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董的逻辑,严格来说也不算错,约定的时间,为什么不提前出发

  在他看来,这种级别的项目谈判,肯定是要斤斤计较的,虽然盛世的盘子大,但是再有钱也不能乱花,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呀。

  所以谈判的先期,气势是很重要的,万一气势上差了一点,很可能对方会得寸进尺。

  但是他却忽视了一点,这个谈判原本就是他一厢情愿,冯君本人并没有卖洛华的打算。

  在冯君看来,自己能来见对方一面,那都是给喻家面子了,而且他又不是有意迟到。

  好吧,其实他心里想的是,迟到几分钟也无所谓堵车的因素,他是考虑到了,只不过没想到能堵这么久,毕竟现在这个时间段,一般不可能太堵。

  所以他等了二十分钟之后,直接就站起身来,“嘎子,买单,走人了。”

  话音刚落,红姐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打电话过来的是沈姐,“张姐,稍微等一等啊,路已经开了马上就到了。”

  齐董决定晾着冯君,但也不可能一声招呼都不打,所以沈姐主动打了两个电话过来,说他们也堵在了路上,请冯君稍等。

  二十分钟卡着点直接打电话过来,肯定是想让冯君他们继续等。

  齐董并不反对她这么做,生意场上的事情,双赢才是正道,羞辱对手这种事固然会很爽快,但是逼得对手拼死一搏,就很没必要了。

  红姐接了这个电话之后,也有心等上一等社会人必须不怕事,但是这并不代表,她需要到处惹事。

  不过最终,她还是看了冯君一眼,见他微微摇头,只能轻咳一声,“不好意思冯总的时间安排得比较紧,下一次吧。”

  齐董在那边听她这么说,翻了一下眼皮,然后摆了一下手。

  沈姐心领神会,“真的,现在路已经开了,再有三分钟两分钟就到了。”

  这倒不是她替齐董承诺时间,而是拖延的手段,一会儿拖个三分钟,一会儿再拖个两分钟,等的人也会生出一种“已经等了很久,不差多等几分钟”的心情。

  反正总共才十分钟,很容易拖的。

  齐董开始起身,去穿外套和鞋子,他穿好衣服坐电梯下去,再坐车过去,这些杂七杂八的时间,也得花掉差不多十分钟。

  然而就在他穿鞋的时候,听到沈姐苦苦地哀求,“别啊,张总反正您都等了这么久了,再多等三分钟好吗”

  他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迟到确实是他失礼了,但是他并不介意用这个名义补偿对方一点什么,问题的关键在于,两家即将展开的谈判,谁说话的声音会更大

  我让你等着,你就得等着

  然而下一刻,就听到沈姐大声“喂喂”了两句,然后眉头一皱,“这就挂了真没礼貌”

  笑容凝结在了齐董的脸上,他愣了一愣之后,才沉声发问,“对方挂了”

  沈姐愁眉不展地点点头,又小心地看他一眼,轻叹一声,“是,挂了”

  “再打,”齐董面无表情地发话,但是同时,他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自己穿衣服的速度。

  沈姐不住地打电话,对方却总是毫不犹豫地拒绝,直到两分钟后,大家已经出了电梯,那边才终于接起了电话,她忍不住长出一口气,“哎呀,你总算接电话了”

  “抱歉,”红姐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刚才在下楼和上车,顾不得接电话,现在坐进车里了沈姐你有什么指示”

  “坐进车里了”沈姐忍不住大叫一声,“别啊,我们马上就到了,马上就到等我们半分钟就行,半分钟总没问题吧”

  一辆豪华商务车悄无声息地驶来,车门自动地滑开,齐董面无表情地迈步上车。

  这里距离茶楼,还不到一公里,而且在研究院里行驶,不存在堵车的问题。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红姐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算了,等你们半分钟,其他事情也不是一句两句能说完的,回头吧。”

  “其实两句话就能说完”沈姐尖叫着,同时还小心翼翼地看齐董一眼。

  齐董也没有表态,只是一指车门,那意思很明显上车再说。

  他非常确定,只要能见到对方,他就能留下对方谈话。

  哪曾想,红姐拒绝得也异常干脆,“不用了,请你转告齐董,冯总的时间很忙,如果再想谈什么,请齐董来洛华庄园谈吧我们等了二十分钟,很给他面子了。”

  “可你们也迟到了呀,”沈姐实在太着急了,忍不住口不择言,“你这不是五十步笑百步吗”

  “我们本来都没必要来的,”红姐淡淡地发话,“冯总根本就不想卖庄园,所以我们迟到是真的堵车,你们迟到才是真的失礼,早干什么去了”

  她也没指望对方回答,问完之后,非常干脆地压了电话。

  司机小心地看一下后视镜,出声发问,“齐董,要跟茶社说一声,拦住他们吗”

  齐董一翻白眼,没好气地回答,“这也要问我”

  司机马上开始拨号,同时缓缓加速。

  不过非常遗憾,茶社那边说了,对方的车刚刚驶出去,“拦不住了,除非通知研究所的大门拦他们要通知一下吗”

  齐董闻言,颓然叹一口气,“算了,别让大门拦,要不然那家伙真的要漫天要价了。”

  从头到尾,他都是以一个商人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的,他了解过洛华庄园,知道那位确实是安心种树的起码这一两年内,看不出有搞房地产的模样。

  既然没打算搞房地产,那就说明,冯君没有太多的变现门路,两年三倍的投资收益比,应该拿得下来,而且,十五亿只是底线,上限还可以再谈。

  比如说,他可以报销修建山墙的费用,虽然这山墙建得有些莫名其妙,也相当地奢华,但是现在也算是白杏镇一景了很多人甚至认为,这是zheng府搞的面子gong程。

  齐董觉得,自己现在是跟冯君斗智斗勇,不能暴露自己的必得之心。

  冯君却根本不在意对方在想什么,他只是很明确地表示,“面子给过了,咱就不欠喻家什么了,再来吵吵的,一律撵走”

  自己迟到二十分钟,那真的是情有可原,确实遇上堵车了,查当天的交通信息都可以得知,但是对方迟到四十分钟不止,那就真不能看成是堵车。

  时间地点都是你定的,你不可能对周边路况一无所知,也不可能临时从很远的地方赶过来,那么怎么会迟到四十分钟

  这些事不会有什么证据,哪怕查路况信息,没准对方都能编造出一条艰难的路线,但是冯君又何必去查直接认定是这样就可以了。

  不过喻家做为郑阳的坐地户,那也不是一般的牛叉,第二天,盛世的人就联系李诗诗这是官方渠道,说中午十一点,齐董会来拜访冯山主。

  齐董终究是端着架子放不下来,他来见人,肯定要先把流程安排好这么大的人物呢。

  李诗诗直接拒绝了,说冯总业务繁忙,想来拜访的话,提前三天预约好了。

  结果中午十一点,盛世的车还就到了齐董没来,不过外人不知道。

  洛华庄园的门岗很忠实地挡住了他们,还吵吵了很长时间。

  结果当天下午,齐总的座驾来了,跟他一起来的,还有市林业局的领导。

  洛华庄园并不是铜头铁骨没有任何软肋,林业局和国土资源局就是当家的两个婆婆,只要这两家觉得有理由调查,随时都可以展开。

  只不过以前这俩局的领导不愿意随便得罪人,在没有接到上意的时候,一般都是做自己该做的事,偶尔打一打小秋风,也就是最多了。

  不过现在有人要出面搞洛华了,还是他们推不掉的,那就跟着来呗。

  喻家确实跟窦家不一样,窦家身为外来户,可以指使别人来搞破坏,但是自身不便随意出马,只能指派出代理人来,但是喻家做为土著,根本不管这些,直接当面锣对面鼓打擂台。

  事实上,本地土著有当然的优势,他们不用考虑当地民众的反应,直接开怼就行。

  冯君听说门卫如此报告,也有点头疼,他不怕别人找毛病,但是顶头的现管单位找上来,他不可能不理的。

  不过他依旧没有出面,就是让李诗诗和徐雷刚出去接待徐胖子比较爱犯浑,但是有些说不清的事情,浑人出马更可能收到奇效。

  杨玉欣也自告奋勇地去了,她的存在,更像是一种符号毕竟她也不是本土势力。

  但是她知道,冯君不好意思用她,然而她自认,自己出面,能拉一定的仇恨,也能显示出洛华庄园的底蕴。

  她已经把自己当做洛华的一份子了,见冯君不肯轻易地用自己,她心里固然很欣慰没有把我当成你的挡箭牌,但是她反而更想证明自己的能力了。

  她自己认为,这并不涉及男女私情,纯粹就是一种认同和责任感。

  而且她向冯君表示,“我就是跟着过去看一看,他们能处理的问题,我不会过问的。”

  第一更,大家小年快乐,加更一章求月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数据修仙,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大数据修仙 大海资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