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生玄阳 第五十六章 打劫

小说:道生玄阳 作者:溯道 更新时间:2020-09-14 22:00:51 源网站:大海资源
  白极州到底有多大,因为没有完整的州图,道生没有概念。举家一个普通凡人国度与地球相当,举家单是凡人国度就有三百多个,灵气浓郁的地方被修士占据,地界更大。最好的修炼圣地当然归属举家,白极州有九大家族,举家跟白家差不多大小,中下游水准。最强大的家族地界几乎是弱小家族的二倍甚至三倍,白极州是人族主要的聚居地,下仙界有九州,州与州的大小并非均等,比如仙修为主的兖将州差不多是白极州的十倍。

  据传九州不是处于同一平行空间。州与州之间有各种天堑阻隔,宗门掌握着九州之间的传送通道,传送费用高昂,普通修士难以承受。白极州的传送通道在举家地界,道生絮飞飞原本打算去其它州转转,但一打听费用吓了一跳,最便宜的州也要五万上品灵石。通往兖将州、皇梁州每人次十万,“机票不是一般的贵啊!”絮飞飞不由感叹!

  道生考虑到兮渺,决定暂时放弃远行,转道去游家逛逛,先积攒点灵石,那可是修真界的硬通货。

  游家、章家、猋家属于白极州的顶级家族,近十万年每届都有宗令持有产生。两人兜兜转转,一年多时间hou进入游家地界。

  游家地域有南北两条大江,分别是南部惕若江、北部夕厉江。两江流域广阔,汇入东部飞龙海。惕若峰、夕厉峰南北耸立,相隔亿万里之遥。游家因此分为南游,北游。游犀甲出身北游。游家地界的修士集中于两江入海口、两江中上游的名山大川。游家本族则聚集在惕若峰、夕厉峰为中心的群峰大渊之内。

  道生夫妻抱着修士窃灵石不算偷的心态,沿夕厉江中游向上游历练。只要是游家产业,中品以上灵石、天材地宝一律窃光。此刻他们在中游的元利大城,一座豪华酒楼的情人卡座里,悠闲地享受生活。絮飞飞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时不时将神识透入粒子空间,满满的幸福荡漾。财帛诱妾心啊!

  随着他们修为提升,粒子空间缓慢变大。道生的粒子空间几乎相当于几个足球场。絮飞飞的粒子空间也有一个半足球场大。唯一的缺点是除了主人以外,装不了活物。储物袋于他们仅仅是掩饰,鸡胁类的物品,装储物袋,好东西全在粒子空间内。道生一路见絮飞飞的财迷样,暗叹女人这种生物的神奇。

  “听说最近两年,夕厉江沿岸出现大盗,来无影去无踪,游家都束手无策。”

  “谁说不是呢,我家准备上贡的灵石,一株万年灵药也被窃,盗贼的影子都没见到。”

  “屋漏偏逢连夜雨啊!不知道贼人是不是白家一伙的,这些年游家可是被那叫白灵兮渺的女修害苦了。还好她没滥杀无辜。”

  “听说很早以前,她母亲被游家宗令持有所杀,她是来报仇的。”

  “开玩笑,游家可是有两位宗令持有,她怕是在寻死吧!”

  “什么寻死,听人传说,那女子非常厉害,杀了不少游姓本家子弟,连好几个长老都遭了她毒手。”

  “游家不是有两位宗令持有吗?”

  “谁知道怎么回事呢,听说两位宗令持有都没有出现。”

  大厅内人声嘈杂,嘤嘤嗡嗡,两人一边饮着絮云玉露,一边慢慢咀嚼可口的灵兽肉。崽卖爷田不心疼,窃来的灵石也一样。灵兽肉可不便宜。

  “两位,我们家公子邀请,请随我来。”一个标致的小厮,客气倨傲地站在道生他们卡坐旁说道。

  “你们公子是谁?”絮飞飞好奇问道。道生夫妻早就察觉一道神识来回扫了几遍。因为絮飞飞没蒙面。

  “两位去了自然知道。”

  “连你家公子身份名字都不清楚,我们为什么要过去。”道生冷冷开口。

  “我劝两位最好识趣些,能入公子法眼的人不太多。”小厮冷笑。

  “强请成了我们的荣幸,嘿嘿,老婆子,你说我们去吗?”

  “妾身随夫君之意。”絮飞飞一副小女儿姿态。

  小厮不由暗自冷笑。道生絮飞飞随小厮进入一奢华的大包间。

  包间内端坐着一英武的锦衣男子,男子左右依偎两个娇媚女修。男子冷冷轻撇道生一眼,将目光转向絮飞飞,淫邪之意肆无忌惮。絮飞飞娇羞畏怯地倚着道生。

  “本公子乃元利城主之子,姓游,小娘子不必惧怕,一会儿自有你的妙处,随我来吧!”锦衣男子起身向里间行去,懒得多说一句话。

  “公子何意,难道无视规则。”道生声音很冷。

  “闭嘴,这里哪里轮得上你说话。不想死就乖乖站在一边。”小厮不屑地喝骂道。

  “两位是什么人?”道生看着两位女修问道。

  其中稍显丰满的女修嘻嘻笑道“少年,何必用吃人的眼光看人呢?公子就是王法。让你道侣进去吧!又不会短斤少两。”

  “说过让你闭嘴,看来真是活膩歪了。”小厮抬手扇向道生的脸。手掌朦朦发光,传出低沉的嗡嗡声,同时道生感觉身体被捆缚,头部被无形的力量钳制。小厮是个高手。

  道生最讨厌这种毫无廉耻的哈巴狗人物,对上无底线的贱,对下无底线的恶。他不敢脏了自己的手,微晃身体,荡出些许道纹,带着絮飞飞闪开。絮飞飞本想继续玩玩,顺便试试水深火热。见道生动怒,便收起玩的心思。当着老公的面毫无顾忌地让其老婆侍寝,这是什么心态?难道这里是动物世界?是丛林?智慧生命的世界,天王老子也不会这么嚣张吧!

  “什么是王法?”道生冷冷看着锦衣男子,他想起兮渺母亲胡湘灵的遭遇,心有些痛。

  “念你要死的份上,做个明白鬼吧!王法是给你们遵守的,强者不需要王法。”

  “你很强?”

  “我不一定很强,我的出身来历很强。即使你强过我,你敢动我很多人很多姓你没见识过,你惹不起,也没资格惹。”锦衣男子耐心解说。

  道生没有说话,他不想说话了。他在想有没有必要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强者什么是痛苦?道生很认真的征询絮飞飞道“他们会知道失去亲人的痛吗?你说他们的亲人被侮,他们会不会觉得屈辱?”

  “大言不惭的东西,去问阎王爷吧!”小厮阴历笑道。

  道生突然间很想有一把剑,一把杀人的剑,一把专杀贱人的剑,一把本身很贱的专杀贱人的剑,一套专杀贱人的贱法。南飞雁、凡笛他舍不得用,担心被污染。

  此刻小厮手中正好握住一把剑,剑长三尺,剑身细窄,有三个不大的弯曲,前两个弯曲处有两对向前的利刺,如同鱼钩,靠近剑柄的弯曲处有一对狰狞骷髅,吞吐暗灰光芒,剑尖分岔如同蛇信,整柄剑似蛇非蛇,幽幽泛着红光,说不出的邪恶,下贱。

  漫天剑影将道生笼罩。剑影中不停发出生命极限的凄惨、压抑的痛苦嚎叫。道生听出来那叫声发自生命的、灵魂的深处。每一声都是一个生命最深沉的、生不如死的、挣扎呼喊,都是真真切切的生命的嚎叫。他知道绝对不是幻觉,那不是小厮法力的凝聚,那是小厮用鲜活的生命,逼迫出来的生命极限的呼嚎。道生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怒过,从来没有。他只觉全身都是火焰,他的一切,包括灵气、灵力都在燃烧“不可饶恕,不可宽恕,卑劣的731种子。”

  絮飞飞盯着道生血红的双眼,心惊肉跳。她因害怕而紧张,她感觉天地都在恐惧、在颤栗,鸡皮疙瘩掉了她一身,很难受。

  小厮的感觉更盛,刺魂的寒气自心底冒出,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怖,令他全身筛糠一般。但他不相信道生敢杀他。开玩笑,游家城主公子的贴身家奴,是个人都知道他的厉害。“不怕、灭、灭族,不、不、不怕、点、点、点、点魂灯,你尽、尽、尽管来。”小厮全力出手,尽管结巴颤栗,仍然嚣张大笑,不过笑声中有哭音。

  道生血红的眸子中除了冷漠,已经没有任何人类的色彩。漫天剑影中他玄幻如道,玄灵幻虚步在空中踩出咚咚的闷响,他闪身将房间内的装饰窗布撕下一条,厚厚地缠在手上。在小厮一剑刺入他腰胁的快感中,捏碎了小厮持剑的手。剑到了他的手中,“曲径通幽”,小厮‘啊’的惨叫刚发出便停顿,小厮面目扭曲,没了人形。剑由小厮肛门进入,自第七腰椎窜出,带出小团污秽。修士的生命太顽强,有气无力的嘶吼中,小厮掏出一粒灵丹费力咽下,凶恶的眼神死死盯着道生。“搔首弄姿”几道光影划过,小厮的耳朵、鼻子、嘴唇完全消失,小厮惨嚎声遽然响起,阴沉尖厉。

  “你再敢动手,我保证你想死都难。”锦衣男子漠然说道。

  “舂心荡漾”道生自顾念道。

  “你”锦衣男子巨痛之下只说出一个你字,随即便是来自黄泉内的惨嚎。锦衣男子心脏碎成血雾。“无翅鸟人”随后锦衣男子失去了四肢。

  “死鬼,你没事吧。”絮飞飞温柔地轻声问道。

  道生长长地舒出一口气“没事,老婆子不用担心。我忽然想起731,一时控制不住。”

  “吓死老娘了。”絮飞飞轻抚饱满的胸脯。

  道生走向小厮,小厮面色如土,瑟瑟发抖。道生伸出缠了布的右手摘下小厮的剑鞘,嫌它们粘了小厮的气息,将剑与剑鞘用魂火煅烧几遍后,收剑入鞘,扔进储物袋内。

  絮飞飞忽然闪身,指掌连续六次划动,锦衣男子便在方寸之间上下左右乱窜个不停。他想逃。

  两名女修大张着嘴嘘气,一动不敢动。

  “你们走吧,有多远走多远!”絮飞飞对俩女修说道。

  女修望着道生不敢稍动,道生挥了挥手,她们如逢大赦,仓皇而去。

  小厮还在嘀嘀咕咕,道生茫然说道“我想灭了他的族。”

  絮飞飞大吃一惊。“老头子,你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想法冷静冷静,你一定要冷静。你是科学家,不是妖魔。”

  “刚才的剑音是真的。”道生痛苦地说。

  絮飞飞走过去抱住道生,“我知道,老师,我们不是为了杀人而修行,我们不是救世主,不是菩萨,救不了许多人。救不过来的。”

  道生看着絮飞飞,眼神慢慢清明。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生玄阳,道生玄阳最新章节,道生玄阳 大海资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