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Rider和Saber……这样一来就只剩最后一个了。”

  宽敞的后花园里,两股隐约可见的能量从远处飘来,进入了包裹着圣杯的巨石之内,然后这如鸡蛋般的巨石再次蜕下一层外壳,不仅颜色变得更加洁白,甚至还能看到从岩石表层隐隐透露出来的流光。

  “很完美。”看着它的变化,天草四郎的眼中也不禁多了几分激动,就像看着自己即将出生的孩子一样,“距离大圣杯完全被激活,已经达到近八成的进度,仍然没有出现被污染的征兆,可以使用!”

  对于这次的圣杯战争,从最开始的茫然无助,到后面一点点的布局策划,天草四郎最担心的其实并不是敌人有多强,反正就算他不出面,那些从者也会互相厮杀,只不过为了让大圣杯能够顺利的激活,必须让他们死在空中庭园而已,所以他才不得不暴露自己。

  他最担心的始终还是自己做得不够干净,没有将圣杯中的那股恶意彻底清除。

  虽说他在六十年前就已经了解了大圣杯的制作原理,在那六十年的时间里不断的研究解析,让他知道该如何去净化这被污染的大圣杯,但……那毕竟是此世之恶,即便是由一个最最弱小的从者带来,在它背后所象征的却是人类的恶意!

  他认同汤昊所说的那句话,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战争。

  同理,只要人类还是现在的样子,人类的恶意就永远得不到净化。

  哪怕在吉尔伽美什的帮助下,他已经确实的将那名代表着人类恶意的从者斩杀,连一丝一毫的残渣都没有留下,可圣杯毕竟已经是被污染的状态了,恶意的传播经过数十年的时间,可能连圣杯本身都遭到了扭曲,那位为了理想而进入圣杯、彻底失去了自我意识的冬之圣女的灵魂可能也已经被这股恶意污染,化为了邪恶的存在。

  所以他才守在这里,一方面是保护,另一方面也是监视,一旦大圣杯显露出任何被污染的迹象,他就会立刻将之毁去,即便失败也不能让那股恶意释放出来,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然后直到现在,当阿喀琉斯和尼禄死去后的力量,也如同库丘和美狄亚一样被吸入大圣杯之内,让其离完成只剩最后一步时,天草四郎才终于放心了下来。

  没有出现被污染的迹象!

  激动着的同时,他也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这样一来,他就可以照常的将计划执行下去。

  “Assassin,剩下的人呢?”

  “Berserker和他的御主,还有那位自称魔法使的女人,她们还在中庭徘徊,那里的路线很复杂,我特意做了一些改动,至少半个小时内她们无法来到这里。Archer与另一个小圣杯,仍然和吉尔伽美什战斗着,不过最多五分钟就应该能结束了。”

  “胜者是?”

  “当然,吉尔伽美什。”

  听到这话,天草四郎再次松了口气。

  塞弥拉弥斯虽然人在此处,却能够观察到空中庭园的每一个角落,知道每一个人的动向,毕竟这是她的宝具,否则她也不可能那么巧的,刚好在阿喀琉斯和尼禄拼到两败俱伤的时候降下黑棺打击,顺利的拿下这两个人头。

  而此刻,塞弥拉弥斯也仍然监视着剩下的人。

  “然后就是最麻烦的那两个角色了……那个卑鄙无耻的男人运气比较好,虽然绕了远路,却始终没有触发我布置的陷阱,倒是有些不可思议——”说到这,塞弥拉弥斯不由皱了皱眉,因为这时她才突然想起来,自己竟然忘了去对付汤昊。

  虽然将天草四郎重创的人是真祖,可归根究底,一要都是汤昊引起的,真祖只是他手里的刀,比起杀人的刀,塞弥拉弥斯更痛恨的当然是握刀的人,但是……明明是这样想的,为什么从头到尾,她都没有去攻击汤昊?不如说,自己为什么会把这个人给忽略掉?

  或许……是我太累了吧。

  塞弥拉弥斯一时间想不明白,也不再去想,随便给自己找了个理由,然后摇了摇头,笑道:“那家伙虽说绕了远路,但方向是正确的,只可惜,他所抵达的是我的玉间。而玉间里,那只真祖还被困着,呵呵……那个女人,我真想送她一句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竟然妄想着强行轰破结界,现在已经累得半死不活,本来还以为会是最大的威胁,现在看来,完全可以放着不管了。”

  天草四郎点了点头,汤昊和虞姬并不在他的猎杀名单内,即便是把这两人杀了,于他的理想也没有任何好处,只是白白浪费力气而已,但是这两人的介入却会对他的计划造成巨大的妨碍,眼下既然能够避免双方的正面冲突,无疑是最好的结果。

  至于之后……

  之后只要等吉尔伽美什将女神伊什塔尔杀掉,大圣杯就会被激活,第三法也能顺利达成,到了那时,哪怕汤昊来到他面前,将他一刀杀了,那也是无所谓的。

  为了这份救济人类的理想,他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那就继续等吧。”说着,天草四郎就在原地坐了下来,顺势往胸口看了一眼,计划归计划,但他之前差点被虞姬干掉也是事实,好在经过塞弥拉弥斯的治疗,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就算敌人现在冲进来,五分钟的时候应该还是能坚持。

  “Assassin。”抬起头,天草四郎忽然发现塞弥拉弥斯的表情有些奇怪,好像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怎么了?”

  塞弥拉弥斯一愣,转瞬便笑道,“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放心,和我们的计划无关。”

  “是吗,那就好。”看她又变成了平时的模样,天草四郎便也不再多说,转过头,视线继续盯着前方花园的入口。

  与此同时,塞弥拉弥斯则再次皱起了眉……她刚才撒谎了。

  不知为什么,她突然有些心烦意乱,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被遗漏了,可始终想不起来,越是思考反而越是模糊,甚至就连眼前都仿佛笼罩着一层迷雾,无法看得真切。

  到底是什么呢?

  伸手揉着额头,塞弥拉弥斯闭上了眼睛,应该……只是错觉吧?

  她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太多了,今天的她实在是太累了,即便是有着灵脉的供魔,同时牵制这么多的敌人也有些强人所难,再加上之前还被真祖打伤,所以才会胡思乱想的吧。

  没关系,一切都很顺利,只要再撑过这五分钟。

  只要等伊什塔尔被杀掉,大圣杯就能完全激活,四郎的理想能够实现,而我也……没问题的!

  塞弥拉弥斯暗自捏紧了拳头,然后再度睁开眼睛,目光望向了远方,那是伊什塔尔与吉尔伽美什的战场,眼下,这已是最关键的一战,她一点也不想错过。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塞弥拉弥斯聚精会神的注视着,亲眼看着天之锁将伊什塔尔束缚,亲眼看着小伊莉雅被击飞的身影,最后,亲眼看到伊什塔尔被无数的宝具给贯穿……

  胜负已分!

  “赢了,四郎!”

  或许是由于过于激动的关系,她再一次忘我的喊出了天草四郎的名字。

  “赢了?”天草四郎也是精神一振,两人立刻转过头看向圣杯的位置……十秒、二十秒、三十秒……甚至一分钟,圣杯却始终没有变化。

  “这……”

  两人不禁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诧异和不解。

  照理来说,从者在死亡后立刻就会被吸进圣杯里,这个结果是直接产生的,甚至都不需要时间来过渡,但现在明明都已经过去了一分钟。

  “难道……?”

  轰!

  突然,一道巨响声轰破了花园的大门,两人条件反射的转过身去,只见烟雾缭绕的入口处,一道身影缓缓步入。

  “就是那个马萨卡!”

  来人穿越烟尘,出现在两人的面前,带着礼貌又不失谦逊的笑了笑,“来了,老弟。”

  “是你!”天草四郎顿时瞪大了眼睛,神色之间无比的警惕。

  来人正是汤昊。

  与此同时,塞弥拉弥斯也露出了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因为她看到紧接着又有第二道身影从烟雾中走了出来,站在汤昊的身边。

  “真祖……”看着神色如常,甚至还有些凶恶的虞姬,塞弥拉弥斯眨了眨眼睛,连忙将视线投向玉间,那里,结界还是完好无损,一个长发飘飘的女人控制着血龙卷不断的在结界内横冲直撞,但因为魔力的过渡消耗,非但无功,反而已经累得几乎虚脱。

  明明虞姬还被困在结界里,为什么……

  “不错,这个表情非常不错。”看着两人震惊的目光,汤昊笑了笑,就像是当主角们千辛万苦的打赢了一场硬仗正准备庆祝的时候却突然跳出来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我设计的,你们能活下来都是因为我让你们赢的,我才是幕后黑手】的反派大魔王一样,毫不吝啬的鼓起了掌,当然也和反派一样喜欢说废话,“我知道你们现在一定很惊讶,甚至开始怀疑人生,现实竟然会欺骗你们,所以,需要我给你们解释一下来笼去脉吗?”

  天草四郎/塞弥拉弥斯:“……”

  两人此刻的表情就像海绵宝宝一样。

  但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天草四郎还是强忍着不适,问道:“为……为什么?”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们吧。”汤昊笑说着,随后伸手往前一掷,抛过来一个东西,天草四郎本能的想躲,但由于没有感觉到危险,他还是将那东西接在了手里,低头一看,是个打火机似的玩偶。

  “让女帝听一听吧。”

  天朝四郎看着汤昊,之后还是依言将这玩偶交给了女帝,而当女帝将它放到耳边时,里面立刻传来少女的声音,“你好,我是Saber的御主,久远寺有珠,之前承蒙你照顾了。”

  “这……”

  塞弥拉弥斯张着嘴,硬是说不出话来。

  久远寺有珠还活着,这无关紧要,失去了从者的御主甚至连被补刀的价值都没有,反正也不可能和其他从者签订契约了,但对方的声音能传过来,也就是说……这座空中庭园已经出现了漏洞。

  也对,由于黑棺的攻击,虽然杀掉了两位从者,但也让空中庭园缺失了一部分,无法再进行完美的运转,若是一流的魔术师,未必不能挣脱她魔术的压制。

  汤昊笑着,有珠不仅是一流魔术师,还是独一无二的童话魔女。

  就在数分钟前,有珠和橙子被击落,靠着两仪式的帮助才侥幸捡回一条命,由于魔力在战斗中几乎耗尽,她也无法再入场了,但,想到这段时间的相处,最后却什么忙都帮不上,她还是有些不甘心,于是用早先通过炼金术制作的通话工具,试着与汤昊联系,至少也要确认双方的状态才行。

  之后,她利用残存的几件魔术道具,竟然真的在这封闭的空中庭园打开了一道裂口,顺利的与汤昊联系上。

  而在得知了有珠的情况之后,汤昊就对天草的行动多了一丝怀疑。

  毕竟圣杯的显现需要依靠从者的死亡,这又不是什么秘密,而塞弥拉弥斯连阿喀琉斯也一起攻击,显然是想将敌我双方的从者一网打尽。

  意识到这一点,汤昊便立刻联系了帕秋莉。

  另一方面,伊什塔尔对敌金闪闪,处境不利,哪怕加上小伊莉雅,也没有战胜的可能,于是她很果断的向帕秋莉发出了求救的信号。

  三人同时进行着通话,交换着各自的情报,有着如此多的线索,只要不是智商等于阿库娅,要猜出天草的计划并不是难事。

  于是在这之后,众人就演了一场戏给塞弥拉弥斯看。

  毕竟在空中庭园出现漏洞以后,再想像之前那样压制帕秋莉的魔法已经不可能了,因此她先是造了个假像,用替身和幻影的魔法让塞弥拉弥斯以为她们还在寻找出路,然后隐藏真身,与伊莉雅一起前往救援伊什塔尔。

  完全体的帕秋莉,在不考虑哮喘病发作的情况下,就算是与认真闪也有一战之力,更何况现在还有赫拉克勒斯和冲田总司几人的支援,金闪闪相当于以一敌五,能赢才有鬼了!

  当然,帕秋莉也不恋战,在用结界将金闪闪暂时困住之后,便带着众人一起离开了……当然,离去前,她照样扔下了一副假像,让塞弥拉弥斯以为金闪闪和伊什塔尔仍在战斗中,之后伊什塔尔被杀掉的场景,当然也是假的。

  在红魔馆,让芙兰朵露离不开屋子,用魔法压制她的正是帕秋莉,她出其不意的攻击,不说完困金闪闪,至少让他坐几分钟的“牢”是没什么问题的。

  而金闪闪又是何等的骄傲,怎么可能把这种丢人的事情告诉塞弥拉弥斯,以至于她完全就被蒙在了鼓里。

  与此同时,汤昊则又联系了罗曼,问出虞姬的情况之后,也如法炮制,通过聊天室的传送功能从帕秋莉那里借来藏有幻象替身魔法的魔导书,由他传给罗曼,再由罗曼通过灵子传送交给虞姬,于是……便有了虞姬在玉间里无力挣扎的一幕。

  其实,如果给塞弥拉弥斯一点时间,以她的本事,完全有可能看穿这些幻象,但可惜的是……一来,帕秋莉的魔法和她的魔术属于不同的体系,需要经过认真的分析才能看出差异,二来,她对自己的实力过于自信了,根本就没往这方面去想。

  所以,当她以为虞姬还在玉间挣扎的时候,虞姬其实已经冲开结界跑出来了,当她以为伊什塔尔被杀死的时候,伊什塔尔却和帕秋莉等人一道向着后花园赶去。

  塞弥拉弥斯的全图视野,最终反而被汤昊他们利用,让她失去了正确的判断。

  最后就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Saber、Rider、Lancer和Caster都已经死了,想要圣杯显现的话,按理来说还得再杀掉两骑从者,但从你们刚才的行为来判断,可能再有一骑就够了,然而……”

  汤昊笑着向前走去,“你们已经不会再有机会,将军了!”

  “想不到在最后的关头,竟然还会被你反败为胜……”天草四郎露出遗憾的表情,但随即他就深吸了口气,紧紧握着剑柄,沉声道,“但是,还没到最后,胜负犹未可知!”

  “犹未可知?”

  汤昊洒然一笑,得意的看着对方,郎声道,“虽然帕秋莉她们还没赶来,只是二对二的局面,但你以为你们就有机会吗?天草,你并不擅长战斗,正面对决,你甚至连我都未必赢得了,而你老婆更是打不过我老婆。”

  “退一步来说,就算不提战斗能力,从CP力出发,我和我老婆只差一个婚礼了,而你们呢?你们甚至还处在暗恋的阶段……不,恐怕连暗恋都算不上,毕竟你爱圣杯胜过爱女帝,就算女帝喜欢你,你也意识不到,空有落花之情,而无流水之意。”

  “换言之,打,你们打不过我们,秀恩爱,你们也秀不过我们,你自己说说,你拿什么跟我斗?”

  “……”

  天草四郎顿时瞪大了眼睛,这家伙是认真的吗?

  虽然论实力,他这边确实处在下风,可是后面那段话是什么鬼啊?

  Assassin她喜欢我?

  天草愣了愣,下意识的向着塞弥拉弥斯看去……

  “一派胡言!”然而,还没等他转过脑袋,耳边就响起塞弥拉弥斯的一声怒吼,只见她涨红着脸,狠狠的瞪着汤昊,仿佛气炸了肺。

  天草一看,连忙暗道一声不好。

  汤昊最擅长的是什么?

  嘴炮啊!

  两次,因为嘴炮让他强行扭转了战斗的风向,自己明明说过的,不能让他开口说话,现在竟然又……

  “Assassin,不要听他乱说,他只是想以此来分散我们的注意力,事到如今只有战斗了!”天草立刻将之前听到的话抛到耳后,牙关一咬,向着汤昊杀去。

  轰——

  然而就在此时,花园的入口又传来一声巨响。

  “汤日天!给本王滚出来!”

  既傲慢又愤怒的声音,天草四郎眼中一喜,吉尔伽美什来了!

  妈的,偏偏在这时候……

  汤昊郁闷的扭过头,只见花园入口,一连串的宝具飞过,最先冲进来的是帕秋莉她们,除了伊什塔尔有些精神低落之外,其他人的状态都挺正常。

  不过她们虽然人多,但若是真和发疯似的金闪闪正面火拼,损兵折将怕是在所难免,而无论是伊什塔尔还是赫拉克勒斯,一旦被杀,天草的计划也就成功了,所以帕秋莉也只是挡下了对方的宝具,并不与他硬怼。

  “汤日天!”

  很快,金闪闪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花园入口,怒发冲冠的他仿佛一只择人而噬的凶兽。

  你们到底做了什么啊,竟然把他激怒到这种程度?

  看着他这副模样,汤昊都有些意外,同时,也有点心虚。

  这一次,他可能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了。

  “我帮你挡住他。”虞姬看了汤昊一眼,转身向着金闪闪走去。

  汤昊点头,并迅速向着其他人喊道:“先不要管那只金闪闪了,各位,趁现在,我们先把天草……不,先把圣杯给怼了!”

  天草到底是个从者,如果一时杀不死,反而不小心被他反杀一个的话,圣杯就会被激活,到时候一切都完了。而还未激活的圣杯就只是个靶子,先把它破坏,就能彻底解了后顾之忧。

  “休想!”

  一听这话,天草四郎挡在大圣杯前面,一副以身殉道的表情。

  “休不休想不是你说了算的,大家伙,跟这种邪门歪道不需要讲什么江湖道义,我们一起并肩子……呃?”

  汤昊高声激昂的喊着,可是话未说完,他的眼神就微微一变。

  不仅是他,还有帕秋莉、伊什塔尔、冲田总司、伊莉雅们,所有望向圣杯的人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天草四郎对汤昊已经有了心理阴影,本以为这会他已经将单演升级成了群演,可是当他看到马上就要打起来的吉尔伽美什和虞姬也停下了脚步,向着圣杯看来,甚至……就连塞弥拉弥斯望着圣杯露出惊讶的眼神时,他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

  下意识的扭过了头——

  接着他便看到,原本如鸡蛋般包裹着圣杯的外壳已经从中裂开,庞大的魔力像是要四溢而出,渐渐的凝聚成一道人形。

  这道人形不停的变幻,一会是库丘林、一会是美狄亚,一会是又是阿喀琉斯,接着又变成了尼禄,偶尔还会出现其他未知的面貌……直到十数秋后,它才终于稳定下来,但众人反而彻底认不出到底是谁了,只有一双漆黑的眼眸,仿佛能够洞穿世间的一切。

  “你……”天草四郎咽了口口水,本能的向后退了几步。

  不知为什么,当他注视着对方的眼睛时,竟是感觉到一股前所未的压迫感,就好像……老鼠见到了猫。

  而这道从圣杯走出的身影却似乎对天草四郎不屑一顾,连看都不看一眼,径直向前走去,每走一步,它那白色模糊的身形就增添一分赤红。

  七步之后,整个人都变成了红色。

  红色的身影,漆黑的眼眸。

  看着它,汤昊顿时咯噔一声。

  赤之死?!

  就在这时,疑似赤之死的身影猛的转过了脑袋,一双漆黑的眼眸直勾勾的瞪着汤昊。

  不好!

  刹那间,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笼罩着汤昊,顿时屈膝一纵,想都没想的向后跳去。

  他敢和库丘林一对一单挑,他也敢放言天草四郎不堪一击,甚至还敢在金闪闪面前装逼,但是面对赤之死,而且还是从圣杯里走出来的赤之死,他提不起丝毫与之战斗的勇气。

  因为,这赤之死,即阿赖耶!

  “只有你……”那赤色的身影低吼一声,吐露着不似人类般的语言,只是一瞬间,它就已经出现在了汤昊的身前,双手捏着他的衣襟。

  哧啦!

  就在汤昊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时,他上半身的衣服被撕得粉碎。

  不是杀他,而是脱他的衣服?

  汤昊一愣,如果换成是十八禁的**片场,他都要怀疑这阿赖耶想对他霸王硬上弓,但在此刻……他甚至都没来得及产生这个念头,眼角的余光就瞟到了一件东西。

  顿时,脸色陡变。

  因为,那赫然是他放在胸口的手机,随着撕裂的衣服一起飞了出去。

  这家伙,难道……

  “去吧。”

  如同情人的低语响在汤昊耳边,他下意识的低头,只见身下,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一眼,就挪不开视线,一眼,就头痛欲裂。

  根源!

  “不!!”

  空气中响起惊慌的喊声,汤昊寻声望去,只见虞姬拼了命的朝他这边冲来。

  “汤日天!”

  与此同时,金闪闪亦是愤怒的一吼,金色的锁链从他背后的光晕中射出,飞快的向着汤昊飞去。

  这不是攻击,而是救人。

  他很清楚汤昊脚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一旦陷入进去,即便是魔法使也不可能从那里活着回来……他要打败汤昊,他要将汤昊踩在脚底,但是,能杀死汤昊的只有自己!

  “啊啊啊啊——”

  金闪闪嘶吼着,天之锁剧烈的加速,终于在汤昊掉进旋涡之前捆住了他的身体,并向上拉起。

  “碍事!”

  但赤之死不是吃干饭的,它一把抓住天之锁,用力一握,捆着汤昊身体的部分直接粉碎,然后反手一甩,天之锁的另一端却绑住了金闪闪这个主人,将他狠狠的砸在附近的墙壁上。

  强如吉尔伽美什,在这赤之死面前亦是不堪一击。

  但他的行动毕竟还是起到了作用,就在赤之死将金闪闪甩飞的同时,虞姬已经冲到了旋涡边,拼命的朝前伸出了手……

  “给我……手!”

  汤昊仍然被漩涡的力量拉扯,身体使不出半分的力气,只能吃力的抬起手臂。

  啪!

  拉住了!

  虞姬脸上一喜,但此刻她人在半空,漩涡的吸又是那么巨大,她想将汤昊拉出来根本难如登天,甚至连她自己都会被一起吸进去。

  汤昊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想要松手。

  “放弃吧……”

  “不!”

  虞姬紧紧的咬着牙关,在汤昊松手前,借力向前一纵,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腕,然后仿佛使出了毕生的力气,将他整个人拖了上来。

  汤昊顿时感觉身体一轻,漩涡的吸力已经不在了。

  “虞……”

  正自惊喜间,汤昊低头一看,虞姬的半个身子已经陷入了漩涡之中。

  “这样就好。”虞姬看着他,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像是少女一般灿烂的笑着。

  虽然不善表达,虽然从未说过诸如我喜欢你我爱你之类的话语,但是,在她心中,汤昊的重要性早已经超过了自己。

  即便是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只要能将汤昊救出去,那就已经值得了。

  而他又是怎么想的呢?

  因为得救而高兴?还是因为自己的死而悲伤?

  无论哪一种,虞姬都不想看见,于是,她干脆闭上了眼睛,任由那无尽的吸力将自己的身体往根源拖入……

  啪!

  突然,一声清脆的声音,手中传来清晰的触感。

  正闭目等死的虞姬猛的睁开眼睛,却见本来已经被她扔出去的汤昊,竟然又跳了下来,抓住了自己的手。

  “你……”

  “我也不会放弃的!”

  汤昊咬着牙,死死抓着虞姬的手,但以他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将虞姬拖上来,更何况……虞姬已经三分之二的身体都陷入了漩涡之中。

  而后,在所有人震惊绝望的注视中,巨大的漩涡猛的合上,仿佛它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就这样彻底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而与其一同消失的,还有汤昊和虞姬。

  “怎么可能……”

  现场,所有人都呆住了,吉尔伽美什趴在地上,眼中只有不敢置信,伊莉雅们张着嘴,似乎记忆了呼吸,伊什塔尔也是呆若木鸡的表情,就连一向冷静的帕秋莉都失声惊呼了起来。

  其实无论是圣杯战争,还是金闪闪提出的决战,她都没有太过重视,因为她知道,这些都有办法解决,但是……

  那可是根源啊!

  型月世界的根源!

  汤昊和虞姬被吸入根源,还有可能活着回来吗?

  一时间,她也是慌了神。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txt/88576/

  _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你们二次元真会玩,你们二次元真会玩最新章节,你们二次元真会玩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