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哥,你不是都不愿意嘛!”

  刘春来很惊奇啊。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认识了个假的刘九娃。

  当初自己去四队当队长的时候,刘九娃那可是第一个给自己下跪,说只要能娶个婆娘,不管是傻的还是瞎的都行;杨爱群因为这个闹腾的时候,刘九娃同样在大队部当着那么多人下跪……

  所有的一切,都证明,刘九娃讨婆娘的心,很急切。

  可后来不是那么回事儿。

  按照当初刘九娃的标准,孙小玉不晓得超过了多少倍。

  结果,孙小玉主动凑上来,刘九娃却躲着……

  跟之前下跪的时候截然相反。

  刘春来以为他现在改变想法了,不打算破自己的童子功。

  这会儿才发现,这狗曰的,一切的淡然,都是装的。

  “哪个不愿意了!”刘九娃红着脸,急忙解释,“这不是没到时间,你跟八祖祖都没说话嘛。现在你们都说了,日期也定了……”

  “九哥,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先把娃儿搞出来再说……”田明发在一边满脸坏笑。

  这狗曰的,天天脑袋里没装好事儿。

  现在跟着刘春来当狗腿子,小日子更滋润,天天晚上依然还在为造小人儿而努力。

  哪怕明知道是搞空活路,还是乐此不彼。

  “庸俗!”刘春来鄙视了他一眼,“田明发,你个狗曰的,屋头几个女娃子,也不怕给孩子造成不好的影响……”

  “背着孩子呢。”田明发也只能讪讪地笑笑。

  他屋头,确实有些不方便。

  就三间破茅屋。

  几个娃儿挤一间屋像狗窝一样,最小的老幺还跟着两口子睡,晚上趁着孩子睡着运动,结果老幺醒了,问他们在干啥子。

  这事情是田明发自己找刘春来说的。

  其目的,就是为了要到第一批分房子的名额。

  也没想到刘春来在这里说事儿。

  “行了,去接你婆娘回去吧,今天早点睡,明天早上四点就得走。”刘春来懒得理会这狗曰的。

  还好,这年头的环境没有那么复杂,要不然,这狗曰的两口子都不在屋头,留下几个女娃子在屋里,指不定就出事情了。

  八十年代,虽然穷,大家依然还是很淳朴的。

  第二天,刘春来不准备带刘九娃去山城。

  严打才刚开始没多久,也不担心出啥事儿,带着刘千山跟刘照前就行。

  这年头要结婚,只是两个人拿着户口本去民政局登记是不行的,得有介绍信。

  要是干部,还得组织批准。

  刘八爷也没结过婚,刘春来同样也没接过,还是在制衣厂前面杨翠花提醒了刘九娃,明天要是去扯证儿,得要大队长给介绍信。

  搞得刘九娃也不煮饭了,转身就又往山上跑。

  “这老狗曰的,天天装得像那啥一样,老子还以为他不想接婆娘了呢!亏得孙总天天上赶着往他身边贴……这狗曰的!”杨翠花虽然口中在调侃,不过却也是乐于见到刘九娃讨婆娘的。

  只要有第一个新媳妇儿进来,后面就会有更多。

  她儿子等不了几年就要讨婆娘了。

  “翠花嫂子,明天你或是田丽跟我一起去山城。到那边厂里学习一段时间。”

  各厂领导干部轮换,一直没有真正开始。

  现在差不多可以了。

  “去山城?”杨翠花一脸担忧,“让田丽去吧,她比我年轻,脑壳也活。”

  刘春来也不管谁去。

  刚回到刘八爷家里一会儿,杨翠花跟田丽两人就过来了。

  “不用担心,过几天叶总跟秋菊也会去那边。”刘春来这些都没有开会。

  领导干部轮换制,可以有效让管理人员了解其他的厂子,同时发现各个工厂的弊端,避免厂子最终不受控制。

  在目前这个年代,管理制度啥的可没有几十年后完善,甚至领导干部的思维都不同。

  要达到最大的效率,只能不定时地轮换。

  刘志强电报里没有说什么,而且他又没法回来,自然那边发生了一些事情。

  只有去了才知道。

  红杉制衣厂出问题的可能性不会太大。

  山城轻工局也不会容忍这家厂子出问题的。

  想太多没用。

  刚好要去那边寻找弹簧厂谈事情,大队的各项工作也都走上正轨了,去那边一趟也是不错的。

  第二天一大早,刘春来就被刘九娃叫醒了。

  “你是因为今天要去领证,兴奋得一晚上没睡着?”看着刘九娃有些红的眼睛,满脸油光,刘春来有些意外。

  刘九娃摇头,脸上满是落寞,“春来,你说结婚有啥好的?我这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一旦结婚了……”

  得!

  婚前综合症。

  感情刘九娃一直躲着孙小玉,不是装,而是一直都在担心结婚后的生活。

  “你问我有球用啊,我也没结过婚,莫得经验……”刘春来懒得理会他,“反正就像砍脑壳一样,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孙姐可不错,也没嫌弃你是老光棍,啥都没有……”

  刘春来很想告诉刘九娃,孙小玉这种的女人,除了抽烟以及有些泼辣外,其他方面都是没得说。

  而且人也不算差。

  换成几十年后,即使有房子有车子,甚至还加一大笔彩礼,刘九娃这样的老光棍,估计都没可能娶到孙小玉这样的。

  今天去的人有些多。

  刘春来的车根本就坐不下。

  还好,家具厂要拉家具到码头,一行人也没管时间,直接往县城而去。

  “九叔,你这是怎么了?愁眉苦脸的?”一直到了江南制衣厂,刘春来让刘九娃下车,这货一直磨蹭着不下车,田丽才发现刘九娃的异样。

  本来平时刘九娃话都不是很多。

  刘九娃没有理会他。

  “赶紧下去!一会儿过去晚了!”刘春来催促着刘九娃,“都到了这时候,还扭捏个啥,过了这村,可没这店。”

  “要不,你陪我去一趟?”刘九娃沉默了好一阵,才一脸难为情地问刘春来。

  田丽顿时就知道有事儿。

  可这会儿也不好打听啥。

  刘春来无奈,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距离六点还早,这才五点不到呢。

  只能下车陪着刘九娃往制衣厂而去。

  结果,孙小玉没在这里,倒是让刘九娃松了一口气。

  “春来叔,九叔究竟咋了?”田丽在刘春来发动车子后,才开口问。

  “没结过婚,今天要跟孙姐去领结婚证,典型婚前综合症呢。”刘春来随口回答。

  他的回答,让田丽愣了,“春来叔,你结过婚?没听说啊……”

  刘春来差点把车开到路外面去。

  自己哪里说自己结过婚了?

  “不应该是先办酒,然后再去民政领结婚证?很多人只要办了酒,领不领结婚证都没关系……”田丽转移了话题。

  刘春来可能跟王大饼行了苟且之事,说结婚,那是没有可能的。

  都是一个大队呢。

  谁家办喜事会别人不知道?

  “办酒是让所有亲朋好友见证结婚;领证,是国家承认的婚姻……”

  “这么说来,我没领结婚证,也不算结婚了?”田丽瞪大了眼睛。

  随着刘春来从四队当队长开始,很多时候都是以法律来说事儿。

  这就让四队甚至四大队很多人开始去关注法律,却没有渠道了解法律。

  “那也不是啊。法律也认可事实婚姻,办酒后一起生活,就算事实婚姻。”刘春来想起这个年代的一个名词。

  在这年头,因为普法程度不高,所以领结婚证啥的,不重要。

  甚至领了结婚证,没有办酒,人家都觉得没有结婚。

  在94年,也就是曾经的刘春来刚出生没有多久的年代,《婚姻法》就不再承认事实婚姻。

  有结婚证的才是。

  这也给了一些打着谈恋爱幌子同居的男女理由。

  只要没结婚,一起滚床单,不犯法。

  这也算是改革开放之后才有的情况。

  改革的是经济。

  开放的,不只是国内的市场,还有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思想。

  刘春来到的时候,几款床垫跟新一批的家具已经装上了船。

  居然是玉春号。

  “你小子啥时候回来的?”刘春来问赵玉军。

  这孩子,黑了。

  不过比非洲人还是白了很多。

  “昨天下午刚从汉口那边回来,咱们有活,钱也不能让别人赚了不是?”赵玉军一脸笑容,目光却在刘春来身后的几人中寻找,“三妹没来?”

  “她来干啥?”刘春来有些奇怪,“你结账直接找她们啊,总不能你一回来就给你送钱来不是。”

  “没呢,不是说要安排财务到那边?”赵玉军脸上尴尬一闪而逝。

  天才麻麻亮,刘春来也没注意他脸上一闪而逝的羞红。

  “她们坐客轮。这货船也没有多少空间。准备好了就出发吧。”

  没到六点,船上的货已经装好,防雨的篷布也盖好了。

  一声汽笛后,船缓缓地离开了码头。

  山城。

  葫芦村办事处。

  刘志强一夜没睡。

  “这狗曰的吃里扒外,志强哥,春来哥不知道来不来呢,弄死这狗曰的丢到朝天门喂鱼算球了!”杨小乐看着一边蹲着,鼻青脸肿的李红兵,就气不打一处来,“老子就见不得这样的人!要是没有春来哥,球都不是!”

  沈雄跟卜元杰几人都是看着刘志强。

  只要他开口,他们就动手。

  朝天门那位置,不知道多少人喂了鱼。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真的只是村长,我真的只是村长最新章节,我真的只是村长 大海资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