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的午后,吴建国正恶狠狠地盯着手机屏幕里的儿子。

  他现在不在伏牛,而是在天南开一个行业会议,这个会议涉及到整个天南建筑市场准入的问题,必须亲自参加。

  所以目前,他是通过视频跟儿子沟通,“你说的这个小罗,现在都联系不上……我尼玛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蠢货?不会去找他家人吗?”

  “别骂我儿子!”吴利民的头像旁,冒出一个肥胖的中年妇女,她恶狠狠地发话,“他已经在派人找了……有本事你去把人找出来,在外面受了气,只会冲家里人撒气。”

  “你懂个毛线!”吴建国气得破口大骂,“我特么在找刘洪呢,他昨天晚上就失踪了,在他的地盘里失踪的……他的人都在找他,你知道这是啥意思吗?”

  中年妇女有点傻眼,但是她依旧坚定地护着儿子,“啥意思……没证据呗。”

  “哎呀,我早晚得被你娘儿俩害死!”吴建国气得一拍大腿,“没证据?那是说给外人听的,这是刘洪都吓得跑了……他连自己的人都不敢告,直接跑了!”

  “跑了……就跑了呗,”中年妇女其实也听出危机来了,但是她依旧嘴硬,“不过是个小混混,有啥了不起的?给你提鞋都不配。”

  吴建国倒不认为她这话说得不对,刘洪在郑阳,确实是好大的名头,张嘴跟盛唐要个三五十万的,吴总也会给但那是没把吴总逼急了。

  吴某人若是真翻脸,收拾刘洪,还确实不是多大事儿,主要还是看值得不值得。

  但是现在这件事,不能这么看啊能把刘洪吓得跑路的,这样的人物简单得了吗?

  问题的关键在于,他的儿子涉及了此事,他得出多少钱,才能让对方不再追究此事?

  吴建国不是个小气的,赔偿辉腾车就是一句话的事,对方的车拿过来,修一修也能用。

  但是勾结道上人物害人,还被人捉了马脚,那绝对不仅仅是钱的问题。

  就这件事,他赔得少了,对方可能不满意,可是……要是赔很多,他也疼啊。

  吴总沉吟片刻,终于做出了决定,“这样,先买辆辉腾赔给对方,要一模一样的,然后告诉他,说咱们正在找小罗……三天之内,会给对方一个交待。”

  “好吧,”中年妇人不情愿地回答,“我现在就联系那个家伙。”

  “不用你,”吴建国可是知道,自家老婆是什么性子,有点小气不说,还特别宠爱儿子。

  所以他不容置疑地发话,“小民,你和张叔去……别联系对方,直接联系你常姨。”

  “常姨?”吴利民闻言,有点傻眼,那不过是个娱乐场所的大堂,基本类似于妈咪,而且年纪并不是很大,你居然要我叫她常姨?

  “嘴巴甜一点,又不会死人,”吴建国没好气地瞪自己儿子一眼,“多说两句好听的,只会对你有好处,明白不?”

  “明白了,”吴利民点点头,他一向就是个听话的孩子,更别说他老爸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于是他又问一句,“我要不要送常姨一点小礼物?”

  “还不算太笨,起码比你妈强,”吴建国满意地点点头,一伸手关掉了视频。

  两个小时之后,面对找上门的吴利民,常经理有点发懵,“吴少你有事,打个电话就行了嘛,何必亲自来一趟,要我把屈总请来吗?”

  屈总是三哥起家时的跟班,跟了田总多少年,他才是演艺吧的总经理。

  “不用了,”吴利民笑着回答,然后一摆手,有人端过来了大大小小的盒子,“前几天有朋友从迈瑞肯回来,带了几套雅诗兰黛回来,为了表示对常姨的感激,我带了一套来。”

  常经理闻言,吓了一大跳,对她来说,名牌化妆品倒是不缺,可是她也不会嫌多,哪怕肤质、香型什么的不合适,她还可以送人这是绝对拿得出手的礼物。

  要知道,她管理着很多艺人的。

  不过她还是被对方的称呼吓到了,“吴少,我比你大不了多少,就是一打工的,你可不能乱称呼,传出去会被别人笑话的。”

  吴利民虽然年轻,但是智商也在平均水准之上,自然不会说“这是我老爸的要求”。

  他只是笑一笑,很真诚地发话,“常姨,这件事您帮大忙了,小吴我以前不懂事,多亏常姨不跟我见外,谁对我好,我心里有数。”

  然而,他越谦虚,常经理越不敢接下这话茬,她苦笑一声发话,“吴少,我真的承受不起啊,您要是愿意给面子,叫一声常姐我就知足了,要不然……这礼物您还是收回去吧。”

  吴利民虽然是个听话的孩子,但是家庭条件在那里摆着,不可能一点傲气都没有,见她一力推辞,也就借坡下驴,笑着发话,“行,常姐有令,我当然是得听了。”

  常经理也知道,对方专程赶来,又是礼下于人,肯定是有原因的,于是直截了当地发问,吴少你需要我做点什么?

  吴利民智商及格,肯定不会说刘洪失踪之类的话,他表示说,辉腾车已经订了,目前在路上,还请常姐跟冯总美言两句,我们正在尽力弥补。

  然后顺便地,他就说出了小罗的事情,请常姐跟对方沟通一下,三天之内必有交代。

  常经理一听,吴少的请求,大致还在情理之中,就没有拒绝,而是说她得请示一下,现在不敢就这么答应下来。

  吴利民又求告了一番,然后表示,自己晚上还会过来捧场。

  送他离开之后,常经理不敢有任何耽搁,直接拨通了三哥的电话吴少都管她叫常姨了,这事情明显更严重了,由不得她不警觉。

  然后,三哥就给出一个建议,说你了解一下,刘洪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娱乐场所的人,跟道上的人物联系极多,常经理此前是没去打听毕竟不关她的事儿,待她一打听,得到的消息,比吴建国还要详细。

  她甚至打听到了,刘洪不但先安排人打伤了冯君的朋友,还在天朝迪吧暗暗设下埋伏,外松内紧,下定决心打冯君一个冷不防。

  然后,信誓旦旦要对方好看的洪哥,居然就那么离奇消失了,别人可能猜他是跑了,但是有消息说,洪哥失踪的场所,见到了一些血迹。

  更有人表示,洪哥就算跑路,也不可能一个人偷跑,没有兄弟跟着,那真的太不安全了,而且,他的女人手里,还掌握着几百万的现金。

  所以他们猜测,刘洪更有可能是遭遇了不测。

  吓跑刘洪和干掉刘洪……这俩区别大了去啦,起码昨天打算埋伏冯君的那些枪手,都已经纷纷跑路了。

  常经理理清头绪之后,觉得“常姨”这个称呼,还真不是那么好应承的。

  不过她还是硬着头皮,给冯君打了一个电话,表示吴家已经订下车了,同时又收回了索要证据的要求,说都是那个姓罗的家伙在作怪,三天之内,吴家会给冯总一个交代。

  本质上,冯君还是个愿意讲理的人,而且他也觉得,吴少远远没有那个矮个子可恨,所以他顺水推舟地表示,看在常经理你的面子上,我再给他们一次机会。

  不过下一次,起码得吴利民出面,吴家手下人做出的事情,总让常经理你来说合,这个不合适啊不面见我这个受害者,明显是态度不够诚恳。

  常经理想一想,确实是这么个理儿,而且她也有必要让吴家父子知道,自己冒了不小的风险收你的那点化妆品,我真没白收。

  当天晚上,吴利民果然来了演艺吧捧场,只要上场的艺人,他就送个花环钱不多,是个心意,也不算高调。

  直到这时候,常经理才将相关消息透露了出来说得早了,他们不懂得珍惜。

  当吴利民听说,刘洪“可能”已经失踪,他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失踪”可不是“跑路”。

  他是个没主见的,于是马上就给老爸打电话,将最新的消息告知。

  吴建国收到消息之后,当即就表示,我明天一大早就飞回去,你也别太担心,对方既然答应了三天,这段时间里,你应该还是安全的。

  第二天吴总回来之后,先找了相关的朋友,调查刘洪失踪那一晚上的详细信息。

  这时刘洪失踪的消息,还没有引起警方的关注倒是有个别警察已经知道,刘洪不见了,可是对于混混而言,这种事不是常见吗?

  吴总的调查,是私下进行的,违反了很多相关规定,这是肯定的,他甚至求到了大名鼎鼎的“有关部门”头上,动用了一些人脉和金钱。

  以吴总的地位和影响力,全力出手的力道,肯定又比常经理强很多。

  调查了半天,吴建国惊讶地发现,刘洪还真的是消失了,从某一个时刻起,这厮的手机不但没了通话记录,甚至断开了通讯网。

  不过在断网之前,这个手机号码,曾经产生过一些数据流量。

  三更到,小年夜召唤月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数据修仙,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大数据修仙 大海资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