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峰主的理由,最终还是让唐世勋无法拒绝。

  派里受“隐性罡风金”影响的弟子,相对数量不多,但是绝对数量并不少。

  天曜和无为两峰,占了风属性弟子的一半还不到,目前随便就挑出了三个可以测试的。

  大头空行峰就别说了,其他六座峰里,也有隐性罡风金的弟子。

  九峰之间有微妙的竞争关系,天曜峰独占两个测试弟子,无为峰好不容易稀里糊涂蹭了一个名额,峰主当然是希望唐世勋能在峰里修炼,好观察修炼的反应。

  而且峰主还说了,你如果能在太清修炼的话,雷室的修炼时间我去争取。

  太清的雷修不多,但是身为堂堂的四大派之一,雷电修炼室肯定是有的,因为是小众修炼室,有时候比较空闲,有时候就人满为患,

  关键是……灯笼镇那里没有雷霆修炼室,冯君倒是整出了什么发电机,但是那样的电量,炼气期或者出尘初阶可以修炼,出尘中阶就未必了,更别说出尘高阶。

  唐世勋倒不是很在乎其他原因,主要是峰主想观察他修炼的反应,他就觉得自己不能在灯笼镇修炼。

  而且,灯笼镇也确实远了一点,他现在还想抱丹的话,必须得抓紧时间了。

  但是他不可能得罪冯君,哪怕是太清坊市里,也有《炎阳天雷经》卖,而且两万一就愿意卖给太清的出尘巅峰,比天通的价格还要低一千五。

  天通的功法是贵了一点,但是皇甫无瑕跟冯君的关系很好,而且……凭良心说,唐世勋并不喜欢在太清坊市买东西——因为他真的太好说话了。

  在没有人竞争的时候,坊市卖给他的东西不会是特别便宜——当然也不可能贵,但是在有人竞争的情况下,坊市里的行商卖给他东西,偶尔会格外便宜。

  但是这种便宜,是要欠人情的人,唐世勋不喜欢欠人情,他喜欢别人欠自己人情。

  反正他觉得,这本炎阳天雷经还是要在天通买,不能退货。

  而且他还非常遗憾地向冯君和孔紫伊表示:我本来是想来这里修炼的,但是峰主希望能随时观察我的修炼,实在是抱歉了——毕竟无为峰有八九个疑似隐性罡风金的弟子。

  当然,这只是官方数字,事实上,有很多人信心里有了猜疑,都不敢直接说,尤其是炼气弟子,一旦说出来,直接就被踢出山门了——你当下散功重修都未必留得下来。

  冯君的估计是,无为峰下,起码有三十个隐性罡风金。

  三十个隐性罡风金,按说数量不少了,但是无为峰一共有多少弟子?三万都打不住。

  这些弟子里,风属性起码有三千,也就是说,风属性也只有区区的百分之一的概率。

  其实冯君认为,这种有隐患的体质未必到得了百分之一,不过这也不少了,想一想空行峰起码五千名风属性弟子,隐患有多少自不必言,而这里又有多少是风雷隐金体就更难说了。

  所以说相对数量不多,绝对数量不会少。

  唐世勋的选择,冯君能理解,然后他又问一下苏元江的情况。

  苏元江那真不是一般的耿直,回去之后请缘明真人分析了一下之后,发现没有问题,已经在着手散功事宜了,并且表示等到炼气巅峰的时候,会来白砾滩走一趟。

  不过唐世勋说起他来,总是忍不住想笑,连着散功重修两次,也真的是没谁了。

  按说这种悲惨遭遇是不该嘲笑的,尤其苏元江也是个相当好的苗子,不过唐上人认为,现在的苏元江走的才是正路,没有在错误的路上走下去,当然是可喜的。

  唐世勋在白砾滩待了一晚上之后,第二天就离开了,不过段上人又来了。

  他来是告诉冯君,对白家人的审讯中得知,前一阵坊市上散布阴煞派看上白砾滩宝藏的事情,就是白家人做的,目的一来为了给冯君拉仇恨,二来也是分散冯君的注意力。

  现在别说白家,就连坊市里的阴煞派弟子,等闲也没谁提起白砾滩,素淼真人的出手,真的是吓住了不少人。

  第二天,安雨虹正式开始用电淬体,修炼《阴浮雷》——至于说雷电,找冯君就好。

  而孔紫伊在修炼的同时,为她护法,再加上还有个皇甫无瑕,安全得很。

  她的修炼效果也不错,猜到中午就找到了感觉,要不说出尘上人就是不一样,上手很快。

  冯君见状,再次悄然离开了手机位面,为张采歆送去第三批原油。

  三批原油终于装满了三艘油轮,而这时候已经到了凌晨四点。

  冯君带着张采歆飞走了,来到了悬崖上的聚灵阵里,四人开始打坐回气。

  眼瞅着天快亮了,红姐出声发话了,“还不走吗?”

  冯君笑着回答,“歇一晚上就离开的话,我何必搞这个聚灵阵?”

  红姐不解地发问,“那你还要做什么?”

  “还有别的事儿呀,”冯君笑着回答,“你们不想看一看,这些人发现油轮被灌满之后,是什么样子的吗?”

  不得不承认,恶趣味谁都有,只有好风景似乎不太以为然,不过看到大家兴致勃勃的样子,她也只是笑一笑。

  四人选择的这个地方不但隐蔽,视野也非常好,在天擦擦亮的时候,已经有人解开了岸边的小艇,冲着油轮开了过去。

  其实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开始拨打冯君的电话,想要知道他的活儿是不是干完了——因为从夜视镜里可以看出,那俩人已经飞走了,油轮吃水也很深了。

  但是别说冯君了,其他三人的电话也都联系不上,手机在储物袋里,特殊手段都无法定位。

  所以拖到天擦擦亮,这边终于主动去接触油轮了。

  具体过程也就不用说了,需要说的是,沙滩和一艘游艇上,各有一台大口径高精度的夜视仪失踪,相关人员全部昏迷,后来渐次醒来,依旧是头痛欲裂。

  这边于是就不肯答应了,电话直接打到了喻志远那里,哇啦哇啦把情况说一遍,然后质问——我的人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吗?

  喻志远一听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所以很干脆地回答——十海里是人家的最低要求,不是说超过十海里你就什么都能干了。

  “大明大方地打擦边球,不收拾你收拾谁?第一次就敢这么做,以后指不定你还想啥呢……我跟你讲,望远镜什么的别跟我说,退赔也不可能,人家都说了,大不了不卖原油。”

  这边也有点不服气,“呦,谁的头这么铁呀?我真的很想知道他的名字。”

  喻志远也不含糊,“我真的敢告诉你他的名字,就怕你不敢听。”

  这边其实也就是随口一说,他们也猜出来了,供货的十有八九就是洛华,毕竟上百亿的款子就在账上趴着,瞒得了谁?

  所以他退而求其次,“好吧,几台设备不算啥,但是我的人集体昏迷,现在还头晕恶心想吐……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喻志远感觉情况有点不对,“又没有死人,你还打算怎么办?直接冲我来。”

  这边见他铁下心思大包大揽了,于是笑着回答,“喻总的火气大了点吧?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打听一下……会不会是什么次声波武器?”

  喻志远难得地停顿了一下,然后冷哼一声,“看来你对军队的事情挺感兴趣?”

  这边听到是这样的话头子,真的是再也不敢接茬了,那个领域不是他能惦记的。

  喻志远反驳了他,但是挂了电话之后,自己心里反而是有点没底:让很多人瞬间昏迷,醒来之后依旧头疼欲裂……别是真的次声波武器吧?

  他倒是不信冯君能搞出来这个,但是万一……是从别的国家偷来的呢?

  沉吟一阵,他给冯君拨个电话,可惜那边的手机执着地“不在服务区”。

  接下来一白天,三艘油轮都在那里停着,一艘又一艘的船驶来,有人上有人下,更有不止一拨人拿出样品来化验。

  因为是大白天,冯君四人也不好公开离开悬崖,就躲在树丛后,对着这些人指指点点。

  悬崖上看风景是不错,但是呆在原地看上一整天的话,谁也不会觉得有多浪漫了。

  风景看腻了,又不能玩手机,三女委实有点无聊,也就是烧水冲茶,再打一打双扣啥的。

  茶水喝多了也不好,这地方没厕所不说,旁边还有各种小动物虎视眈眈。

  可以想像一下,如果六七米外有几条蛇盯着,脱了裤子蹲下来方便,得有多大的勇气……

  天擦擦黑的时候,张采歆建议马上回去,冯君沉吟一下发话,“再等一等吧。”

  等天色大黑,他就钻进了帐篷,又一次进入了手机位面。

  这边安雨虹修炼得正兴起,皇甫无瑕看得眼热,也在旁边不远处修炼了起来,孔紫伊连续修炼多日,基本上把精气神补充得差不多了,捧了一本书在那里看。

  冯君等天黑之后进来,冲她使个眼色,她心里就明白了,合上书默默地出去,然后低声发问,“今天晚上继续?”

  冯君点点头,转身就走,走了几步才用神念传话,“这一次我打算力度稍微大一点,你看呢?”

  “没问题,”孔紫伊很干脆地回答,“我不是那种吃不了苦的人。”

  (第一更,贺萌主灵狐太忠,顺便召唤月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数据修仙,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大数据修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