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生玄阳 第二十六章 林灵丢了什么

小说:道生玄阳 作者:溯道 更新时间:2020-09-14 22:00:51 源网站:大海资源
  林灵回到洞府,玄圣境已属于宗门上层力量,没有任务的限制,除非长老会宗主召唤,他们的任务就是修炼,或是游历寻找机缘,护卫宗门。

  林灵站在她曾经傻笑的地方发呆,中玄阳、大玄、道生、笛凡,哪一个才是真的?中玄阳神魂状态时林灵母爱泛滥,喜爱发自内心深处,那种喜爱无私狂暴,圣洁无瑕,她甚至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对大玄的感觉是神奇好奇惊奇,无所谓喜无所谓爱无所谓情,林灵知道道生是中玄阳是大玄,她陪伴道生成长,帮助道生成长,看着道生蜕变,更像是师徒。笛凡不一样,他有意识虽然不完整,他是一个真正的生命体,林灵知道他是中玄阳是大玄是道生,也是笛凡,她跟道生一起的日子多过笛凡,百里坡的五十多年林灵有过快乐,有过修真界无法理解的享受,回想郎从高山打伞来,回想道生嚎叫太阳过了河……回想一张床……,但林灵始终觉得那不过是一种修炼方式手段而已,只有笛凡带给她激情,作为女人的激情,她只想把满腔爱恋,满身激情交给笛凡,不是中玄阳不是大玄不是道生,她无数次期盼笛凡重生完整,与笛凡傲啸江湖,深山相伴,携手白头。可是笛凡是谁?林灵很失落很痛苦很无奈很焦虑……“笛凡是谁?笛凡死了。笛凡没了。笛凡消失了。”林灵想哭,她需要发泄,于是她将洞府封闭,痛快地痛哭。

  中玄阳觉得很虚,很无,像凡人入了梦魇,寒灵玉露已分散遍布于体,内视之下,体内有无尽微尘般的萤光,皆为九数,以前没有聚灵入体时没有虚浮的感觉,现在一潭寒灵玉露入体,中玄阳很饥饿,浑身上下无不饥饿,每一粒细胞都饥饿难奈、嗷嗷呜呜,饥饿感汇成风暴狂卷神魂神识,中玄阳差点死去,饥饿的死去。中玄阳宁心静神,包裹住一缕缕极境能量进入神识光团,已经顾不上寻经觅脉导引,索性采用丛林法则,听之任之,于是无穷无尽的饿狼啃食的声音响起,竟然在中玄阳身周形成旋风,中玄阳非常难受,有部位鼓胀,有部位干瘪,如同被熊孩子揉搓的泥团。中玄阳只好全力牵引极境能量分解。半年以后,饥饿感烈度终于减弱到可以忍耐的范围,中玄阳停止了修炼,如此无序绝非好事,他感应了一下身体强度,有很大的提升,按照苍荒等级划分应该达到了上品道宝层次。这样的身体在荒界很强,但是中玄阳知道不够,离他的要求还有遥远的距离。苍荒之外其它六荒肯定会去见识一番,荒界之外,上下左右是否有仙有神仙神是何种生命仙神之上是否还有更高层次的生命?……只有强,更强,他才有资格探寻验证。

  林灵痛快哭过之后,情绪平复下来,林灵变了,她自己不知道。清冷,落寞,她心里有了空白,她清楚知道笛凡找不回来了,那就将笛凡与相关记忆埋藏吧。她去了师傅洞府专心炼丹炼器,偶尔想想道生想想中玄阳,想的时候神情清冷落寞。

  极境深处,中玄阳决定从任督二脉入门。奇经八脉,任脉督脉通,则八脉通,八脉通百脉通,任脉主血,督脉主气,气血旺盛再修六阴六阳。“督脉者,起于下极之俞,并于脊里,上至风府,入属于脑。任脉者,起于中极之下,以上毛际,循腹里,上关元,至咽喉。……”中玄阳将神识两分,一份在神魂辅助下捕捉极境能量,一份引导光团内的能量同时随任督二脉循环注入窍穴,每个窍穴星数为九,分别与窍穴内的寒灵玉露融合。

  五年过去,苍荒一如既往的运转。大千世界在悲欢离合,生死无限中往复,五年于修士世界很长很短,长过天际,短过发厘,有修士崛起,有修士沉寂。

  中玄阳九十六岁,荒界纪年2228年,中玄阳聚灵成功。正式步入修真界,成为一名聚灵修士。唯一的区别是他的灵聚于全身,并非丹田。同时腰间玉牌闪烁,他知道宗门任务的期限到了。中玄阳立于极境中心,眼前有一团微光蠕动,蠕动的光团如同懵懂萌动的生命,向中玄阳轻诉,透出欢欣惊惧。中玄阳神识察看之下,光团成了一截颤动的断剑。极境应该是因它而生。“相遇是缘,你便暂时跟着我吧!”中玄阳将断剑收入体内肺金,养于太渊穴内,他没有继续分解吸收断剑能量,万物有灵,灭灵如杀生,中玄阳不想无故杀生。极境仍在,只要中玄阳不再吸引它的能量,它仍旧是苍荒煅魂圣地。

  出了极境他是笛凡,尽管在中玄阳或是林灵心中,笛凡已非笛凡,但他现在仍是笛凡,中玄阳理解林灵,以他神识的强悍,林灵的感受他一览无余,“就让时间抚平一切吧!”中玄阳叹道。

  中玄阳去苍务殿,领取了海量任务,他想毕其功于一役,苍荒于他有恩有情,力所能及吧。他想游历荒界,时间必定不短。现在聚灵成功,寿元会否遵循荒界规则只有千年,他不敢有万一的奢求,千年内必须达到灵丹境界。可是按照他目前的情况,灵丹之难,难于上青天啊。中玄阳忽然有了紧迫感。

  中玄阳离开苍务殿,有些孤寂,林灵的飞舟还没来得及归还,但现在他不想扰了林灵心境。

  “笛师兄安好。”一个声音响起。

  “苍师兄”苍雨笛仍然灵婴后期修为。

  “笛师兄可否容雨笛同行一段路程”

  “能与雨笛兄同行,笛凡求之不得。”笛凡拱手笑道。

  出了苍荒宗本部,笛凡苍雨笛乘飞舟而行。

  “雨笛兄好耐心啊!”飞舟内笛凡笑道。他清楚苍雨笛绝不是偶然相遇。

  “笛师兄见谅,家父笛天宇,家母莫雨烟。”任是冷静得近乎冷酷的中玄阳惊悚了。盯着满脸凄苦落寞的苍雨笛,瞬间明白了因果。

  笛凡取出凡笛,双手奉上,“笛凡兄见谅,道生不得已盗用笛兄身份。”道生很喜欢凡笛,但正主上门,再觍着脸留下,中玄阳做不到,何况是对方父母遗物。

  “雨笛已非笛凡,若非父母仅剩下此物,万不敢放肆。”苍雨笛没有推辞,凄苦地抚着殒天笛。

  “雨笛兄是从笛凡的名字推测出殒天笛的下落?”

  “是,近些年我一直在查寻笛凡的来历,对道生兄没有丝毫恶意,只想寻回先父母遗物。多谢道生兄成全。笛凡不在了,道生兄就是笛凡。他日有缘,必谢道生兄赠笛大恩。”说完,苍雨笛出了飞舟,消失不见。中玄阳苦笑,这事整的,他这个李鬼倒成了李逵。苍雨笛既然如此用心,不可能不知道道生的能耐不可以境界揣度,仍毫不犹豫上门讨要,修真界杀人夺宝平常得紧。中玄阳想着苍雨笛脸上的疤痕,笛凡不凡啊!既然占用了他的身份,日后还他一场机缘就是!

  这次出来,中玄阳除了核心弟子必接任务以外,精挑细选,全是简单任务,他不想要宗门积分奖励,只为争取时间。六年过去,还剩下一个荒火玉的任务,荒火原位于苍荒西部,荒火原周围焦赤万里,亘古燃烧,奇怪的是地下并无火山,中心处形成一个三千里大小的深坑,深坑边缘处偶有荒火玉现世,中玄阳看过宗门关于荒火玉及荒火原的资料记载,荒火原的火种,修士无法利用炼化修炼,此火极其霸道,曾有无数火修试图炼化,最后都被烧成飞灰,也有炼器炼丹宗师试图以此火炼制丹药法宝,但任何材料一被此火煅烧,皆化虚无,久而久之,除了偶尔有寻找荒火玉的修士以外,此处已成废地。深坑成为绝境。按照宗门所示资料,中玄阳到了荒火原,远远地瞧见一个人影,人影如同雕像,冷漠的声音道“你叫笛凡?”

  “你是谁”中玄阳有些警惕,并不担心,荒界能杀死他的人应该不多或者是没有。

  “别管我是谁,极境中的东西是你取走的”

  “你是宗门中的太上长老?”

  “交出你的秘密吧,包括寒灵玉露与极境取走之物。老夫给你痛快。”

  中玄阳肯定这个灰袍人绝对是苍荒宗重量级人物,并且一直在关注他,苍荒宗隐峰或秘境不低于几十个老怪级的太上,他们常年闭关或游历星空,谁这么闲根据蛛丝马迹寻到他,此人怕是早就存心,以太上之能只要稍加推测,林灵师徒不正常的晋升,寒灵玉露,关键是极境断剑是怎么回事?不可能有人知道啊,就是真一境圆满根本进不去百里之内,极境内能量并未减弱多少?怕是笛凡的身份也暴露了。

  “不要妄想逃,阴冥神魂木的小孔老夫见过,极境之物老夫用秘法献祭无数年,岂会不知。”

  “原来是你,呵呵。”中玄阳忽然想起玄月都的赵一凡。“看在苍荒宗的情份上,我不想为难你,你走吧,此事我就当没发生过。”中玄阳对苍荒宗说不上有什么归属,但毕竟苍荒宗没有太为难他,以太上长老武阳,宗主苍南溪之能应早就查觉到他的存在,却没有害他。何况还有林灵。

  “狂妄的东西,偏喜罚酒,那老夫自己动手好了。”青袍人话音未落,神通已出。青袍人没有丝毫轻视之心,寒灵玉露,极境之物亘古存在,能取走之人,岂会简单。一只大手如同天幕罩向中玄阳,中玄阳刚想动用玄灵幻虚,发现虚空竟如粘稠的泥沼,眨眼间,中玄阳被大手狠狠攥住,青袍人毫不留情的欲要捏爆中玄阳,同时强大神识化剑闪电般击向中玄阳额头。中玄阳没有抵挡,他想试试真一境道圣的威力。青袍人神识刺入,包裹中玄阳神魂的光晕水波般荡漾一下便平静下来,他的身体也仅仅感受到巨力的挤压,没有其它感觉,这与他的推算相差不远,能量等级不同,青袍人奈何不了他。中玄阳神识化成一片柳叶全力剌向青袍修士的额头,青袍人神魂外出现一道玉符,化为盾牌想要挡住柳叶,盾牌如纸,没能阻止柳叶丝毫,青袍人毛骨悚然,一个油灯样的法宝发出朦朦光晕继续阻挡,柳叶视它若无,扎透青袍人的神魂,刺穿了修士神识,青袍人识海消散,头部完好,像一个空罐,连内部脑体都消失,这威力今中玄阳目瞪口呆,他第一次全力施展神识攻击,竟是这种效果,他决定以后不用柳叶杀人杀生。中玄阳生命中第一次杀人,很平静,他解剖过尸体,解剖过其它动物,他尊重值得尊重的生命,但想让他割肉喂鹰,以身饲虎,他觉得自己没那么伟大与博爱。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生玄阳,道生玄阳最新章节,道生玄阳 大海资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