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佳听到这个“滚”字,一张白脸顿时就涨得通红——你敢这么跟我说话?

  他听说孔紫伊和皇甫无瑕去了卢家老宅,马上就赶了过来。

  刘家的血统真的不错,起码皮囊绝对过关,男的英俊女的漂亮,否则的话,也不会有女修被真人看上,而刘永佳在刘家都算得上相貌出挑。

  他匆匆赶来,也是有点是私心,他希望自己能借着相貌,重复姑姑的奇迹,攀上高门。

  在他看来,能攀上孔紫伊是比较合适的,实在不行,皇甫无瑕也不错——因为他的条件太杰出了,他从来就没有看上过庸俗脂粉。

  这次卢家覆灭,刘家因为祖地不在坊市内,没有第一时间参与,但是刘永佳却是深深地后悔,没有接触到那两位可以助他青云直上的女上人。

  这一段时间里,他甚至在反复思考,要不要主动去灯笼镇拜访对方。

  不过最近大家都在消化卢家的盛宴,他实在是分心乏术——别的不说,眼前这块地还没落实了呢,要忙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又比如说,在赶来之前,他本来是在下面核实灵田的,刘家买的很大一块灵田,有相当一部分的地契出了问题,这需要沟通——卢家可以不讲理,刘家不好意思跟乡亲彻底撕破脸。

  他在赶来的途中分析一下,觉得对方做得有点不合适——你们接受段家的示好,考虑过我刘家的感受没有?你们身后固然有后台,我刘家也不是没有根脚的呀。

  尤其是,门派弟子进入门派之后,要跟世俗斩情断性,而空明山算散修联盟的,散修没有那么多规矩,更别说刘家攀附的是柳二真人。

  前文说过,空明山只有两个真人,柳家兄弟——柳大和柳二。

  其实严格来说,柳大的排行是老三,柳二是老七,但是家里就俩金丹,所以就这么叫了。

  反正听到“滚”这个字,他是真的有点受不了,尤其是,他自身的条件太好了,平日里路也走得顺,奉承的人多,就有点忘乎所以。

  他总觉得自己不差皇甫无瑕多少——你家有金丹老祖,我姑姑家里有俩呢。

  要是换了孔紫伊,他还得掂量一下,皇甫无瑕的话,他的笑脸就沉了下来,“皇甫会长,此地产权并不明晰,这是坊市里的意见。”

  皇甫无瑕冷冷地看他一眼,又轻轻地吐出一个字,“滚!”

  别人会觉得,遇到这种事,双方需要沟通一下,因为刘家身后毕竟有两个金丹。

  但是皇甫会长对这种事太熟了,对方身后有几个金丹,不代表这几个金丹一定会站出来,为其撑腰——皇甫无瑕遇到大事,也不敢指望,老祖一定会支持自己。

  别奇怪,这里的金丹真人,个顶个都是见多识广,好吧,或者偶尔有个把脑残,但是绝对不多,因为金丹大多时候不代表自身,他要为家族负责。

  遇上只图自己爽的金丹……那也是有的,但是一般来说,这样的家族长久不了。

  皇甫无瑕敢这么说话,并不是仰仗身后有老祖,而是认为自己没错。

  别人只看到,冯君等人贸然插手刘家和段家的恩怨,好像是有点咸吃萝卜淡操心,比如说天通那边就想——你们争斗可以,别拉我们挡枪。

  皇甫无瑕虽然年轻,但是听到的、见到的这种事多了,她非常明白双方气场不同,能产生一些变数——你觉得自己委屈了,当然就会生出一股不平气来。

  双方争斗,气场上肯定是要压住对方的,要让对方感受到,我是对的你是错的,这才是正常操作——具体到这件事就是,我们不是为段家挡枪来的,而是……你们做得不对!

  原本她还没有压制对方的信心——起码不是特别有信心,这种事情,能不掺乎是最好的。

  但是当她感受到,冯君对战利品被人廉价瓜分,产生明显不满的时候,她就意识到了借力点——或者说是道德制高点。

  刘永佳听到第二个“滚”字,脸色越发地红了,真的差一点就想暴走了。

  然而下一刻,他发现对方的脸上似乎挂着寒霜,顿时就是一愣。

  你辱我在先,居然还敢给我使脸色?

  若是一个无脑之辈,估计顿时就发作了,但是刘永佳的智商并不算低,他怔了一怔之后,扫视一眼冯君和孔紫伊,发现那俩的神色也不是很好看。

  于是他硬着头皮,继续出声发问,“敢问皇甫会长,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皇甫无瑕根本懒得再回答,倒是旁边的段上人幸灾乐祸地冷笑一声,“三位上人面前,你也有资格说此地的产权?一个月以前你怎么不说?”

  刘永佳闻言,顿时恍然大悟,合着这三位是因为这个生气。

  他只站在刘家的角度上考虑,当然会觉得对方过分,但是换位思考一下,他就终于反应了过来,怪不得对方不理会自己,人家是对坊市低价瓜分卢家的财货不满。

  他的一口气顿时就平和了很多,很能理解这三位的反应了——这就是气势导致的。

  但是他也不觉得,刘家有多大的错,所以深吸一口气,沉声发话,“几位可能误会了,卢家三凶虽然是伏诛,但是坊市内的物品拍卖,原本就是坊市内部事情。”

  孔紫伊怪怪地看他一眼,“此地我本来想辟为太清弟子的联络处,后来为了太清的名声,为了维护坊市的威严,交给了坊市……我若是不交还回去,坊市能奈我何?”

  刘永佳顿时哑口无言,坊市还真的无法拒绝这种可能。

  冯君也冷冷地发话,“我们本来是想给坊市增加些收入,博取一些名声,你们这私相授受,慷的是我们的慨,你还居然好意思说我们不对,难道我们看起来真的很可欺?”

  皇甫无瑕冷哼一声,“姓白的跑了也就算了,你们做这些事情,打个招呼不行吗?恐怕是你们鸣砂坊市眼中,根本就没有我们几个吧?”

  刘永佳闻言大骇,事实上不止是他,听明白的人,无不脸色大变——这几位居然将矛头指向了坊市?

  其实刘永佳觉得,对方的指责有不对的地方,坊市拍卖自有章法,里面的那些猫腻,主要还是大户之间商量,谁没事吃撑着了,去请示外人的意思?

  而坊市的相关管理者,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这种现象采取了默许的态度,其中的相互默契,能拿出去说吗?

  不过刘永佳这些道理,也是无法宣诸于口的,既然对方怨念这么大,他也只能转身走人。

  回到刘家,他将了解到的情况一说,刘家人也傻眼了:那三位是要强行介入?

  刘执事在坊市里有公干,回来得稍微晚一点,他是刘永佳的叔叔刘辇信。

  听说了事情之后,他冷笑一声,“说到底,还是高韬央他们出头了。”

  刘永佳对此还是有点耿耿于怀,“我就说嘛,那三位不可能小气成这样,果然是高匹夫做为,过一阵一定要教训一下那厮。”

  “你长长脑子行不?”刘辇信白他一眼,“问题是现在事情挑开了,也就只能这样了……你要清楚,那三位也都是要面子的!”

  刘永佳听得就是一愣,“那这块地……咱们就真的不争了?”

  “还争什么争,”刘辇信气得一拍桌子,厉声发话,“我早就跟你们说过,这是个捡便宜的机会,但是捡便宜也要差不多一点,不要太贪……太大的便宜,咱刘家的胃口吃得下吗?”

  就在这时,一名族老出声发话,“要不要联系一下空明山?”

  “联系他们做什么?”刘辇信没好气地回答,“人家姓柳,不姓刘,这种丢人的事儿,还嫌知道的人不够多吗?”

  “觉得还是有点亏啊,”刘永佳不无遗憾地叹口气,“毕竟你已经得罪了高韬。”

  “这也算得罪?”刘辇信不屑地笑一笑,“我又没把他的糗事儿捅出去,你们放心好了,他绝对没能力报复的,再说了……咱刘家怕他吗?”

  刘家终究是跟金丹家族有联姻的,不管关系远近,终究是一层不错的保护。

  顿了一顿之后,刘永佳出声发话,“辇信叔,你说我要不要多跟那个冯君接触一下?”

  他是打死都不想再接触孔紫伊和皇甫无瑕了,没错,他固然是存了一颗攀附的心,但是他也有属于自己的骄傲,你看不上我?我还看不上你呢。

  不过那个冯君……似乎看起来不是特别难说话。

  刘辇信看他一眼,沉吟一阵才轻哼一声,“没必要,这时候上杆子接触,没的让人小看了,咱刘家不靠他们,也一样发展得好。”

  就在这时,一名刘家子弟快步走了过来,“执事,最新情报。”

  他也是在坊市里当差的,所以管刘辇信叫执事,而不是上人。

  刘执事拿过来对方手里的消息牌,只看了一眼就愣住了。

  传送阵里来了三名出尘上人——三名上人并不奇怪,奇怪的是,他们全是太清派的。

  其中一人正是刚刚离去的安雨虹。

  刘永佳也看到了这个消息,顿了一顿,他弱弱地发问,“真的不跟冯君接触一下?”

  刘辇信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别去惹事就已经很好了!”

  (六月第一更,求保底月票。)

  /txt/79614/

  _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数据修仙,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大数据修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