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生玄阳 第一百二十章 美人泪

小说:道生玄阳 作者:溯道 更新时间:2020-09-16 21:59:37 源网站:大海资源
  道生是谁?论狡猾的程度,他丝毫不比白灵兮渺的先祖差。地球东神州官场打过滚,且存活下来的人物,岂非寻常!

  道生悠然道“第一招我敬你是暮崦门的太上。你可以出第二招。”

  苍老修士气炸,暮崦门你还敢横行,不知死活!“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东西,今天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王道!”道生的神魂突兀亮起,一根神识不可察的针,在道生神魂的外围冒着黑烟,拚命突刺,道生身周同时闪烁无尽的光影,“叮叮叮叮……”“第二招我敬你活了这么多年,我敬你的岁月,我敬你在暮崦门的时光。你可以用出第三招,若你三个呼吸内不出招,我会还你一招,只要你能存活,从此两清,弟子绝不出第二招。”

  苍老修士想逃,他打心底里畏惧,理解了为什么那个东西边逃边叫。但是修士的基本职业素养,让他还保留了最后一丝尊严。“活得差不多了,就让我为家族贡献最后的力量吧!”苍老修士犹豫片刻,突兀出现在道生身边,浑身鼓胀,如同充满气的气球。

  “第三招,我敬的是暮崦门的规矩。”道生未动,苍老修士来不及爆炸,鼓胀的身躯慢慢瘪了下去,最后成为一张人皮,魂婴消失无踪。一身生机被兰米吸收殆尽。

  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修士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他们早已明白怎么回事,只是明哲保身罢了。但是絮飞飞不会让他们明哲,伸出一只玉手,隔空覆盖洪姓修士的魂婴,絮飞飞将洪姓修士的记忆一幕幕在虚空重现,一目了然。絮飞飞并非残忍,你不仁,还要我有义扯他么的蛋。最后的一缕生机被兰米吸收,絮飞飞举掌将魂婴粉碎。其实洪姓修士早已魂飞魄散,她不过走走过场。

  “唉!想不到这两人竟然如此恶毒,令弟子们寒心呐,好在一切都已过去。”西北方向现身出六个身影。

  “你们三人放心,谁都不能坏了规矩,我们已记录下整个过程。”

  道生心中冷笑,现在跑出来装好人,呵呵。但他春风满面,笑意真切“多谢太上长老们体谅弟子的苦衷。我们在誓约壁前发下重誓,绝不首先相互伤害。我等三人只想静修。若暮崦门需要,我等绝不惜命。”

  “好,好,好,这才是暮崦门弟子的风采。”又一太上鼓掌鼓励。

  “此事已了,我们回吧!”

  太上长老离去,其余长老也相继离开。暮门主叹息一声,没有说话,随即消失。三人回到道生洞府,絮飞飞眨巴着眼睛“居然敢骂我们,气死老娘了。”

  “飞飞,若你被癞皮狗狂吠,你怎么做?”

  “也是,何必与癞皮狗计较,好了,老娘不生气了。只是芥蒂已生,我们以后怎么办?走还是留?”

  “不用走,我们一层一层慢慢打进去,一边修炼,一边研究暮崦门的法阵结构。大家相安无事则罢,否则……嘿嘿!并非只有暮崦门吾浮宗一条道。”道生笑着嘿嘿两声。

  道生他们的举动,在暮崦门传得沸沸扬扬,连太上长老都殒命,没有天才自信能伤得了太上长老,他们都没有异动。洪姓修士的心腹们,树倒猢狲不散,因为他们还有希望,但是全都安分下来。若道生他们死了,他们自然会复活,若他们的希望再破灭,他们才会真正的散去,另寻主子。

  “娘,为什么不趁此机会,收拾残局。”高博雅在暮妍的府邸。她想去现场,被暮妍拦阻,毕竟她是弟子,不适合参与这种场合。未来说不准,道生他们胜,于她们无碍,他们迟早要走,借道而已。万一对方赢了呢,她们娘俩还在暮崦门。

  “让他们先斗一斗吧,输赢与我们无关,我紫玄境圆满,难以寸进,那条路,娘走不过去,你父亲希望也不大。待他们定局再说,雅雅,我知道你想借他们之力,去走那条路,但是娘劝你息了这个心思。你也看见了,这几个外来修士不过道圣境,可他们的实力如何?洪太上一样紫玄圆满,结局怎么样?虽然同境界实力有差距,可是,若天赋、潜力、机缘,差距不大的情况下,实力又能有多大的差别除非你有逆天机缘,只是逆天机缘……唉!”

  “娘,我仍然想试一试。我不想就此终老。”

  “雅雅,娘知道你不甘心平凡,没有哪个修士甘于平凡。可是你没见过那条路,路上全是绝世天才的尸骨,甚至大机缘的绝代天才。他们有几个过得去的?他们现在在哪里当年我与你父亲,如你一般的想法。真踏上了那条路,才知道我们的弱小,微尘不如啊。若你能胜过他们三人中的一个,娘不拦你,以他们三人之能,恐怕也只有百分之二十的可能性,娘还往高处算了。修士修士,说得好听是修真。说得难听些,我们不过在寻别人的眼神,觅别人的心情,相互活在别人的情绪之中!机缘?呵呵?机缘?真正的‘真’,古往今来有几个修士寻到过真,不过多活些时日罢了。”

  “娘,我不甘心啦,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高博雅在暮妍怀里痛哭。

  “孩子啊,修士是人,是妖,是魔,我们比普通凡人妖魔,多活了这么久,可以见识数十万年的精彩,哪怕是别人的精彩,还有什么不满足?寻‘道’?永生?于我们只是虚妄。别哭,说不定哪天你就有了逆天机缘,谁说得准呢!别哭,别哭。我们是修士!”暮妍搂着高博雅,轻抚其背。

  “若是如此,我们还修行做什么迟早是死。”高博雅发泄情绪之后,泪眼婆娑地望向虚无说道。

  “雅雅,不一样的,我们修行如同凡人吃饭,凡人同样清楚他们要死,他们的时间更短,于我们而言,不过瞬间。对于修士来说,他们就是蜉蝣,朝生暮死,有多少生命朝生朝死啊!他们为什么还苦苦挣扎地活着,有滋有味的活着,你想过没有?为什么?我们或许在别的生命眼里,一样只是蜉蝣,我们为什么活着?大家都死了才干净。可是所有生命都死绝了,世界就真干净了吗?你想过没有?”

  高博雅有些懵朦,这是些什么东东?怎么那么多问题她疑惑地盯着她的娘,盯着暮妍。

  “怎么样?有疑问?是的,你有你的疑问,娘有娘的疑问,凡人有疑问,修士有疑问,其实大家都有疑问,都在寻找答案、寻求个人的明天里,活着!或者叫做希望更贴切,没有希望的生命才是真正的死亡。不只你我知道自己最终的结局,智慧生命都知道,可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智慧生命愿意活着因为都有太多的为什么,在奔赴死亡的途中,总是有着大大小小的希望。若你没有了希望,娘绝不劝你活着。你自己慢慢体悟思考,如果你觉得哪一天没了希望,娘可以帮你解脱。死其实很简单,很轻松。娘与你父亲也不会伤心太久。”暮妍拍了拍高博雅的香肩,然后消失。

  “居然跑到暮崦门去了,呵呵,你们以为这就可以脱离我的掌控,未免太天真了吧!你们放出消息又如何?大不了我毁去那条路,看来是时候表演了。”夷野坐在夷家废墟上重建的大殿内,轻语。现在他是夷家的老大,没有之一。夷家还有数百修士在逃。

  长髯修士急速掐指,十指如弹琵琶“噫,这是怎么回事?原来你还活着,好,好,你活着就好!”

  “施主,你与佛有缘,何必执着,看你顶平额宽,方面大耳,你只要成为佛的信徒,便会求得永生,不死不灭。阿弥陀佛!”在胡夷派地界,雍苦渡苦口婆心渡化行人。

  “我说大师,什么是佛”

  “佛即是佛,知者、智者、觉者。明心见性是佛,你执着什么!”

  “觉者是什么?”

  “自觉、觉他、觉行。”

  “包吃、住吗?如何养活自己,养活家人”

  “阿弥陀佛!施主与佛无缘。”苦渡和尚匆匆离去。

  我自己都要靠别人养活,还养你家人,想得挺美。看来我不合适做一个行脚僧人,找个庙做住持吧。姥姥的孙子的奶奶,我怎么这么命苦啊,阿弥那个陀佛,住持没意思,做方丈去吧。满脑子佛经,满身佛法,竟然渡不了一个小跟班,得想想办法,小佛爷居然没有一个小跟班?不象话,太不象话!

  唉!方丈太大,丈许居室只装两千多人,也没啥意思。还是居方寸之地好,以后居于微粒。还是行脚和尚爽快,继续行脚去吧。那个十八戒的老僧,不会是小佛爷的老子吧?嗯,很像,真有些像啊,难怪要我十八戒十八不戒,戒他个无量天尊阿弥陀佛!小佛爷该戒的自然会戒,不戒的休想让我戒。可是我戒什么呢?不戒什么呢?酒色财气不能戒,坑蒙拐骗不能戒,嗯,是了,下贱y荡要戒,噫,不对,不对,什么是下贱何为淫dang,不戒,不戒。奶奶的孙子的外婆,我竟然执着了,着相了,佛是什么?是众生平等?no,是胡夷派,是天健门,是小佛爷,是我,是因,是果,是缘,是孽……是心……可我不是佛,唉!呀!小佛爷居然不是佛。不管了,先渡几个跟班才是正道。也不知道那个魔跑哪去了?他真正是个不错的跟班,可惜渡不了道道友的两位道侣,否则,那场面……!不要太拉风。奶奶孙子的外婆,小佛爷怎么尽想美事,还是先尽快渡几个美女跟班的好。

  光头小佛爷健步如飞,絮絮叨叨地远去。

  皇维翊很冷,很帅,很酷。路途中有很多修士美女主动勾搭,他竟然嗤之以鼻。他眼里的黑气更盛,周身也有淡淡的黑雾缭绕。衬托着他高、冷、帅、玉白的面容,神魔非凡。好几拨男修受不了他的酷帅,想要做了他,皇维翊始终坚持打得过打,打不过就跑,实在不行就躲。以为老子是魔,就一定会跟你硬抗。老子是真魔,我不是好惹的。他突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小光头真他么不是东西,老子正常男人,没有不良癖好,老念叨我做什么。等我魔功大成,打你个光头桃花开。”

  他离开夷家后,借助传送阵远远离开了夷家,到了御夜宗的地界。他其实没有明确目的,哪里黑夜哪里歇,循着他的感觉一直走,历经十多次的生死,终于活了下来,还小有收获,得了百多万灵石,以及价值不菲的材料。然后晃悠晃悠,就到了霓嵫派控制的大城--风霓城。“这里的风大,是真大,但是吹不散霓。可惜无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生玄阳,道生玄阳最新章节,道生玄阳 大海资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