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君听完陈钧胜的陈述,也忍不住感叹一句,“这景青阳的运气,还真是不错。”

  原本连仙市都进不来的,机缘巧合被他看中带了进来,又遇到了陈钧胜这曾经的先天。

  景青阳最大的运气,是在于斩杀了一个炼气期,而且是身家丰厚的那种——这真的相当罕见,谁出来打劫,身上还带现金和武功秘籍?

  这基本上已经是主角的待遇了,更别说主家还允许他拿走秘籍。

  当然,还有一点也相当重要,他能在陌生的修仙界,找到值得信赖和托付的人。

  这真的不容易,如果所托非人的话,区区的一个先天高手,保得住秘籍和百块灵石?要知道,他们在修仙界连绿卡都没有,只有短期的工作签证,死了就是白死。

  陈钧胜陪着感叹一番,然后又主动交代,自己利用宅院的资源,赚取了一些灵石。

  对冯君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大事,能自己养活自己,总比只会花费他留下的灵石要强,而且陈钧胜也没有隐瞒这方面的情况,这就足够了。

  “好了,这些我都知情了,”他点点头,“你把经历的重要事情整理一下,回头拿给我知道,现在也没什么事情,你去跟钧伟聊天吧,毕竟很久没见了。”

  说完这些,他去后院找孔紫伊去了。

  孔紫伊的适应能力很强,以前她基本上没住过这种低端的小院,现在居然拿出了一台冰箱,正在笨手笨脚地接线,想给它通电。

  冯君虽然是文科僧,做这些还是没有问题的,赶忙上前接过这个活,顺便告诉她,冰箱一般都是放在厨房里的,走两步就能拿冷饮,当然,你嫌麻烦的话,房间里放一个也没问题。

  刚通上电,陈钧胜在对讲机里呼叫,说坊市的姚执事求见。

  姚执事求见的不是冯君,而是孔紫伊,他有一个哥哥在太清派,自己也在太清的坊市里做过管理,非常清楚孔紫伊在素淼真人面前有多么得宠,听说她入境,马上就赶来了。

  他还不是一个人来的,居然拉上了沧海书屋的苏老头,以及苏老头的小孙女。

  苏老头有个孙儿在太清派,这就不是外人,更别说他还跟冯君做过生意。

  聊了一阵之后,又有人上门,却是梁易思听说冯君来了,主动上门求见。

  他在跟薛家的一役中,被斩断了一条腿,后来虽然接续上了,但是散修用不起太好的灵药,又耽搁了一些时间,断的那条腿萎缩得厉害,走路是一瘸一拐。

  可就算是这样,他依旧是季平安队伍中难得的一员悍将。

  他是来感谢冯君的,并且邀请冯君去自己家坐一坐。

  冯君拒绝了他的邀请,表示自己很忙,不过倒是送了他十坛五斤装的“相思七分”。

  梁易思还没走,天通又有人来了,奇怪的是居然不是皇甫无瑕身边那几个。

  再一问才知道,原来是负责跟阴煞对接的蒋会长的人,来的人表示,蒋会长仰慕您很久了,冯山主若是路过阴煞的地盘,一定要记得知会蒋会长一声,他好做个东道。

  冯君却是记得,这个蒋会长,当初欺负皇甫无瑕欺负得不轻。

  现在这位主动来示好,十有八九是听说南宫有九的遭遇了,南宫上人在天通的级别可能略逊于他,但是总部的执事,却又有身在中枢的便利。

  冯山主能弄得南宫有九灰头土脸,想要求生都得看他的脸色,蒋会长心生忌惮也是正常。

  简而言之,修仙的人注重个人实力,但是必要的人情往来也肯定要有,世俗社会是人情社会,修仙社会同样离不开人情。

  斩情断性?不存在的!之所以斩,之所以断,无非是实力不对等罢了。

  有意思的是,瘸了一条腿的梁易思,对蒋会长的人一直绷着脸,哪怕对方是出尘一层。

  待此人离去之后,他才闷声发话,“此人跟南宫家走得很近,近期跟皇甫家多有龃龉。”

  看看,连派系斗争都有了,谁可能不闻不问地一门心思修仙?

  冯君对迎来送往并不排斥,但也不是很喜欢,今天来拜访的人并不算多,可他依旧发现了一个趋势:很多自己不认识的人,都主动上门。

  当然,这跟他出尘期的身份有些关系,虽然上次从仙市走的时候,他已经晋阶出尘期,但那时才有几个人知道?而最近一年多,他在止戈山做得风生水起,知名度自然也就大涨。

  更别说,还有太清弟子发现了孔紫伊。

  所以根据冯君分析和判断,自己若是留在秋辰仙坊,只怕应酬会越来越多。

  仙坊本来就不是专心修炼的地方,虽然有修炼场所,有丹药、符箓、功法、器物、天才地宝等,但这里本质上,还是一个市场。

  前两天,他为了更好地治疗孔紫伊,轻轻地放过了南宫有九,心里本来还有点可惜,是不是该收下秋辰坊市核心区的商铺,现在他却释然了:幸亏没收。

  收了这店铺,被孔紫伊小看倒是在其次,关键是——这里绝对不合适修炼。

  哪怕他心里清楚,温柔乡是英雄冢,又怎么舍得不去经营?

  当天夜里,皇甫无瑕并没有前来看他,第二天一大早,天才蒙蒙亮,冯君就带着杨上人离开了——再不走,被皇甫无瑕堵住就不好了。

  孔紫伊发现了他的离开,思忖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跟上去。

  冯君说她外婆的话,她仔细地考虑过,发现用在自己身上也合适——我自己的病,让医者去操心就好,我若过度关心,影响了术者的施为,对我来说并不是好事。

  一般的患者,肯定影响不了医者,但是金丹真人的至亲,绝对不是一般患者。

  冯君离开时,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心里却异常地警惕,他不想被任何人盯上。

  带着杨上人出了坊市,他放出光阴梭,又带其飞出了两百余里,才降落下来。

  杨上人出门之后就一声没有吭,直到这时,才吐出四个字来,“要开始了?”

  “是的,”冯君点点头,正色发话,“符上人应该跟你讲过事情经过了,所以我建议你,把防具、储物袋这些都取下来,我并不在意你抵抗,但是……终究会影响效果,多受几次罪。”

  杨上人默默地取下储物袋,又从怀中取出一颗乒乓球大小的灰色珠子,又从头上取下一根玉色的簪子,一起放到了旁边。

  他已经自认是必死之人了,但是要死也只能死在冯君手里,否则就太划不来了,所以身上多少有些防具。

  放下防具,他还不忘说一声,“这些物事,都是我杨家之物,陈上人若是看不上,还请交给南宫家,由他们转交我家。”

  “你倒是蛮信任南宫家的,”冯君不以为意地笑一笑,“我没看出他们有多么值得信任。”

  杨上人当然也不是无条件相信南宫家,起码南宫有九推诿责任的态度,就令他相当不舒服,只不过眼下说这个也没什么必要——他的防具性能不错,但都是一次性的消耗品。

  正经是冯君这么说话,让他生出一些好奇来,“我会受几次罪?”

  “我也不清楚,”冯君摸出一个缚灵阵的阵盘,放在地上,“你进去吧。”

  这是他用来掩人耳目的,既然会在杨上人身上多做几次试验,他绝对不会让对方得出什么有效的总结——比如说“只有身体接触,我才会昏迷”之类的。

  要知道,他可是差一点就要跟不胜真人扳手腕的,这样的总结一旦传到季不胜耳中,金丹真人估计会猜到一些事情。

  杨上人看一眼缚灵阵,嫌弃地皱一皱眉头,“炼气初阶……你不会觉得这样的缚灵阵,能对我产生什么影响吧?”

  冯君不以为意地笑一笑,“只要你不反抗,试验就做得下去……否则确实没什么意义。”

  他还有更好的缚灵阵,但是当初解析缚灵阵的时候,一不小心多做了几套,想到自己只是要轻微地束缚住对方,这个缚灵阵是绝对够用了。

  杨上人的嘴巴又撇一撇,却是没有说任何话,直接站到了缚灵阵中间。

  冯君发动了缚灵阵,看到对方不做任何反抗,牢牢地被缚灵阵束缚住,他才出声问了一句,“你不想知道,我到底是在做什么测试吗?”

  “嗯?”杨上人闻言,顿时就是一愣,不过紧接着,他就觉得眼前一黑,思维就此停顿。

  冯君把杨上人带到地球界的小树林的时候,好风景甚至才离开不到十米。

  听到身后有动静,她猛地回头,然后眉头就是微微一皱,“我去,这是……又来一个?”

  “我也不想这么频繁啊,”冯君无奈地笑一笑,“但是这件事情办好了,没准我能得到一个十万方以上的储物袋。”

  他不说是为孔紫伊治病,目前他的女人已经有点多了,而且隐约有点争风吃醋的征兆,他不想让后院的醋味更大。

  梅老师闻言眼睛眨巴一下,又微微颔首,“那么大的储物袋,得不少灵石吧……十万?”

  冯君笑一笑,“也许还不止,反正不管怎么说,是有得忙了。”

  就在这时,不远处有一个声音响起,“这是……又换了一个人?”

  (第一更,贺盟主九龙司青衣,召唤双倍月票)

  /txt/79614/

  _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数据修仙,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大数据修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