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生玄阳 第七十三章 带走三片云彩

小说:道生玄阳 作者:溯道 更新时间:2020-09-14 22:00:51 源网站:大海资源
  絮飞飞背负着双手,虚空漫步沉思。忽然悠悠一甩秀发,不渝似是知其心意,很配合地松开束缚,缓缓绕着发丝飞舞。空中传来絮飞飞平生最悦耳的声音“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心头荡漾。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那榆阴下的一潭,不是清泉,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寻梦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但我不能放歌,”絮飞飞激情、澎湃、昂扬,伴随妙曼又切合诗的意境的肢体动作、手势、神态,淡淡的忧伤,逝去的追忆,真挚的情意,唯美的畅想,极具感染力,她感觉自己很入戏、入镜。神识一扫满场神情专注的白家老祖,呆呆痴痴的白家精英们,甚至意乱情迷的护卫、侍女,更加意兴勃发,声音更加清脆鸣响,抑扬顿挫,夹杂着神魂之力,肆意张狂,当然还有老上海的作,“悄悄是别离的笙箫;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带走一片云彩。老祖们,白家儿郎们,死鬼,渺姐儿,父亲,二娘,老娘先走一步,五千年不长。”絮飞飞直上青云,捞了一片云彩,‘嗖’的一声,像时光老贼一样溜得飞快。

  良久,送别场中传来哭声,不是为了絮飞飞,她不认识她,她是来打酱油的,但她莫名其妙的就哭了。

  良久,白家老祖们睁开迷茫的眼睛,暗骂“五千年后再收拾这个叫老娘的小妮子。”

  良久,渺姐儿失魂般的喃喃“没有最美,只有更美,是谁?是谁?你经历了什么?经历了什么?你挥一挥衣袖,为什么要带走一片云彩”

  絮飞飞正洋洋自得不弄你们个七荤八素,真以为老娘不吃荤,哼,哼……忽然一声炸雷,将其击得一个趔趄,换了个大蓬头。絮飞飞仰头娇啸“老娘不是吃素的喔!”说完疾驰远去。

  道生嘿嘿笑道“这是一个她曾经的梦中情人。他挥一挥衣袖,没有带走一片云彩。是絮丫头舞文弄墨,假装摆弄艺术。不过她的情是真的。渺儿,生活的艺术是道,道也是生活的艺术,艺术的极尽其实就是真如,就是生命,或许就是……本源。”

  “能让我见见他么?”兮渺痴迷道。

  “相见不如不见,相见不如怀念。想想就好,呵呵,想想就好。他应该在天堂吧。”

  “夫君,我先走,好吗?我也想带走一片云彩。可惜我没有絮妹妹的神韵!”

  “渺儿神韵天成,何须执着,青山一道同,明月何曾是两乡。彼此相念相恋便是永远,五千年不长。”

  “好的,夫君,五千年后再相见、相恋。”

  白灵兮渺朝着白家长辈的方向盈盈下拜,黄莺般地说道“白灵兮渺拜别长辈,五千年后再见,今天我也带走白家的一片云彩。”说完渺漫升空,一挥衣袖,卷了一片云彩后消失。

  白思渊在兮渺消失的瞬间,双泪横流“这一去不知有多少风雨,渺儿珍重,珍重。”

  “小子啊,今天不为白家留下点东西,怕是说不过去吧!”浩轩太祖敲竹杠。

  “老祖们放心,道生夫妇得白家照顾,道生铭记,今日拜别,道生以一曲红尘恋相赠。”道生说完,盘坐虚空,凡笛横立唇边,神魂全开,融入笛声之中。整个内九环安静了下来,风收了呢喃,云停了蠕动,鸟虫倾心。花草树木肃立,于天韵中绽放色彩,笛音柔和了阳光,暖了寒泉,笛韵化道,溶了凡人意,修士情。大道途中恋红尘,漫漫红尘蕴大道。笛声吹尽了人间意,世间情。七情六欲诉悲欢,三魂七魄唱离合。红尘恋,恋红尘,一颗凡心修真,一颗圣心寻源。天尽头,欲以一壶老酒,敬生命的多姿,敬那心肺深处的一缕轻愁淡忧。烟消云散的是幻,不是情,是谁?是谁?牵扯住一线希望,半杯向往,满觞惆怅?

  道生悄悄摘走了一片云彩。

  笛音依旧回荡,一年两年……内九环有了新称谓三才之韵。太祖们以法阵加持,早有准备的他们,用留音留影玉留下今日的场景。从此,非白家天才,非大贡献者不得入内,内九环成了白家圣地。

  内九环上空永久性留下絮飞飞踏虚吟诵、兮渺升空拂云、道生横笛吹奏的影像。多年后三人回归,观之良久,皆为自己的神彩倾倒,可惜絮飞飞一直未将被雷劈的囧态公之于众。

  九州的州际通道掌握在宗门手里,对宗令持有免费开放,只是宗门所在地却不在九州。道生对宗门有过无尽的想象,好的坏的都有,他推测宗门最大的可能是一个独立的专属小世界。既然能凌驾于下仙界九州之上,绝对有不可质疑的特殊理由。但是道生觉得他错了,他现在还在途中,整整三个月过去,历经三次长距离传送,五次时光通道,道生停留在一片无垠的风暴区域外。

  “师兄,前面是空间乱流区域,最窄的地方大概百万里左右。因空间不稳定,无法构建传送通道,师兄穿过乱流区,再有五次传送就到了宗门地,宗令内有相对安全的路线,千万别走错。祝师兄一路顺风,师弟告辞。”中年模样的男修说完不等道生道谢就驭使飞舟离去。

  守护传送通道的弟子离去后,道生没有急于进入空间乱流,而是沿着乱流的边沿左右各飞行了十天。以南飞雁的速度没有丝毫到头的迹象,来回耽误了一个多月,他只能老老实实沿着宗令指示的路线前进。乱流区域内并不全是风暴雷电,偶尔也有正常的虚空。道生走走停停,既然经常有师兄妹们行走,不用担心过余。空间内充斥着混乱的能量流,飓风、漩涡、碎星、气团……,没有多大的研究价值。道生没有冒然偏离安全通道,先去宗门再说。

  途中所有传送法阵都有弟子看守,百年轮换一次。护阵的大都是道圣境或者人仙境的潜质不高的宗门弟子。对道生这样从下仙界挑选上来的天才很是尊敬。道生与他们交流中了解到一些宗门常识,因为他们宗门地位不高,所知有限,解不了他的疑惑。所以后边的几次传送道生也只是礼貌性的招呼,走走过场。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道生终于抵达九回宗的地盘,他初步估计,最少跨越了十个太阳系的距离。

  兖将州仙修所属的三个宗门,都在这颗叫九落謇的星球上,面积大概相当于两个兖将州,灵气更浓郁,物质密度更高,地心吸引力很大。道生试着御气飞遁,消耗的灵力是下仙界的一倍多。

  沿途道生了解到九落謇地广人稀,没有凡人国家。三个宗门管理这颗星球,类似于地球的寺庙管理模式。凡人部落,城镇直属宗门,由低层修士直接管理。百万里范围渺无人烟是常事,充满莽荒气息,置身其中,苍凉、孤寂、幽远的感觉油然而生,仿佛混沌初开。

  九回宗门座落在群峰之中,没有高大的门楼,两座笔立万仞的山峰间,有一条宽约千丈左右的通道。左右山峰的中上部,各有一面百余丈较为光滑的天然生成的灰白峭壁,右边‘九’,左面‘回’,龙飞凤舞,笔力强劲,透入崖壁深处。‘九回’两个百丈大字的下方,再百丈处,有两股悬流倾泄而下,各向左右形成两条大江的源头,奔腾咆哮流向远方。沿左右山峰一直向前延伸的群峰渐次拔高,云遮雾绕,阳光照射其中,明灭闪烁,雄奇瑰丽。时值深秋,红叶似火,黄叶如金,翠松欲滴,古树苍劲,藤蔓虬结,秋花娇媚,层层叠叠,错落有致,点染勾勒,薄雾轻掩,淡云穿织,曲转九回,秋意荡漾,浓妆淡抹,千奇百怪的果实,千奇百怪的色彩,飞禽曼舞,走兽呜呜。画尽了九回秋,写满了岁月悠悠。大自然的奇妙,鬼斧神工。

  道生被九回的秋熏得晕晕乎乎,连心情都染上浓浓的秋色。他一时间竟失了神、丢了魂、停了思绪,就这么装满秋景地呆立半个月之久。他非常想吹笛一曲,抒发胸中无尽的秋意,仔细想想放弃了这个打算他没能力抒发九回的秋之美。

  道生慢步走到‘九’‘回’下面整衣肃容分别恭敬地三拜。然后走到两峰之间,扬声叫道“九回宗新进弟子道生,拜见宗门。”声音中注入灵力神魂,远远传出,却没有在群峰中回荡。

  “师兄果然不凡,请随我来!”清脆的女修声音道。

  “辛苦师姐,道生有礼。”

  “哎呀,太酸,比青梅还酸,叫我月师妹,别把我叫老了。”道生面前出现一个活泼、灵动、娇俏的女孩,十七八岁的样子。

  “呵呵,果然是可爱的小师妹,师兄失礼失礼。”道生拱手致歉。

  “哎呀,好了好了,你还真不是一般的酸,走吧,我带你去宗门。”月师妹说完小声嘀咕“模样不怎么样,还酸得不行,这趟差事亏大了。”

  道生暗自好笑,这估计是哪位宗门长老家,犯花痴的宝贝。

  “怎么样?九回秋美吧,我保证你以前从没见过这么美的秋色。”月师妹得意地炫耀。

  “美,秋美人也美。”

  “嗯,你这话虽然有点酸,但还算酸得可口,喏,给。”月师妹说完,笑嘻嘻递给道生一枚红艳艳、泛着绿光、婴儿拳头大小的果子,芳香扑鼻。

  道生称谢接过准备收起来。

  “快吃,这挂绿果不能过夜,很难采摘,只有挂绿时最香。山中的灵猴最喜欢吃了,经常为了一枚果子打得头破血流,我的小金下午好不容易才抢到三个。”

  道生不好却了月师妹盛情,香味的确诱人。咬了一口,一股甘香醇厚的味道和着果肉,如同九回的秋,激情激荡。道生发誓这辈子第一次吃到如此好吃的水果。竟然舍不得咬第二口。

  月师妹吞了一口唾沫,笑道“怎么样?没骗你吧,跟你说,有一次我去抢猴子的挂绿,还被咬了一口,疼了好几天。”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生玄阳,道生玄阳最新章节,道生玄阳 大海资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