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什么没干过 第55章 老树昏鸦

小说:我什么没干过 作者:鹤城风月 更新时间:2019-04-12 13:57:53 源网站:云来阁
  这梁铉几次三番要踩自己,陈玉的脾气也上来了。

  顺着对方的话,陈玉故意高声道:“是啊,在下也觉得,只有在下当得起姑娘的礼敬。至于有些人嘛,只能吃味了。”

  说着,他竟然不去接杜瑄手中的酒杯,而是直接低头,啜起了杯中的酒水。

  他竟是让杜瑄当着大庭广众的面,喂自己喝酒。

  美人敬酒和美人喂酒,这可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香艳啊。

  弄的杜瑄也是一呆,随即脸色羞红,但还是略微抬起酒杯,真的喂他喝起酒来。

  看到这一幕,梁铉气的肺都要炸了。

  “你”

  可是这文会是他办起来的,总不能自己先乱了阵脚啊,那才是真丢人呢。

  可是在心里,梁铉已经将陈玉恨透了。估计找一个机会,非得把陈玉碎尸万段不可。

  不过陈玉却也不是很怕他。

  这是客船上,大家都知道梁铉和他有矛盾。他要是出点什么事,梁铉就是最大的嫌疑人。

  他如今好歹也是一个举人,在朝廷里也是挂了名的。梁铉真要是对自己下手,那才是后患无穷。

  反正到了洛阳之后,两人就不再同路,今后见面的机会估计也不多,那就更加不用担心了。

  眼见着陈玉把梁铉惹毛了,罗秀峰心里也是好笑不已。

  不过他对这个年轻人很欣赏,自然不会看着他被梁铉欺负了去,便站出来打了圆场。

  “久闻杜姑娘诗琴双绝,今日这么多文人士子相聚,乃是难得的盛世。不知可否请杜瑄姑娘弹奏一曲,共襄盛举如何?”

  听到罗秀峰邀请杜瑄弹琴,在座的人一下子激动起来,顾不上其他的了,纷纷叫好。

  见是罗秀峰发出的邀请,又是众情难却,杜瑄妩媚一笑,道:“提督大人相邀,杜瑄焉敢不应?”

  说着,早有杜瑄的侍女抬着一架瑶琴走出来,放置在了场地中央的圆台上。

  杜瑄又看了看陈玉,道:“陈公子才华无双,奴家的琴技还请指点。”

  说着,这女人就如一抹轻云,飘然走向了场中。

  在她的背后,陈玉讷讷不已。

  “弹琴?我不会啊。”

  杜瑄却没有听到他的话,已经在众人炙热的目光中,来到瑶琴前盘坐了下来。

  焚香净手之后,暖阁里已然燕雀无声。所有人都神情肃穆,调整了心态,准备聆听河北第一才女的无双琴技。

  陈玉左看看,右看看,发觉有点无聊。

  后世看歌手的演唱会,粉丝们恨不得蹦达的罩罩都掉了。如今这人死光了一样的气氛,太压抑了。

  就在他胡乱腹诽的时候,杜瑄白皙如玉的手指捏了一个兰花诀,已然和琴弦触碰到了一起。

  “铮”

  一声清越不含丝毫杂质的纯音瞬间涌入每个人的耳朵,让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脸上浮现出了陶醉的神色。

  那种至高无上的感受,真的好像某种时候啊。

  随后,杜瑄的纤纤玉指就开始轻柔地拨动开来,一副如诗如画的场景在人们的脑海中渐渐蔓延开来。

  泉水叮咚,洗悦青石。人从桥上过,曲从河上来。

  弹琴的好像穿越千古,听曲的如同徜徉古今。

  偌大的一个暖阁,数十人汇聚于此,却一点声息都没有,唯独杜瑄的琴音洗涤着人们的心灵。

  听的这至纯至净的琴音,所有人的心底都不禁发出一声感叹。

  不愧是河北第一才女,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闻啊。

  这一刻,才情如卷云一般散去,美食似嚼蜡一样无味。只有仙音萦绕,令人飘飘欲仙。

  间或,这轻柔如同仙羽一般的琴音中,加入了别样的伴奏,让众人的心头涌起了不一样的感受。

  “呼呼哼哼呼哼”

  杜瑄心头一颤,弹琴的手指没有控制好力道,铮地一声,一根琴弦砰然而断。

  因为悸动而簇起的黛眉,更是让无数的男人心疼不止。

  好好地一场琴乐演奏戛然而止,令众人心头火气,不禁向一个方向看去。

  就见某个不解风情的家伙,竟然端坐在那里,脑袋一上一下地不停摇晃,嘴里的呼噜声十分的富有节奏。

  看到这一幕,杜瑄嘤咛一声,眼角直接就湿润了。

  自她成名以来,无数人拜倒在她的琴技之下,多少人以聆听她的弹奏而自豪。想不到今日却有人听她弹奏而睡着了,这是多么不堪的事实啊。

  感受到众人的怒火,罗秀峰也是苦笑中夹杂着无奈,不得不伸手捅了一下陈玉。

  陈玉做了一个美梦,在梦中,他有着花不完的钱,吃不完的美食和数不清的美女。什么都不用干,只需要好好享受就行了。

  就在他花天酒地、胡作非为的时候,黑幕里突然刺来一柄利剑,扎入了他的要肋,让他一下子痛醒了。

  他猛地睁开眼睛,就看到所有人都对他怒目而视,神情不善。

  他虽然还在混沌之中,可本能地求生欲望之下,还是拼了命地拍起了巴掌。

  “好好非常好,杜姑娘的琴艺果然天下无双,无人能及,听的在下五体投地,心神激荡。”

  杜瑄泫然欲泣,更显悲苦。

  “又哪里好了?”

  陈玉咧开了嘴巴,赶紧吹捧着。

  “杜姑娘的高山流水,仿佛如伯牙子期当面,恨不能知己天涯,穿越千年而不朽。”

  杜瑄掩口惊呼。

  “奴家弹奏的是小桥流水!”

  陈玉动作僵住,就跟被点了穴一样,脸色也是青红皂白,十分幽怨地看着杜瑄,恨不能用几十万种词汇来控诉。

  古人弹琴不都是高山流水嘛,起点的书上都是这么说的啊,你为什么和别人不一样?

  你为什么要弹奏小桥流水?

  你让我怎么办?

  陈玉枯坐在那里,享受着众人鄙视的目光,仿若老树昏鸦。

  罗秀峰努力憋着笑,努力再努力,实在是快要憋不住了,肩膀一耸一耸的,完全不顾当朝大将军的威严了。

  陈玉的老脸滚烫滚烫的,最终败下阵来,冲杜瑄拱拱手,连连道歉。

  “实在对不住,杜姑娘。都怪梁公子准备的食物太美味了,这人吃多了吧,呃,就容易犯困。”

  对于陈玉打断了大家欣赏琴艺的做法,梁铉本来就很不满意了。此时听到他竟然怪到自己头上,当即就怒了。

  “哼,此话怎讲?明明是陈公子对杜大家的琴艺瞧不上眼,又何须找这样龌龊的理由呢?”

  这一次,他可是高兴坏了。

  杜瑄自从来到这个文会之后,就一直把注意力放到陈玉的身上,让他这个痴心人吃味不已。

  现在好了,陈玉竟然在杜瑄最引以为傲的琴艺表演时打呼噜,那真是自绝于美人面前,也代表着他的机会来了。

  这要是不抓紧机会把陈玉踩死,也就不是梁铉了。

  果然,这话让杜瑄直接流下了清泪,着实伤心到了极处。

  “奴家的琴艺,就就这么不入陈公子的法眼吗?”

  陈玉一阵赧然,也知道自己过份了些。

  他站起来,冲杜瑄郑重行礼道歉。

  “不是姑娘的琴艺不好,实在是在下不太懂得其中深意。姑娘的无双琴技,到了在下这里,无异于对牛弹琴。是在下辜负了姑娘的美意,在这里向你道歉了。”

  他是后来人,讲究男女平等。知道是自己不对,所以便诚恳地道歉。

  可他的举动,却让在场的众人吃惊不已。

  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男权社会,男子为尊。

  别看这些士子文人对杜瑄十分追捧,可说到底,也只不过是把她当成了稀有的玩物罢了。

  要是他们遇到此事,是绝对不可能低声下气地道歉的。

  就连杜瑄自己也没有想过,陈玉会如此直承己过,毫不讳言。

  他到底是一位举人,是士绅阶层的一员,岂是她一个青楼妓女所能比较的?

  杜瑄也是慌乱不已,赶紧站起礼。

  “陈公子无须如此,奴家当不得您的大礼。”

  陈玉却郑重地摇摇头,声音清朗。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是在下唐突了姑娘的表演,道歉也是应该的。”

  杜瑄一阵恍惚,看着玉树临风,真诚坦荡的陈玉,不由得一阵感慨。

  这才是真男儿、大丈夫啊。

  好好地一次文会,因为陈玉的呼噜,显然是进行不下去了。

  看看夜色已深,众人便纷纷告辞,曲终人散。

  陈玉却没有着急走,叫过来了一位仆人。

  “劳烦帮帮忙,这几道菜帮我打包一下。”

  “”

  众人一阵呆滞,不解地看向陈玉,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梁铉更是眉头紧皱,眼底颇看不起陈玉。

  你是饿死鬼投胎吗?

  今日这是文会,大家以文会友的,酒菜都只是佐助而已。你倒好,从来到这里就开始吃,连离开了还要带走。

  不过身为主人,梁铉当然不可能那么浅薄地发作,而是笑道:“怎么,陈公子没有吃饱吗?那在下吩咐厨师再为陈公子另行准备好了。”

  陈玉摇摇头。

  “不是我。我在这里吃好喝好,只是随我出行的下人,如今恐怕还饿着肚子呢。我看这些酒菜还剩下了许多,留着也是浪费了。”

  众人更是奇怪不已,没想到他竟然还会考虑下人的感受。

  下人,那不就是用来使唤的嘛,和牲口有什么区别?

  亏他还是士大夫,竟然如此尊卑不分,纲常紊乱,不怕贻笑大方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什么没干过,我什么没干过最新章节,我什么没干过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