夷野那小子既然不再追杀我,当然是去中界弘扬佛法,携魔普渡众生。阿弥陀佛。”

  “离开夷野岛,今后我们如何回来?”皇维翊说出心中疑虑。

  道生非常无奈:“说实话,我不知道。若夷野是通往中界唯一的掌控者,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不过,我还有些事要处理,估计得在夷野岛耽误一段时间,而且要求助于苦渡禅师。”

  “好,你们聊,我出来转转。”皇维翊大步离开。

  道生说出自己的计划,想让雍苦渡跟着回一趟下仙界。

  “阿弥陀佛,并非苦渡不愿帮助施主,小僧回去起不到实质性作用。这样吧,我与皇维翊给道友两枚神识玉简,效果一样,道友以为如何”

  “好,谢过小禅师。”

  “明天我们将玉简交给道友。告辞。”

  道生寻到月、梅两位宗主商议。月宗主告诉道生,索长老愿意在夷野岛引劫渡劫。若有两宗修士愿意去中界,自然有月宗主絮飞飞与夷野协调。道生暂时不准备与夷野见面,但为了取信于人,他将五彩烟玉柳根,交给月影楼酌情处理。道生准备在收到雍苦渡与皇维翊的神魂玉简后就出发。至于索长老渡劫的事情,商议之后,将地点选在原宗门地附近,那里偏僻。渡劫之后,可以在回程途中疗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生玄阳,道生玄阳最新章节,道生玄阳 大海资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