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君有资格口出狂言,昆仑的人却不敢夸口说“我堂堂昆仑传承数千载,无奇不有,又岂是你能想像的”——抬死杠太容易擦出火花了。

  于白衣灵机一动发话,“冯上人见谅,主要是门主尚在闭关中,我们等闲也不愿意响动太大,我有个建议……不若这样,待门主出关,我们汇报给他,由他来定夺?”

  冯君看着汤长老,冷冷地一笑,“你不是说,你能代为执掌昆仑吗?”

  大长老一摊双手,很无奈地回答,“这种大事,却不是我能做得了主的。”

  真是给脸不要脸!冯君脸一沉,声色俱厉地发话,“我这个条件,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你昆仑的人出入我洛华庄园,如入无人之境,飞来飞去……”

  “上一次我不愿意多事,没跟你们算这一笔账,结果你们就又来欺我,我如果不能在昆仑大摇大摆地走上几圈,恐怕别人会以为,遇到一个假的出尘上人吧?”

  昆仑的三名炼气期修者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无言以对。

  他们能说什么,说洛华底蕴不够管理松懈?估计……直接就会打起来吧?

  而且他们也确实能理解冯君的心情,寇老钟肆无忌惮地在洛华庄园行凶,带给了昆仑极大的被动,导致他们在道义上站不住脚。

  最要命的是,前事尚未完全揭过,这次又主动招惹上了冯君。

  于白衣看一看手上提着的人头,忍不住叹口气,“后悔了……怎么就没把你千刀万剐呢?”

  沈青衣走到大长老身边,低声说一句,“不如请示一下门主。”

  汤长老先是一愣,然后恍然地点头,“这事确实要请示一下门主……冯上人,不若您先暂时回去,等有了结果,我们会主动联系您的。”

  “你跟我扯这个就没意思了,”冯君不屑地笑一笑,“无非是拖时间的手段,我在世俗界扎根……玩这些东西,我比你们强。”

  “不是这样的,”于白衣摇摇头,一口否认,“门主闭关,我们不能随时联系,但是他一年总要有一两次休整的时候,只是时机不一定。”

  冯君摇摇头,很干脆地发话,“他怎么闭关,我没有了解的兴趣,我只知道,这一次绝不能白来……我给你一天准备的时间,明天正午,昆仑山门不开,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汤长老神情凝重地看着他,“你打算怎么不客气?”

  冯君微微一笑,“呵呵……你猜?”

  汤长老终于忍不住了,他正色发话,“冯上人,您修为高深,我是非常景仰的,但是同时我也要说一句,昆仑数千年的传承,能够屹立不倒,也不是幸致……”

  “在这末法时代,道门有了兴盛的苗头,你我两家正该强强联手,留下一段佳话,争取成为道门中兴的标志性人物,如果把资源和精力放在内耗上,那不但是遗憾,也是极大的浪费。”

  冯君一摆手,淡淡地回答,“用不着你教我做人,不怕说句大话,凭你昆仑,也浪费不了我多少资源……身为修道者,我追求个念头通达,有错吗?”

  “身为堂堂的上人,连念头都不能通达,那我这个上人有个毛线的意思!”

  昆仑的人默然不语,四人其实不乏辩才,但是真的无言以对。

  冯君也不理会他们,转身走到防御阵前,抬手收了起来,又放出光阴梭,招呼围观群众上去。

  史密斯和徐曼莎在蔡春风的注视下,也硬着头皮上去了,到最后连小齐都上了光阴梭。

  冯君驾着光阴梭离开,临走之前淡淡地回看一眼,说了一句,“记住了……明日正午之前。”

  他带着一行人,就这么走了,昆仑四人却茫然地站在那里。

  良久,汤长老又放出了青色的莲花,轻叹一声,“走吧,回去再说。”

  冯君等人回到旅店,一时也没了事情做,索性论起道来。

  其实对修道者而言,论道是极为重要的修行,道门修自身,但并不是闭门造车那种修炼,而是方向要有人引导,思想要有人碰撞,还要有人给与灵感。

  冯君对地球界的修道体系,其实不是很熟悉,他在武师和先天高手的时候,为了消化手机位面的修炼知识,曾经学习过一些道家典籍,却也多是武修方面的。

  当然,既然是修道,两个位面相差得也不算多,但是他不想随便开口。

  别的不说,只说位面之间的称呼差异,就让他不便随口说话——在地球界,也只有洛华庄园才说“蜕凡期”,其他道门都是用“养气期”来称呼。

  但是好死不死的,大家都围在他的身边,很显然,众人都认为,多听一听出尘上人的理论,会对自己的修炼有帮助。

  冯君一见,索性拿出手机,自顾自地刷了起来。

  旁人只当他敝帚自珍,心里暗叹,却也没有别的办法——门户之见,哪里都存在的。

  就那么刷了半个多小时手机,猛然间,冯君出声了,“青霄道友以后莫要修丹道了,你的丹毒已经积累了不少,两年左右会有个剧烈爆发。”

  青霄子已经七旬出头了,闻言先是一愣,然后站起身来一拱手,“冯上人果然是慧眼如炬,青霄拜服,怎奈……丹道也是逆天而为,此刻停下,已经来不及了,丹毒同样会反噬。”

  “是吗?”冯君先是一愣,然后笑一笑,“好吧,当我没说……我对丹道也不是很熟。”

  这是实话,他对丹道一脉确实不是很熟,不知道这一脉有一种“以毒压毒”的修炼方式,他只知道对方身体里的丹毒快要压不住了,推算一下就应该是在两年之内。

  他自承不知,然而青霄子是董曾鸿的好友,当初鬼谷传人可是想把聚灵阵架设在罗浮的。

  董曾鸿没好气地白青霄子一眼——你丫会不会说话?人家本来是想指点你的!

  不得不说,鬼谷一脉真的不愧以谋略著称,他硬生生就脑补出了某些情节。

  青霄子见到这一眼,心里也是一惊,他素知董曾鸿的能耐,也佩服他的智计,甚至他这一次来昆仑,也是受了他的邀请,一边开开眼,一边也是结识一下冯君。

  反正他瞬间就反应过来了,于是冲着冯君又一拱手,“我一人计短,也是井中之蛙,冯上人请勿怪我口快……您这么说,应当是有解毒妙法的,对吧?”

  冯君摇摇头,“解毒的法子是有,但是太贵了,你承受不起。”

  青霄子的嘴角抽动一下,要是搁在一天之前,他肯定不服气这话——若是论财力,罗浮山或许会输给武当,但是不会比其他任何洞天福地差。

  但是看到冯君拿出十块灵石帮大家防御误伤,他就知道,自己的身家跟对方没得比。

  把整个罗浮山卖了,能换到十块灵石吗?这个才是修道者真正的财力,跟世俗财富无关。

  所以他没有生气,反而是更恭敬地一拱手,“还请冯上人有以教我。”

  “我是真不太懂丹道,”冯君也是实话实说,到了他这个境界,承认自己在某些方面的无知,并不丢人,正经是不懂装懂,才会让人暗暗不耻。

  不过他也确实有建设性的建议,“我只是听人说过,有一种功法,可以把丹毒转移到身外,好像叫什么外丹毒道,也许不叫这个名字,大致就是这意思……你不能考虑一下吗?”

  青霄子的眼睛,登时瞪得老大,雪白的胡子都因为激动而抖了起来,“没错,是有这种功法……敢问冯上人,对方是何人?”

  冯君笑一笑,“抱歉,这个是真的不方便说,而且我确定,他跟罗浮一脉无关。”

  他觉得自己后面一句话说得有点多余,但是青霄子却正色发话,“冯上人,我十分尊重你,但是罗浮一脉曾经有过这样的功法,只是现在失传了……他说的是毒傀儡吗?”

  冯君眨巴一下眼睛,缓缓摇头,“不是毒傀儡,是真正的毒丹……倒是也能用石偶做毒丹。”

  “石偶毒丹!”青霄子闻言,狠狠地一拍自己的大腿,“那是上古功法啊。”

  原来这外丹毒道,是丹道修者炼化身边的一件物事,将体内丹毒传过去,自己就能摆脱丹毒的困扰,不过那件物事,跟自己的修为也息息相关。

  如果毒丹损毁,修者的修为也会大损,所以一般的毒丹都会选择金属或者石头,其中石头又更保险一点,因为能侵蚀金属的丹毒还是比较多的。

  将石头雕为人偶,能让丹道修者同步检测自己修炼出现的问题,算是外丹毒道的进化版。

  不过青霄子说的毒傀儡,在利用毒丹上,走出了新的路子,能让毒傀儡帮着自己战斗,增加了自己的战力,但是同时……也加大了毒丹损坏的可能性。

  最明显的好处就是:这么修炼——节省灵气。

  还是那句话,没办法,在末法位面修道,必须要学会变通。

  所以青霄子一听是石偶毒丹,瞬间就明白,这不是罗浮一脉的外丹毒道,而是上古灵气充裕时的功法,心中忍不住感慨:也只有冯君这种狗大户,才能结识练这种奢侈功法的人。

  不过他依旧是很兴奋,“这功法……可以转让吗?”

  (大年初一三更,召唤月票)

  /txt/79/79614/

  _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数据修仙,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大数据修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