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世勋之所以能成为太清最有名的隐性罡风金,一来是他的修为,二来是他的无为。

  简而言之,这家伙发现自己是这种噩梦体质,根本没有丝毫的掩饰,直接就宣布出来了。

  然后他就无为了,但是关键的是,他还是出尘九层,只差一步抱丹。

  这个榜样的力量,对太清而言,实在是太糟糕了,所以对外封锁一切关于唐世勋的消息。

  封锁是不是成功这不好说,但是唐世勋在太清内部,是彻底地红了派红,不是网红。

  空行峰晓松真人当然也听说了此人,而这一次的消息风暴中,此人就是重点。

  能让一个真人耿耿于怀的外峰出尘上人,真的没有几个。

  晓松真人赶到了无为峰,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无为峰真的找到了解决隐性罡风金的法子,那对于空行峰来说,真是再好不过的消息了。

  他一直想通过自身的努力,摆脱祖辈的阴影,虽然这不太可能,但是他从没有放弃。

  他对无为峰峰主的印象并不算好,一个叫晓松,一个叫晓冬名字就相克着呢。

  无为峰峰主晓冬真人倒没有隐藏的意思,说我们最近在甄别风雷隐金体嗯,你别误会,是天曜峰牵头的,我们就是配合而已。

  这事儿轮得到缘明真人牵头晓松真人就觉得,这话有点扯淡。

  两人正聊着呢,唐世勋的汇报就到了,通讯纸鹤是两人一起看的。

  两个真人面面相觑,半天之后,空行峰的晓松真人发话了,“私人订制的功法师兄你厉害啊,弄出个风雷隐金体不说,居然还能找人推演功法。”

  无为峰主也懒得理他无为的嘛,“嗯,我就是这么厉害。”

  然后他就对着唐世勋吩咐一句,“有效果很好啊,继续修炼。”

  晓松真人就沉不住气了,“小唐啊,你们峰主从哪里找的人帮你推演的功法”

  “晓松真人”唐世勋有点迷糊,不过这个问题,他知道该怎么回答,“不是我找的人,是天曜峰峰主发现的,我就是跟着沾了点光。”

  “缘明兄的运气不错呀,”晓松真人一听,还真不是晓冬真人忽悠自己,“那我去找他问一问好了。”

  缘明真人见空行峰主找上门问此事,他就明确表态,这件事是我张罗的,倒不是有意隐瞒你空行峰,实在是我不太清楚效果,打算试验一番,有了好结果再告知你。

  晓松真人跟他的关系不错,就说既然如此,你将此人带回山来就好了,咱们也好就近了解他,何必还要弟子们跑来跑去的,来回路上要耽误不少时间。

  缘明真人无奈地表示,那人虽然是散修,却是跟紫霞峰的女弟子在一起,而且那位的推演水平,是受了素淼真人称赞的,要不然我哪里敢随便试验

  晓松真人越发地懵了:紫霞峰主居然也认识他这小小的出尘散修,很了不得嘛。

  不过,他还是希望,能将那个什么山主带回山来,就近了解相关信息。

  缘明真人则是表示,这得看人家的意思,毕竟是识得素淼真人的,就算咱们可以强请,那紫霞峰主的面子要不要了

  要不,现在就跟素淼真人联系一下

  晓松真人表示反对,说咱们先派弟子去相请,指不定对方就愿意来呢,如果先跟紫霞峰主沟通了,她反对的话,再有其他招也没法用了。

  缘明真人觉得有点奇怪:你一向眼高于顶的,怎么就盯上一个散修了呢

  晓松真人把自己在无为峰的见闻说一遍,“不但可以针对性地修改功法,效果还非常好,似此奇人,也当得起太清一个客卿了,自然是要笼络住的。”

  缘明真人想得比较多,他忍不住提出一个问题,“既然是这样的情况,那个叫孔紫伊的紫霞峰弟子,不可能看不出他的重要性吧,为什么她没有向派里推荐此人”

  晓松真人想一想,觉得也是有点难以逻辑自洽,“那估计是有隐情了,既然如此,我多派两个人去,也好体现出诚意。”

  “你可拉倒吧,”缘明真人毫不客气地反驳他,“素淼真人给面子,这是我天曜峰的功劳,你居然想插一杠子,有点过分吧”

  “瞧你那点出息,”晓松真人不屑地哼一声,做为仙二代,他手头真的不缺门派贡献,“我就是想让空行峰的弟子们方便一点,没别的意思,那你派人一起去好了,事成算你的功劳。”

  两人商量妥当之后,根本就没有跟无为峰打招呼,就各自派出了弟子。

  天曜峰派出的是首座大师兄孙无锋,妥妥的出尘巅峰,目前正在磨合道意,一旦时机成熟,就可以冲击抱丹。

  孙无锋的战力极强,关键是身为首座大师兄,他办事也相当稳重,是缘明真人不可或缺的助手,只不过这一次天曜峰要在两峰的合作中占据主导地位,才将他派出去。

  空行峰则是派出了两名出尘高阶,一名是才入出尘九层的李只身,一名是出尘八层的谢轻云,其中李只身是剑修,谢轻云却是隐性罡风金,在出尘八层已经耽搁了四十年。

  至于说谢轻云是不是风雷隐金体,晓松真人根本就没请毒鹤供奉推演不是所有人都能轻易地请动毒鹤,空行峰主认为,与其搭一个不大不小的人情,还不如让冯君随手测一下。

  从本质上讲,晓松真人就是将冯君看做了派里的客卿,虽然也不可能随意指派,但是用起来比供奉方便得多。

  除此之外,空行峰还派了四名炼气九层的弟子,说是服侍上人师叔。

  事实上,这四人都是在炼气巅峰停留了不短的时间,有大概率是隐性罡风金,晓松真人不会故意去问,但是他心里有数,平日里只是不说关键是说了也没用,还影响峰里气氛。

  晓松真人这是做了两手准备,万一冯君那边有隐情,不好请动的话,那就让他帮这几人推演一下,也算没有白走一趟。

  一行七人来到传送阵,正在跟守阵修者沟通之际,有人惊呼一声,“那一位师叔,好像就是紫霞峰的。”

  大家侧头看去,天曜峰首座瞬间就认出了此人,出声招呼,“万风万风师弟要去哪里”

  一道蓝影一闪而至,一个英俊异常的少年出现在大家面前,正是紫霞峰核心弟子鲁万风。

  他冲着孙无锋拱一拱手,笑着发话,“见过孙首座,见过空行峰两位师兄,不知几位唤我有何事”

  他们想了解的,当然是孔紫伊和冯君的事了。

  鲁万风一听这两人的名字,神色就有点不对,他看冯君不顺眼,对孔紫伊也不感冒,换句话说,他是暗恋着师尊素淼真人。

  不过对着其他八峰的弟子,他不能肆无忌惮地开口,否则素淼真人也饶不了他。

  所以他只是竭尽所能地贬低了一下冯君,什么没根脚的散修,什么扎根凡俗界还说现在东华国止戈山没有当初热闹了。

  止戈山的气象,确实降低了一些,那是因为冯君很久都没有回去了,库存的货物也卖得七七八八了,如果不是天通在那里还有分店,冯君是仙人的消息也传了出去,没准会更荒凉。

  鲁万风一直在止戈山周边呆着,帮着冯君看家,直到前一阵,才得了素淼真人的传信:止戈山的热度有所下降,觊觎的人也少了,你可以回来了。

  他在止戈山待了差不多两年,基本没怎么修炼过,现在终于可以回派里了。

  所以当他听说,这几位是打算去带冯君回太清的,马上自告奋勇地表示:我可以跟着你去,劝阻一下孔师妹。

  孙无锋和李只身当然不介意带他去,在这两位眼里,鲁万风不过是个小小的师弟。

  反正这一趟出的是公差,传送阵也不怕多带一个人。

  八个人传送到鸣砂坊市,因为有人穿着太清派的弟子服,一旁就有人惊呼,“咦,太清弟子莫非也是去灯笼镇的”

  因为这一次来的人都没有去过白砾滩,几名太清炼气弟子还去打听,白砾滩怎么走。

  打听了不多时间,弟子们面色怪异地回来了,不是没打听到地方很多人都知道白砾滩怎么走,关键是他们打听到一件事:孔紫伊手里拿着素淼真人的令牌

  因为手持这个令牌,她和冯君还带着人在坊市里大打出手,斩杀了三个出尘上人。

  孙无锋的面色如常,但是心里忍不住叫苦这事儿看起来是有点难办了。

  总算还好,他发现有人比自己还郁闷,“万风师弟,你师尊的令牌,是给了孔师妹”

  蓝衣少年英俊的脸上,就只差写一行字,“我心情很差”了,他真的是不善于掩饰内心情绪,“奇怪了,我没有听师尊说起过,怎么会给她呢”

  李只身一向很少说话,闻言眉头一皱,“是假冒”

  他的声音冰冷刺骨,剑修嘛,一向是用剑说话的,看他的样子,似乎是有帮紫霞峰清理门户的架势。

  谢轻云轻咳一声,“要不去坊市问一问他们应该清楚。”

  “不用去坊市,”孙无锋放出了飞舟,“太清的事,自己处理就好,何必让别人看热闹”

  三更到,召唤月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数据修仙,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大数据修仙 大海资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