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玉欣一行回来之后,红姐第一时间就把他们召集到了后院。

  喻老想知道的东西真的很多,但是非常遗憾,在这个庄园里,他的意见得不到重视。

  他甚至连后院都进不去,只能和己方三个人站在前院里,看着后院。

  看了一阵之后,他轻喟一声,“这就是圈子不同,不必硬融吧”

  喻轻竹心里是相当地不服气,“凭什么他们就能高高在上啊”

  “这很正常啊,”喻老倒是没有什么不平衡的表现,“当初我也很想在前指规划战斗,我觉得我的意见更有道理,但是人家不接受啊,我就只能服从了。”

  红姐在后院宣布了猎物的分配方案,没有一个人反对,只有嘎子疑惑地发问,“红姐,我不是怀疑你啊,我就是想知道这个事儿,君哥知道吗”

  红姐看他一眼,还没来得及说话,杨玉欣出声发话了,“晓宁,这事儿你别问了,大师想知道的事情,他都会知道的卫红这么安排,你听着就行了,要不你回头私下问大师。”

  杨主任是什么人虽然她不擅长勾心斗角,但是投胎幸运值那么高,相关的技能点早就加够了,这点管理上的逻辑还能看不出来

  这也是小世界试炼一场,她看嘎子这个人真的不错,就是有时候一点一根筋,才愿意提点一下要是王海峰呲牙,她肯定不做声。

  嘎子悻悻地嘀咕一句,“我就知道,花花提前回来没好事,这家伙就是贪着那具王蛇的尸体它肯定是回来做工作了。”

  原来,他们几个确实是有弄点猎物回去的心思,但是谁都不好意思开口,花花自告奋勇回来了,表示说我一定会说服老大其实它自己才是最需要庄园变通的那个。

  嘎子是这么慢说的,不过徐雷刚对这个结果高度欢迎,他一直就想着要弄点猎物回去,给自家的小公举,“红姐这么说了,老大起码是默认了嘛,咱们赶紧分吧。”

  人都是向下亲的,嘎子和王海峰也想孝敬爹妈,但是徐雷刚最积极。

  杨玉欣上面有老人,下面有孩子,不过孩子已经不需要她操心了,但是老人那里她要尽心,还有就是大伯子她也得招呼好了,那是家里的顶梁柱啊。

  但是她回来之后,最忙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安排人收钱。

  收什么钱石墨烯的钱,冯君把五十吨石墨烯,卖出了五十个亿,而且是先钱后货他还想收现金。

  其实收现金只是一种理想状态,五十亿的现金都快接近百吨了,得用重卡拉才行,大部分还是要通过中间不怕查的账户走一下,杨玉欣在其中,起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当然,冯君肯定也会收到大量的现金,只是到底有多少实在不好确定。

  不过就算是现金,大部分也是杨玉欣来保管,少部分会交给红姐。

  所以他们回来的次日,是相当充实的一天,杨玉欣尤其地忙,在当天傍晚,她告诉冯君,濠州的两个通讯专家,还找了两个学生,会在明天一起过来。

  说到这里,可能有人要问了,伏牛山不是有培训的地方吗,怎么会来洛华呢

  这个情况只能说计划赶不上变化了,说到底还是拜喻老到来所赐。

  杨玉欣当初选择伏牛山做培训基地,是因为那里是个军品厂子,而且培训时找的那些安保力量,也全都是来自军中或者军校。

  当时这样做,能确保秘密不外泄,体制的力量大家都清楚的。

  但是喻老这尊佛往洛华一坐,那个基地再玩培训的话,他想知道啥,真的很难吗

  反正杨玉欣自己是不敢保证,第二期培训放在伏牛山,喻老会得不到详情。

  事实上,冯君自己对伏牛山,也不是很有信心,原因很简单,这第二次培训,又是皇甫无瑕主动提出来的,而且这次会来七个人不好防啊。

  上一次来了两个人,倒是好防,还有花花监控着,但是那俩把伏牛山基地的情况,也摸得七七八八了,他们再来的话,可能不准备一些措施吗

  冯君认为,伏牛山基地还可以培训人,但是培训皇甫家的人,风险太高了,他可以考虑培训其他势力的人,皇甫家最好错开。

  这两个因素加在一起,冯君这次绝对不会再用那个基地了也正是因为考虑到了这一点,他要求工人们搭板房,给手机位面的七个人住。

  反正来的不会超过炼气初阶,他一个堂堂的出尘二层的上人驻扎在旁边,倒不信他们敢反了天,他们真敢没眼色,他就真敢杀。

  正好他在手机位面,还就检查出一个奸细来,皇甫无瑕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只能给了他无理由杀人的权力正经是瞌睡给了一个枕头。

  再加上庄园里花花已经回归,还多了一个沈青衣,他不觉得对方能做出什么妖来。

  关键是换了地方之后,皇甫无瑕就算有所布置,也很可能失效。

  而且对于培训的人,他也有预案,“让他们不用明天到了,晚上就接过来吧。”

  接人他肯定不能去,现在他的手机只要不挂在网上,马上会出现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所以他让花花驾着光阴梭,带着好风景去,请那几个专家喝一通酒,然后直接往灵兽袋里一装带回来。

  好风景赶到濠州已经有点晚了,夜里八点半,但是提前杨玉欣打了招呼,那边四位还就没吃饭,硬生生等着她。

  等梅主任到了,一个成熟漂亮的女性,面对着四个男人,那四位愣是不敢造次,恭恭敬敬地用白酒碰她的饮料杯。

  梅老师其实是有酒量的,劝酒更是在行,五个人喝了四瓶白酒,出门的时候,那四位已经是一口一个“梅姐”了。

  任务完成得很轻松,那四位老师在临时搭起的板房里,足足睡到了第二天下午。

  板房的条件不是很好,厕所都是临时的旱厕,不过上水倒是有,荒山育林,从哪儿都能接一截水管过来。

  专家们四下走一走,也没有抱怨其实通讯人都是这样,看着人前风光,赚得也不少,其实很多地方都在荒郊野外,旱厕才算多大点事

  让他们感到有点不适应的是:他们只能在住宅周边百米活动。

  虽然没有围墙,但是在他们走到某个范围的时候,就会突然出现一个人,请他们止步。

  上次有过类似经历的两位专家,倒还能接受,新来的两个年轻人有点受不了,“什么标识都没有,就让咱们止步,是不是有点太不尊重咱们了”

  年轻人嘛,火气大一点很正常,尤其是通讯或者it行业,知识更新换代的频率极快,别看这俩人年轻,他们对前沿知识的掌握,还胜过那两位老专家。

  老专家就得解释一下,“想一想能挣多少钱,想一想涉密等级忍了吧,啊”

  “您二位上次搞培训,也是这种待遇吗”

  “那倒不是,上次安保比这个严谨,规模也大,但是没墙总比有墙好吧”

  两名年轻人也没啥好说的,只能四下扫一扫,“两个安保,看起来都是野路子啊。”

  肯定都是野路子,一个是嘎子,一个是王海峰,这里搁给别人守着,冯君也不放心。

  当然,他俩只是第一道防线,之外还有人呢,这也不用多说。

  一名专家笑一笑,“你看不出名堂的安保,才是真的可怕,记住来的时候的协议好奇心别那么太重,否则会导致不可测的后果。”

  四人在适应的时候,冯君就带着好风景来到了手机位面。

  红姐也知道,冯君最近频频交易,肯定跟手机位面有关,不管是大宗粮食、大宗电器、大宗石墨烯还是大宗锂电池,肯定不可能是地球上的生意。

  所以她早就跟好风景打了招呼,让她夹带自己“出关”,梅老师也不好意思不关照她毕竟红姐的困惑,也是她经历过的。

  所以当冯君看到,红姐从灵兽袋里出来的时候,也只能哭笑不得地咧一咧嘴,“我说,你至于这样吗亏得是我带梅老师来个僻静地方,万一被人发现怎么办”

  红姐怔了四五秒,才算抵消了位面跨越的眩晕感,她晃一晃脑袋,“你带梅瑾来,肯定都是没人在的地方,怎么嫌多了我一个人碍事”

  目前她在洛华庄园,见了他也是“冯大师”或者“冯老大”啥的,但是跟他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哪怕梅老师也在,她也忍不住傲娇一下,这是女人真正喜欢上一个男人的节奏。

  “这个也不是这样啦,”冯君也是拿她没招,“前一阵我进阶了,出尘高阶的聚灵阵最近收起来了,只能去小院里修炼,跟我进院子吧。”

  红姐早就猜到他在什么地方进阶的出尘二层了,所以很干脆地表示,“等我蜕凡六层了就回去,反正不走字儿的,要不然我怎么面对那些小姑娘”

  冯君看着她,有点无语,您这修为跟资质有关,跟走字儿不走字儿真没啥太大关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数据修仙,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大数据修仙 大海资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