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端木老三的问题,木奉瑭一摆手,很干脆地表示,“我没说过这话!”

  他正色发话,“三叔,这些事我不知道,可能神医或许没有注意到他们在旁边修炼。”

  “懂了,”端木老三点点头,很耿直地表示,“有些事能做不能说,是这个意思吧?”

  “呵呵,”木奉瑭干笑一声,他能说啥呢?

  木家族老见状,心里不服气了,“我木家也是有人在修仙界的。”

  端木老三又是不屑地看他一眼,“说得好像谁家没人在修仙界似的。”

  仙凡有别,但是凡俗界也有不少修仙苗子,有可能进入修仙界,譬如说虞长卿和米芸珊,相较而言,那些大势力的子弟,进入修仙界的机会当然也会多一些。

  木家和端木家有人在修仙界,这不奇怪,但是进入修仙界,是要斩尘缘的,帮不上家族里什么忙,真要有心的话,那就努力修炼到出尘期,可以带挈整个家族进修仙界。

  所以他俩这话,也就是随口一说,姑妄言之姑妄听之。

  木家族老沉思一阵,转头看向族中唯一的妇人,“弟妹,我看这郎家女子,可为奉塘良配。”

  弟妹缓缓点头,正色发话,“我也正有此意,身壮而力健,是多子多孙的征兆。”

  “您二位想多了,”木奉瑭苦笑一声,“现在不是我看得上看不上人家的问题,而是说我有没有资格求娶啊。”

  他的母亲听到这话,不以为然地眉头一扬,就想说些什么。

  但是最终,她还是没有说话,在止戈山,世家联盟的身份,真的不是很好用啊

  不过木家来人松口了,木奉瑭心里最大的压力就没了,只要族里不掣肘,他还是很有把握将郎大妹追到手的。

  但是木家来了这么多人,又做出了这么大的让步,木奉瑭也不可能肆无忌惮地放飞自我花露水这条财路,他必须给族里一个说法了。

  他心里索性一横,得了,这条财路我上交了,你们爱分我多少,就分我多少好了,但是以后止戈山这边,我谈下来的财路,也跟族里无关了。

  这次,族老没有再任性,说你别暴躁,止戈山还有什么好东西,是咱木家能代理的?

  止戈山能被代理的凡俗物品,真的太多了,甚至包括发电机、农用车这些,其实都缺少代理,以前是等人找上门,然后是虞家车马行和米家的商行代为推销。

  至于说全国划分代理商,那还真的没有,通常就是看米家和虞家的销售能力。

  香烟、打火机、巧克力、香皂之类的小百货,那就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商在推广。

  这极大地限制了止戈山的发展,也可以说冯君在商业方面的表现,有愧于他所学的专业。

  当然,冯君并不是真的没能力,关键是他没时间,对他来说,修炼才是正道,其他的都是小道,再加上两个位面来跑,又没有啥得力的人帮忙,发展成这样也正常。

  就算眼下这局面,还是因为他修炼时必须有财力支撑,否则这点心他都未必愿意操。

  其他的诸如贡献点管理系统、通信设备之类,目前天通商盟在仙界推广,凡俗界依旧没有多少人推广和使用,不过这些系统实在高端了一点,费用也高,凡俗界推广不容易。

  木奉瑭随便拿出了空调机的业务,族里就大为惊叹,这玩意儿在南方太实用了啊。

  拿下了空调机的业务,顺便就拿下了发电机的业务,这很正常。

  不过止戈山方面说了,空调可以给你独家,发电机必须得再有一家这东西太重要,你不好好推广的话,其他买了电器的人,都要受到制约。

  木家很干脆地答应了,并且马上就地招募懂得安装发电机和空调机的人手。

  事态发展到这一步,木家终于认识到了,木奉瑭的最大作用,并不是一两条财路,而是他对止戈山的钻研,以及跟止戈山良好的关系。

  那是打通了止戈山主第一亲信的女儿的路子。

  四支的族老甚至有点希望,郎大妹看不上木奉瑭了我四支的好子弟也很多的。

  木奉瑭这一波风骚的操作,也让他跟端木家的关系更近了一步。

  端木老三不喜欢考虑这些事情,但是他可以有样学样啊,木奉瑭怎么做,他跟着学就行了,木家只能在一个郡里纵横捭阖,他有两个郡!

  以上这几章,并不是有意灌水,而是说冯君在推出香水之后,终于因为香水的热销,引爆了整个止戈山的货物输出能力。

  整整一个东华国,随着各地的代理纷纷赶来,冯君手里的黄金储量暴增。

  在木家族老赶来的这个月里,他手里的黄金,从两吨直接增长到了三十多吨,而且可以预见的是,这种暴增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还将持续下去。

  好像这些黄金,我得处理一下了,冯君偶尔这么想。

  一直以来,为了避免引起别人的关注,他把黄金收到手以后,就是囤积,可是三十多吨黄金,就是三千多万克,折合华夏币就是一百亿了这么大的单子,一般人吃不下。

  不过他暂时顾不上处理此事,因为这两个多月以来,他一直在琢磨改造止戈山的地脉。

  牵引地脉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作,需要相当长时间的摸索。

  他在地球位面的几次尝试比较成功,但那是因为地脉的品质本来就不高,提升一些不算太难,而止戈山的地脉不但品阶高,而且范围极大,牵引起来的操作难度也大。

  一般来说,他操作一天之后,就要去聚灵阵里修炼一天,一边复灵气,一边总结经验。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止戈山里的出尘中阶聚灵阵,是在一直运转的。

  聚灵阵的持续运转,等同于在烧灵石,冯君虽然得了两万多灵石,一直这么花,他也心疼。

  总算还好,皇甫无瑕知道他提升地脉的计划,也知道大量消耗灵气的必然性,她很干脆地表示,聚灵阵盘所需要的灵石我包圆了,算是我天通商盟的一点善意。

  没错,每天烧掉几块灵石,只是区区的善意,算不上投资,真正有本事的人,去哪里都会得到尊重。

  冯君不愿意占别人便宜,本来想拒绝的,但是转念一想,一旦地脉牵引成功,证明了他有这个实力之后,天通商盟上门谈业务的话,他能拒绝吗?

  只要对方开出的价格合适,他是不好拒绝的毕竟双方的合作越来越深入了。

  反正不管怎么选择,也是个不好拒绝,那为什么要避对方的善意呢?

  而且他并不清楚,这样的试验会持续多少天,这灵石一直烧下去,心里没底呀。

  接受了皇甫会长的善意之后,他心里就踏实了,索性是将各种猜测都实际操作一遍有人买单的感觉,还是不一样。

  一转眼,两个多月就过去了,冯君牵引地脉的心得,越发地多了一点。

  止戈山的一个小山谷里,地脉的品质已经提高了五成是稳定的五成,不再下降。

  而这个位面已经从初夏到了盛夏,时间过得飞快。

  这一天傍晚,冯君停止了牵引地脉,长出一口气,“看来得歇一段时间了。”

  山谷地脉提升到了这个程度,已经是很难了,他能继续提升,但是本质上没有什么意义了,以他的估计,这里最多能提升到七成,但是这需要海量的时间起码也要花费五六年。

  五六年的时间,多提升两成,实在划不来了。

  不过停下来之后,他也没着急离开,手里把玩着山河印,盯着山谷思索,接下来,该使用什么样的阵法继续呢?

  这个位面关于地脉的知识不多,但也不是一丁点都没有,总是有些大致规律。

  一般而言,除了元婴期的大能可以手动提升灵地地脉,一些大型的地脉,都是通过阵法来牵引的,只不过非常遗憾的是,没人知道该用什么样的阵法。

  冯君考虑这个问题已经很长时间了,他对阵法的认识虽然一般,但是解析阵法的能力强,所以动一动这个念头也正常。

  就在他发呆的时候,对讲机里传出了声音,“冯道友,皇甫会长来了。”

  冯君牵引地脉的时候,是禁止人旁观的,哪怕是天通商盟这种“赞助商”也不行。

  当然,因为是露天操作,所以如果皇甫无瑕有偷窥的手段的话,也是防不胜防。

  不过冯君对此并不是很在意,偷窥总是没有正大光明旁观的效果好,他禁止人旁观,只是表明一种态度,并不是一定要达到什么样的结果。

  真正的地脉变化和相对的调整,都是依靠手机里各种数据做出的判断,这样的牵引方式,他并不担心别人全部学了去。

  不过他也请了人做护卫,没有用止戈山的人,而是聘请了观泉谷潘家的两名炼气期子弟。

  潘家在销售解析聚灵阵中,得到了不少好处,也批发了不少止戈山的日用品去卖,收入不算少,而他们还想在止戈山的其他项目中得到收益,甚至派了人来跟无忧台合作。

  (十一月第一更,召唤保底月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数据修仙,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大数据修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