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生玄阳 第二十八章 寻觅

小说:道生玄阳 作者:溯道 更新时间:2020-09-14 22:00:51 源网站:大海资源
  对于走出这具尸体能量演化的天地,他有了些眉目,中玄阳曾经认为出路在双目之中,多次试探无果之后,神识推演模拟,形成完整的荒界,他估计有两个可能,第一在双目之间眉心。太荒极荒不是完整的头,否则他会认为百会才是出口。第二个可能就是林灵发现星辰碎片的空间,他觉得第二种可能性最大。现在他身处极荒,先试一试第一种途径,以他目前的神识神魂强度以及经过种子分解过的能量层次,只要能出去,就能够再进来。

  中玄阳非常失望,反复多次在他推演认为的空间探查,没能找到出路。只能走第二条路了。

  他在考虑要不要将真像告诉林灵,林灵能否认同他的推测,接受现实。“相遇是缘,何况林灵于我有恩,便了却这段因果吧!”他心中有了决断。

  中玄阳回到苍荒,回到南苍峰自己的洞府,修士游历几百上千年再正常不过。中玄阳离开宗门114年。又有很多新弟子入宗,他们跟当初的他们一样,他们和他们在虚幻的真实中努力,奋斗,拚博,中玄阳想象到尸体,蛆虫,心中有无尽的无奈、无穷的悲哀。

  这次运气不错,林灵没有离开宗门。中玄阳见到林灵时,苍雨笛也在洞府,林灵稍有点不自然。中玄阳很平静。自从知道了荒界的真相,他对生命有了些新的理解与认知,看淡、看清了很多东西。即使荒界没有真相,他也觉得林灵的选择很正确。

  “恭喜雨笛兄。”中玄阳真诚祝贺。苍雨笛已是玄魂中期修士。紧接着中玄阳微笑对林灵说道“林师姐更漂亮了。”林灵羞红了脸,很美。

  林灵收到中玄阳传音符时很震撼,她没想到真正的笛凡还活着,出于对笛凡的好奇,几次接触,苍雨笛毫不避讳的告诉林灵他的遭遇,引起林灵强烈的情感波动,出于对以前笛凡的依恋和现在笛凡的同情,两颗年轻的心交汇在一起。

  中玄阳没有多余的想法,反而为林灵找到情感的归宿高兴。

  既然真正的笛凡也在,倒也省却不少功夫,就以苍荒真像相谢,至于结果如何他可掌控不了。中玄阳打算带他们一起寻找出口,找到出口后再分道扬镳,一场相交相识,他只能做到这个份上,他们有他们的路,中玄阳有自己的路。

  中玄阳示意林灵封闭洞府且加上一层自己的神魂能量之后,将自己的探索发现,对荒界的认知原原本本地告诉林灵与笛凡。当林灵与笛凡从震惊迷茫郁闷无奈等无法言说的倒海翻江的心绪中醒过来时,他们苍白的脸色,极度落寞的神情说明了一切。林灵与笛凡相信中玄阳不会胡诌。

  笛凡很平静,起身整理衣衫,牵着林灵一起半跪于地,目中蕴泪说道“玄阳兄大恩,笛凡与林灵谨代苍荒生灵谢过。”

  “笛兄林灵不必如此,机缘巧合而已。”中玄阳大力扶起林灵与笛凡,来了个激烈的拥抱。

  他们交谈很彻底,很坦诚,如何寻找出口,寻到之后如何破境,破境之后中玄阳的打算,毫无保留,中玄阳归还了灵舟,林灵本想以舟相赠,在知道中玄阳的身体强度之后,林灵收回了灵舟,取出一截灰白断枝双手递给中玄阳“林灵没什么玄阳兄入眼之物,这是上次取自阴冥神魂木的断枝,为宗门奖励,就以此物送与兄长,聊表心意,做个念想。兄长请勿推辞,我与笛凡以玄阳兄消息即便向宗门换取整株神魂木都不为过。”林灵发自内心真挚的叫着兄长,很自然。中玄阳接过神魂断枝纳于神魂之内,此物不管有用无用,林灵说到这个份上,若再推拒,太不近人情。中玄阳想了想,太渊xie内神荒大剑出现在他手中,轻抚剑面“此剑名为神荒,得自荒界七大极境,剑灵受损极重,但仍不失为重器,今送与林灵,请善待于它。”神荒竟然流露不舍之意,嗡嗡轻颤,林灵身体神识有感。

  “你不必如此,跟着我不是你最好的选择,林灵炼化过界核,应该与你有些关联,此后你们相伴相依,有你相护,肯定能创造属于你们的精彩!”中玄阳似对神荒,更是对林灵道别。林灵早已泪眼婆娑,双手捧着神荒与印有神荒诀的玉简,竟是痴了。中玄阳的身体神魂神识强度早已超过当初的界核残骸,他还另有逃命保命的手段,神荒剑虽强,他觉得林灵更合适他。

  中玄阳在荒界除了林灵师徒二人,与其他生命基本上没什么交往。百里坡二老早已作古,他很怀念那段日子,又回去了一趟。青山依旧,物是人非,谭成圣、孙碧娴夫妇也已离世。玉叔、玉婶的坟墓被荒草掩盖,墓碑歪斜。那几间曾经堆满粮食与兽皮、堆满欢乐、堆满无奈的房屋早已破败不堪,成为残垣断壁……百里坡的一切都被时间淹没,但是百里坡的时光在中玄阳的神魂神识里始终发光抽着旱烟的玉叔、穿针引线的玉婶、谭胖子、纤弱的孙碧娴、昆阳山冬天纷飞的大雪……他们去哪里了消散还是消失?若干年后,他们的一切痕迹也将被时间抹得干干净净。生命?生命为什么要有生命为什么生命要有意识?他究竟为什么要存在?……2137、2142、2180、呵呵!生命生命……中玄阳在百里坡什么都没做,爹娘的坟、杂草、墓碑也没动。他记住几个数字,带着些许落寞、无奈、彷徨、回忆……还有太阳过了河,我想扯住太阳的脚的嚎叫离开了百里坡,永远离开的离开,再也不回来的离开……

  走的已经走了,偶尔想想是一种相思,是一种快乐。若沉溺于两种闲愁,生活生命便没了意义,没了动力。中玄阳不会被闲愁羁绊。理想也好,野望也罢,他要寻找源头,他要弄清楚真像。中玄阳的神魂经过种子光团分解荒界七大极境、绝境的能量的补充,又经过苍荒凝魂诀的锤炼,神识亦相应增强不少。自太空探索途中遭遇黑线到残破星辰的阴冥神魂木,他推演之后,觉得不是因为他运气好那么简单,冥冥之中有种力量,有根线在牵引他。中玄阳之所以把林灵发现残破星辰的空间当作荒界的出口,并非无端揣测。残破星辰肯定不属于荒界,它为什么游移到荒界是因为界核的相互感应还是有其他原因种子光团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参与?这些问题中玄阳目前没办法知道,但他推测残破星辰出现的附近应该有荒界的出入口。

  返回到苍荒宗,林灵、笛凡在等着他。林灵、笛凡比中玄阳更迫切想知道关于荒界推测的结果。林灵有残破星辰的星空标记。三人来到当初的那片星空。残破星辰早已不知去向,或许破灭,或许飘向未知。

  残破星辰出现的空间没有异常,空间有空间的法则,会自动恢复。但是只要曾经出现过空间裂缝的痕迹,短时间内绝对有迹可循,如同修士的肌体损伤,即使恢复原貌,肌体的结构、结实程度、外观……相当长时间内肯定有细微差别。

  三人分开,以当初残破星辰出现的坐标为中心,百万里为径,仔细搜索。残破星辰方圆十万里大小,空间裂痕不会小于残破星辰,毕竟星辰不是人为炼制的法宝之类。

  自然的奇伟,生命不可比拟。三人小瞧了自然的力量。空间裂痕与修士肌体损伤比较,理是那么个理,道是那么个道,道理同源,但是自然是什么?是无穷无尽的伟力,岂是个体生命能比较得了的它的恢复速度怕只在瞬息。三人将百万里范围几乎寸寸扫描个遍,没有发现异常。林灵、笛凡有些急躁,他俩相信中玄阳的推测。中玄阳自己也相信推测不会错。问题到底出现在什么地方三人虚悬于中心坐标处。林灵、笛凡愁眉苦脸。中玄阳抬头望着虚空,然后低头,他忽然醒悟,三人似乎走进了误区,难道残破星辰非得从上方的虚空进入?

  三人交流过后,前、后、左、右、上,他们的确忽略了下方。残破星辰不是法宝,不可能从地底下钻出来,这片星空也没有‘地’可供它钻。三人降低高度向下扩展搜寻。果然,没有久,林灵与黑貂发现了线索,中心坐标斜向下,大约四五十万里的地方有微弱的空间波动,沿着波动的痕迹寻找、感应、标记……

  三十年后,三道人影穿过一条幽长、宽阔的空间通道,从薄弱的空间壁障内挤了出去。外面依然是无垠的虚空。但他们同时感到如释重负,如被拘押无尽岁月的囚徒逃出不见天日的牢笼,如同母胎内久孕初生的婴儿。“终于出来了,真实原来是这种感觉。终于踩到了真实的空间,脚踏实地

  了吗?”林灵与笛凡满脸陶醉,不可自拔。

  林灵笛凡采纳中玄阳的建议,返回荒界游历修炼,到达真一境圆满时再离开,毕竟真正无垠的星际太过危险。现在他们俩知道了离开荒界的通道,想走随时都可以走。他们俩与中玄阳不一样,苍荒是他们的家,有他们的泪水与欢笑,不管荒界是什么,这里始终是他们的根,是他们思念的源头,有太多太多放不下的东西,就如同地球之于中玄阳……

  中玄阳走了,荒界纪年2278年,中玄阳荒界年龄246岁。他孑然带着对星空的向往憧憬,带着对生命之源的执着探寻,带着对荒界生命、自己生命的无奈,带着些许的失落,带着对不可知未来的兴奋与彷徨……中玄阳走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生玄阳,道生玄阳最新章节,道生玄阳 大海资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