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生玄阳 第十九章 问路

小说:道生玄阳 作者:溯道 更新时间:2020-09-14 22:00:51 源网站:大海资源
  林灵、道生时常见面,有时笑笑,大部分时间是沉默,如同老夫老妻,错身而过,各自忙碌,累了各自安睡。如此十年,没有激情的煎熬,没有相处太久的陌生,互相熟识对方的发香、体味,很自然很平静。一天深夜,林灵忽然起身,道生睁开矇朦的睡眼,关切地问道“挡不住了吗?”林灵点点头。“那就别拦了。”道生揽着林灵柔软的腰,向后山凡人墓闪烁而去,林灵很享受圈着道生的脖子,绻进道生怀里的感觉。道生扒了扒遮住林灵额际的发丝,轻轻放下林灵,掏出凡笛,凡笛响起,如梦如幻,如七彩长虹横贯长空,如天音,有悲有喜,有欢有愁,有闪电雷鸣,有四季交替……林灵盘坐,陷入空灵。林灵很早就可以踏入玄圣的大门,她始终没有推开那扇门,就是要将道磨得圆润通透,无瑕无垢,然后水到渠成。今夜,那扇门无风自开,林灵成了玄圣。很强很强的那种玄圣。不过,她陪伴玉叔玉婶不是为了悟道,是真心陪伴。

  道生最近很容易犯迷糊,他总觉得有个熟悉的声音在低不可闻的呼唤,像使命召唤,像命运像因果,说不清道不明。道生就坐在林灵身旁,陪着她悟道,看着她发丝开始乌黑晶莹,看着她皮肤慢慢红润,水嫩,粉嫩,看着她满手的老茧慢慢兑变,玉手重新纤细光滑莹润,道生正大光明的看着林灵胸部,又看看手,然后看脸,到底哪里更好看呢?道圣的感知力很强。林灵醒了,不过跨一个小境界而已,关键是早已瓜熟蒂落。“好看吗?”“好看。”“哪里更好看?”道生抚着下颌认真地说“我发现都好看。”道生走过去,很自然的抚摸林灵的长发,重新盯了刚才几个地方一眼,专注地说道“林灵哪里都好看。”然后揽着林灵走向凡人之墓,道生跪下行了大礼。然后他们去谭胖子孙碧娴家谢过救命之恩,林灵送给他们两粒丹药,因为他们老了。道生发现自己应该有些东西,老是让林灵买单不太好。然后笛凡与林灵离开,离开了百里坡。百里坡几间凡人曾经住过的房间、仓库堆满了粮食兽皮。

  不知怎么回事,道生很愁苦,他心里非常清楚,因爹娘离世的原因所占的愁苦成份不多,为什么愁,为什么苦,他是真不知道,就是莫名的有那种感觉。

  距离苍荒宗招收弟子还有十年时间。现在向何处去?怎么走?两人一兽没有明确的目标。道生抬头望去,天地之间无路可走,路却无处不在。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但那条路真的是路是谁第一个走出来的它为什么走?它通往何处?……苍荒很大,非常大的大,道生一行此时正沿着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的路前行,那条路时有时无,若隐若现,延伸到一条大渊,路绝了,四处没了路。也许唯一的路在大渊深处。道生一行进入大渊,那里也许有路,也许无路,他们一步一步向下,步虚蹈空,虚空无路,但修士有路,下到大渊底,出现了路,一路蜿蜒曲折前行,眼前出现一个很大的洞,有一条头角峥嵘的大蛇,原来他们走的是蛇的路,大蛇灵智未开,可唤雨呼风,吞吐着丈余的蛇信,做出攻击的姿态,但道生感觉它在害怕,他让黑貂与林灵不要伤害大蛇,脚步不停,向大蛇走去。在修士眼中,眼前的大蛇浑身是宝,满身都是利益,大蛇见道生居然步入自己的领地,硕大的尾巴光一样砸向道生,道生如同空气被砸得呼呼作响,蛇尾收回,道生依旧前行,大蛇张开大嘴撕咬,道生依旧如空气,继续前行,扫缠咬砸无用,大蛇惊惧想逃,道生到了大蛇近前,伸手抚摸大蛇的头角,他探出神识,将自己当成大蛇,道生没了,包括身体,他没有用自己的意识控制大蛇,他就是大蛇,他感到恐惧,恐惧黑貂,林灵成了美餐,勉强可以果腹,道生真实地做着一条大蛇,蛇的一切缓缓映入道生的神识,包括蛇的感知。大蛇想跟着道生,道生没答应,将他做蛇时对天地的感悟融进大蛇的神识,然后两人一兽沿着大渊的另一端继续前行,大蛇向着道生他们离去的方向咝咝吞吐蛇信。

  “你想吃了我”林灵俏皮地发问。

  “是,我是蛇。”道生有些迷离。

  “现在呢?”话一出口,林灵突然意识到什么,红了脸,像熟透的水蜜桃。

  “现在更想吃。”道生不是老学究,不是满嘴仁义道德,满肚子男盗女娼的大儒。

  他们继续走路,没有深入探讨怎么吃什么时候吃的问题。

  放眼依旧无路,处处都是路。林灵见道生乐此不疲,动了好奇之心,学着道生与各种动物交流交融,但林灵只能透入神识,身化烟云之后无法溶入动物的身体,而且做不到将自己神识放空彻底成为对方的程度,林灵经过两年多的尝试,害了无数动物性命,现在终于驾轻就熟。

  一片茂密的丛林中,正爆发绝世惨烈的大战,肢体横飞,一团团,一簇簇,上下翻滚,前肢后肢头颅不断掉落,还没来得及品味活着的兴奋,敌人一涌而上,一切便又烟消云散。最为激烈的一处战场竟然有尘烟溅射,撕、咬、缠、刺、蹬、踢……迅若闪电奔雷,双方由快到更快,巅峰到力竭,从早上打到黄昏,从月初打到月尾,直到双方都没有生力军加入,几丈方圆内密布血腥,尸横遍野,这场你死我活的战争终于停止,没有胜利没有失败,最激烈的战场上,两只蚂蚁互咬着对方的头,前肢后肢死死互钳。战场上硝烟渐散,两只最强壮的蚂蚁力竭,松开了对方,两团淡淡的影由虚无逐渐凝实,道生和林灵显化出来,他们脸部手上布满血痕,发丝蓬散,衣衫褴褛,几不遮体,道生很快恢复过来,林灵还沉浸在蚂蚁的战斗中,一个时辰后,林灵才慢慢清醒,狠狠剜了道生一眼,连忙换了一身衣服。道生习以为常,包括林仙子的目光,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打架,一路都这么打过来的。不是道生同林灵打,是两只动物的原始本能在打。地上的两只蚂蚁早已没影,道生与林灵打过之后,附身的动物都安然无恙。地上走的爬的跑的道生都体验过一番,林灵不同,比如毛毛虫,地鼠屎壳郎之类林灵打死也不愿,哪怕是为了修行也不行。

  天上飞的水里游的来不及体验了,因为时间已过八年,他们必须赶往宗门。道生的路没有找到,他必须成为笛凡,笛凡的路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的那条路。那条路道生不一定好走,笛凡好走。

  林灵抱着黑貂,身边有一个潇洒飘逸手持凡笛的笛凡,沿着别人的路一路穿梭传送,在宗门大选前两月回到了苍荒宗。

  苍荒宗提前两年就准备好了参与选拔弟子的食宿。因为天才凡人弟子毕竟资源短缺,宗门会调派弟子提前传授他们一些初级功法,就是这些初级功法,都可能是许多散修梦寐以求的存在。住宿男女分区,吃饭在一个地方,费用自理。龙门城内也不泛大小食肆,只要你有银钱。上千万的天才或是自诩的天才就这样云集到苍荒宗大城_龙门城。道生是其中的一个。林灵两年前就通过宗门内的特殊联系方式帮笛凡预订了龙门最好的地方九丈红尘。林灵回自己的洞府,她有很多事情要做,她有自己的路要走。笛凡也有自己的路,他首先要成为苍荒的弟子,然后成为核心弟子,然hou进入极境除去包裹神识神魂的类似于胎光的那层皮。他一路走过来成为各种动物,包括毛毛虫屎壳郎,他知道动物粪便很美味,也曾被小鸟吞食。现在他有了附身综合症,看见会走的都想体验一番,他知道他必须控制住自己,动物与人不一样,人与修士又不一样,一个修士的记忆多么浩瀚,笛凡决定有合适的机会还是得体悟一番。

  这些年道生处于半清醒状态,他能够感知到很多灵,他觉得可以捕捉那些灵,却始终无法与它们亲和。

  龙门不仅有修士,也有很多不凡的凡人,还有很多护送他们的比较平凡的修士与凡人。他们在这里至少要生活两年。

  笛凡手持凡笛立于房间外很大的露台上,看着下面街道上比蚂蚁还稠密的人群,纷乱的脚抬起无路,踏地有路,有礼让别人走向另一条路的,有因前路被挡吵得面红耳赤,甚至大打出手的,他们都在寻路、争路,他们应该都有一条路__修行路,那条路在他们所有人心里。至于修行路上是否有垒垒白骨,漫天血雾,瘆魂的哭嚎……也许他们知道,也许不知道,也许知道装作不知道。笛凡决定不做看客,他要汇入蚂蚁一样的人群,成为人海中的一只蚂蚁。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生玄阳,道生玄阳最新章节,道生玄阳 大海资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